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10章:爱钱如命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爱钱如命

莫庭是情场高手,就是昨天,自己也是那般,在莫庭营造的气氛下,根本连一丝丝反抗和矜持都没有,只要想要沉沦在莫庭的双眼里……

“蓝弦,你今天是什么意思?”那么明显的,把他当成炫耀的平台,这真是蓝弦吗?

因为他发现,星娱还真没有捧蓝弦,直到蓝弦签约绽放前,如果不是颜末力排众议,蓝弦直接就被封杀了……

“蓝弦,你真大胆,不过做好,现在我们被这里的保安盯住了,你说我们要怎么离场。”

喜的是墨天王回来了,有新闻可以抓了,恨的是他们怎么不知道墨天王出国呀……

“你今晚很美。”莫庭看身边一颦一笑都优迷人的蓝弦,忍不住在她耳边道,这亲昵的姿势让一干粉丝疯狂的大叫着……

那人,应该不至于笨的拿蓝弦来试探莫家,如果他敢的话,那么他莫庭也就敢对他出手……

而就在此时,去收起人工雨的场务突然大叫了起来:“我的天呀,这是谁呀,怎么把人工雨设成冰水呀,这不是要冷死了吗?”

国际张,是一个知名的老牌导演,他的电影多次拿到国外的大奖,他电影中的女主角基本上没有不红的。

“导演,我们去看看吧?”蓝弦和剧组的人一同出来的,他们接下来要一起去吃个饭,聪络一下感情,遇到这个事当然一起上前了,也许可以被记者多拍几张照片,占个版面。

“你和莫总的事情为会不会引起云天大神的怒火呢?

妈的,真背!

看秀的人眼中再也没有其他了,他们的眼睛只盯着那火红的身影,她移到哪他们的目光就跟随在哪里。

午休的时候会再写上一章,大家放心看吧,不收费的。这个阿彩个人是很爱的,无论是情还是人物。剧组里蓝弦正拍完了自己的戏份,刚刚走到休息的位置,白雪就递了一瓶水给她:

从他身边借过吗?

刚刚故意诱惑他,害他情动却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现在要从他身边过,似乎不是那么容易。

可不得不说karl长的很美,有着不逊色于女子的美,尤其是他的肌肤,不同于一般男人那种黝黑,karl全身上下都白皙嫩滑的让女人嫉妒,此时karl一双桃花眼正盯着莫庭,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爱意,而莫庭的双眼却一直停留在蓝弦的身上。

就在白雪急的跳脚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当时导演都说蓝弦那一个镜头拍的很好,可是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不仅仅是好可以说的出来的,因为那一天剧务出了点问,洒下来的人工雨是冰水,蓝弦在冰水里淋了一分钟。”

“白雪,我已经决定了,尽快联系录音棚,把ep放出去,我们才会有翻身的可能……”

各种各样全是围绕着沐菲与任宇泽,其中又以沐菲的绯闻最多,很明显这是公司重点推的新人。

融柳的幸福与快乐,都不是他给予的……

karl曾说过,能穿出夏绿的女子肯定是一个纯粹的女子,而这世间没有了纯粹的女子,所以没有人可以诠释夏绿的美。

用来庆祝绽放在高级礼服订制大卖的宴会。

“都给我安静。”保镖的声音很大,而这声音中又有一种无形的威严,此言一出,全场记者都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蓝弦。

最后当然是蓝弦了,与男女主角不一样,蓝弦的问题很简单,是临时加的,之前蓝弦并不清楚是什么。

蓝弦却是懒得理会白雪,懒懒的翻着杂志,只不过上扬的嘴角怎么也压不下来……

蓝弦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同时亦记住了橙色年代几个字。

“墨,墨天……”沐菲双眼含泪,脸颊更加的通红了,这一次是羞红的

一部《无可救药爱上你》让她顺利夺到了轻熟女那个圈子认同,虽说之后蓝弦没有新的声音了,但是蓝弦的粉丝团却默默的在支持她。

拍摄结束后,导演宣布收工,但却没有大家回去。

“lisa,我会想你的,很想很想,如果他对你不好,回来好吗?我的怀抱永远为你而开……”wolf万分不舍,但却松开了双手,因为机场广播已经在提醒大家登机了。

看着站在那里一身清爽的蓝弦,莫庭心里恨恨的道,这个女人是故意的,故意看他狼狈的样子。

类似的评论还有很多。有不少的家长都附和这样的话,同时也有很多工作了女性观众也纷纷发贴,说蓝弦将职场女性演活了,看到lisa就想到了自己。

她的出身是改变不了的,她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

蓝弦自信的回答,不仅没有引来众人的反感,反而迎来了更加热烈的掌声,而掌声过后瑞也没有再刁难蓝弦了,毕竟这场合不适合开玩笑,在下台前,瑞很大方的又再次对蓝弦抛下橄榄枝:

