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84章:至死不变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至死不变

可是连发的优势,却是极惊人的。

涕泪直流:“陛下,陛下……奴婢……奴婢……”

皇帝圣明啊。

在百官们