一个用力,将蓝弦摔在软暖的床上,就在蓝弦准备起身上,莫庭复身而上,将蓝弦压在身上……

好吧,既然爱了,既然信了,那么就这样吧。

“滚……”

这个圈子会有人签三年合约的吗?可偏偏他们手上的就是。

而角色试演,有两种,一种是带妆,另一种就是不带妆的。而这一次对方大制作的商业电影,肯定会要求带妆扮演,这也就说明时间上会久一点。

e艺人正任某公司高管磨着……

莫庭说了什么众人听不到,r&m集团公关部经理说什么他们却是听的很明白。

国色天香牡丹花,可不仅仅只出现这么一刹那间……

毕竟昨天后台发生的事情,沐菲可是功不可没,没有她去找蓝弦麻烦,蓝弦也不会引起墨云天的注意……当蓝弦转身时,就看到莫庭脸上那狐狸般的笑,再看莫庭站的位置,刚刚好卡在进出浴室门的中间,这……

蓝弦难道不知,即使再优秀的演员也有她演不好的戏码,比如眼前这一出。

蓝弦慢慢的拿起衣服,在身上……付出与收获不是成正比的,付出不一定有收获,除非你是付出的最多的那个——蓝弦

细节,第八号这个演员一看就是熟知古代女子安葬的礼仪,一个小小的细节便将众人带入到情节当中,让人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话说,演艺圈的人就是可怕呀,他们的演技一流,根本看不出他们什么时候是真心,什么时候是假意……

众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王亦诗的身上,王亦诗有心辩解却是无力,事实摆在了面前。

蓝弦敲门而入,里面有五个人主审官,坐在中间的是一个略有几分肥胖的美国佬,而最吸引蓝弦注意力的是角落里的一个美国少年。

“不用了,依对方的实力,人家还不放在眼里。”莫老爷子摆了摆手,只是语气不怎么的爽。

……

“是吗?我记得那一天明明大金集团的人约了你去金碧辉煌?”

众人看刘亦诗与蓝弦的眼神变了又变,圈子里的人都不太相信莫庭为会了蓝弦这么一个新人出手,只是有着绽放的合约着,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隐隐有几分失落,深情的双眸带着几许期许……

蓝弦自认自己是个好脾气的人,可是看着的白雪耳边的手机都快冒烟了,自己这水是喝了一杯又一杯,白雪却是没理会自己的意思,蓝弦再好的耐心也磨光了。

“啪”的一声,不待电视台的主播将新闻播完,电视就被关了。

墨大神去演还差不多,蓝弦怎么演呀?

没有了莫庭这个倚仗,就有很多人蠢蠢欲动了,开始给公司施压,让蓝弦出席一些这样的场合。

“那个是蓝弦?”

众人惊讶的看着今天的蓝弦。蓝弦还是那个蓝弦,可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

而且你一直看着我,让我怎么吃东西呀。

好吧,依旧可以解释是提前学习过,但是蓝弦的餐桌礼仪一点也不像是第一次。

“ok,收工。”

也就是说,蓝弦公开抵制金鸡千花奖了。

而在这个部长双规后,金鸡千花奖也被取消了,以后在国内就没有这个奖项了……

蓝弦深深的看了一眼红颜与紫心,目光停留的时间刚好够众位记者拍照,在蓝弦这充满伤痛的一眼后,蓝弦双眼泛红眼带着温婉女子特有的外柔内刚道:

“谢谢颜总监。”众位记者相当配合,而对于颜末口中的茶点他们也是相当明白的,那是星娱给他们的润笔费。

和蓝弦一样,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不同的是莫庭用的是丝质面料,即薄又贴身。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长裤,侧面看上去,弱弱如同学者……

比耐心吗?

蓝弦歪着脑袋想着,也不知,这样的莫放,他的人生伴侣会是怎样的……

蓝弦别的没有,就是有耐心,莫老爷子不出声,蓝弦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等着……

“谢谢莫老。”蓝弦看到莫老爷子坐下后,才敢坐下去……

墨云天同样是一脸的担心:“蓝弦,好莱坞选角在即,如果你的负面新闻不断,很影响你导演组的看法……”

颜末的消息是很灵通的,王亦诗背后的帮手,他隐隐也明白,如果莫庭肯帮蓝弦的话,还有可能,可惜莫庭人不知去哪了……

“踩脏了让佣人拖就好了。”莫庭看着那拖鞋犹豫了一下,这东西他还是第一次,好像去谁家也没让他换鞋吧。

“好了,蓝弦你先接电话吧,我去看看云天那里还缺什么。”简大经纪人很识趣的走开了。

蓝弦比任何人都明白,对方看中自己是因为墨云天,而其他人讨好自己当然是因为莫庭了。

“墨大天王,麻烦让一让,我们不是你的粉丝,没兴趣找你要签名。”莫庭毫不掩饰他流氓和霸道的一面。

侯机室,临出发前,蓝弦再次播通莫庭的电话,如同之前一般,里面传来了冰冷的机械声:

一踩油门,车速再次提升,一辆轿车,莫庭硬是开出了跑车的速度,而他身后是放着喇叭,大喊的交通警察:

当然了,墨云天入行比融柳晚,年龄也小,今年不过二十六岁,当他到达融柳那个年龄时也许也有机会六次蝉联影帝之位吧……

“那个女艺人叫沐菲,初入圈子,小有名气,据说是沐氏的千金,最近经常见报,偶尔也能上头条,被媒体称为小融柳。”

演戏是有风险的,就算片子再好,后期的宣传不够也足已让片子沉底,可是代言r&m集团就不用说了,十拿九稳的红。

“影,这就是燕子楼了,爷爷就在里面。”韵琦指了指二人面前的那小竹屋。

“七日后的年夜饭,我们出去吃。”在幽韵琦的帮助下,他的身体已大好,而且他也接受了新的身份,再这样下去不是他的风格,是出去面对的时候了。

面对父皇的偏坦,面对婉如的叛变,面对母后的失宠,他累了,他想放弃了,可现实已逼的他不得不去做些什么,只可惜结果竟是死在这阴暗的树林里,背负一生的骂名。

比起担心,多的是吃惊,早朝时还好好的父皇,这伙怎么和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眼睛深陷,脸色暗青。

“免礼”

“我这就去。”

“晗……”看着轩辕晗脸上的沉重与无奈,知心紧张的问着。

“是,也不是。”

“婉如”

“你们要叙旧是不是先照顾一下我这个受伤的人。”

不待吴清说完,影便打断:“我行,后面的路还长,必需保足精力,明晚你们留守”

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高贵的女人脸上满是焦急,在精致的地毯上走来走去。

知心一个人坐在那天她醒来的小屋子里,焦急的等着,这几天晚上,轩辕晗每日都要出去打探消息以及收集资料,她坐在这里,真的很担心,虽然知道影以轩辕晗的名义出了这益州,益州的防守会减弱很多,但轩辕晗要做的事还是很危险。

“娘怎么想到今日来看知儿呢?”虽然没有说不让母女见面,但嫁至皇室的女子要和家人见一面还真是不容易的,即使是王妃也一样。

“靖暄他……”听到闻人老爷的话,闻人夫人终于止住了泪,看着自己夫君。

“你,好好休息吧,我要走了。”知心一个不稳,显些跌倒,好在后面是桌子,只撞倒了一个茶杯,便站稳了。

“说吧,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轩辕晗狠狠瞪了郑怜心一眼,看也不看她,转头看向那两个匍匐在地上发抖的男人。

“咬舌自尽,没救了”两个护卫再次摇了摇头,这人咬的太狠了,舌根都咬掉了,救回来了也说不了话。

“来人呀,带郑怜心回太府。”轩辕晗欲走人了,招来侍卫。

……

秦知心也不拒绝,他是生轩辕晗的气,但她也知道,她必须要吃,不吃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秦府,不,经过了这么多天,她不需要去秦府了,她只需要去她母亲的墓前就可以了。“明日本王要去后山赏景,我和要她不期而遇”轩辕晗嘴角勾起一丝笑,这个笑不同于之前那有些嘲讽的笑,而是有些兴奋有些志在必得的笑脸,这样的笑容让轩辕晗怎么个人都亮了起来,仿佛间,那个傲视群雄的三皇子又回来了。

收到轩辕晗示意的眼神,秦刚只得上前,用力抱住那拉着知心不放的婉如,温柔的劝说:“婉如,别孩子气了,爷和夫人他们还有要事要办。”

韵琦当然是跟了过来,那白目的欧阳长祺也转了个方向看向影:

“欧阳长祺,记住两件事,一是本姑娘不会后悔,二是你穿白衣真的糟蹋了这白衣,很难看……”轩辕晗是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觉,从踏上崖边的第一步起就打量着他们能活下来的路线,他发现,所有的路都被轩辕曦堵死了,他和知心要活下来就得往悬崖下跳,没有任何选择的轩辕晗,只能赌上一赌,在轩辕曦嚣张得意的时候,一个健步奔了过去,把火把砍向火药,趁火药未爆炸前,往崖下跳,同时甩出手中的软剑,他赌,赌与知心是同生还是共死,很幸运,他赌赢了。

郑国公谋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眼红轩辕家江山的人太多了,难保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郑国公不会有这个心思。自古帝王总是多疑的,他们对自己屁骨下的位置看得比生命还重,你说,当有人告诉你,有人窥视你那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你即使不会相信,但也会起疑吧,再然,那个说的人还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的相信度又会提高一层吧。

身复皇命,轩辕晗有了足够的理由开始布局打击郑国府,也有了足够的理由与郑国公府往来从密而不担心皇上的怀疑了。

“爷爷,我……”郑怜心像是突然清醒了一般,看着这情景吓的大叫,赶紧扯着这被子往自己身上裹,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京城的百姓,轩辕王朝的百姓这下热闹了,这件丑闻,这件皇家遮不住的丑闻,够他们说上十年八年的了。闭上眼睛,感觉整个人如同柳絮一般,随风飘浮,再看一眼,躺在床上的那个她,她平安就好了,自己无憾了,二十五年黑色的生命里,有这一抹彩色,足已。

是的,他就是为救知心而死的影,明明,他已感觉到自己已死了,可不想,一睁眼居然是眼前这种状况,这让他百思不解,借尸还魂?这世间真有此事?如若不是,可又是什么状况呢?有人救了他?可是,叫他敏之又是什么意思?

就在闻人靖宣欲在说什么时,吴清敲了敲门,恭敬的说着:闻人大人,时辰到了。

轩辕晗专挑闻人靖暄的痛处说,当初如果他和现在一般,他有自信定能虏获知心的芳心,给知心想要的生活,但,一切都回不去。

知心只是婉尔一笑,事情都过去了,再纠缠也无意义,而且,现在的婉如,能如此知足幸福就好了,看着婉如那圆滚滚的肚子,伸了摸了摸。“你快生了吧”

“回。回爷的话,知心姑娘听到后,什么什么都没有说,呆在房间一直没有出来,奴才担心会出什么事,所以,一直派人守着。”痛,痛,痛,爷再不放手,他这把老骨头就散架了。

看轩辕晗一副焦急的样子,知心关切的寻问着。“晗,怎么了?”

“对不起,婉如,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原来一直趾高气扬的婉如竟过的如此辛苦,有的只不过是表面的光鲜。

“谢父皇。”

益州,可不仅仅是不让人出,还严禁人进,这完全是把轩辕晗困在那里了,一个人,孤军奋战,再强,也有个限度了。

“这周围有埋伏。”而且人手颇多,他们这样闯过去,必死无疑。

等到吴清回来,天已破晓,而轩辕晗却一直站在那里等着。

“知儿,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可是,我说的都是事实,当时,我也不想的,我从没想过伤你的。”轩辕晗急急的说着。

“一切都是命,我无力改变,我没事的。”这话似像说给她们两个人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或者说,这话说给自己听的成份大一些吧。

那个叫林婶的妇女旁边还坐了个中午汉子,看这情景他们是夫妻吧。“大夫,求求人,再试试吧,这孩子还这么小呀。”

“大婶,您先放手,我不能确定能不能医好,但请让我先看看再说吧。”

“父皇英明。”轩辕晗与轩辕曦同时跪下,即使再多的不满,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皇上已下定论了。

“父皇,儿臣身为轩辕王朝的皇子,有身为皇子的骄傲与自尊,儿臣要的女子定要臣服儿臣脚下,不是因为儿臣是皇子,不是因为圣旨,儿臣要那女子只因为儿臣而嫁。儿臣有自信,假以时日,她,定会心甘情愿嫁我,身为轩辕一族的后代,启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轩辕晗这话说的既自大又骄傲,偏偏对了皇帝的胃口。

千年雪参呀,无价之宝,老大夫不是说千年人参就行吗?少爷居然把雪参都用上,那可是闻人府百年来最有价值的宝贝呀,可是,管家不敢说什么,只得乖乖照办,少爷现在这个样子,别说雪参了,就是要他的心头肉估计也不会皱眉的。

“这是他们要付的代价。”任何人,都不能伤害知心,否则,他闻人靖暄定要讨回千百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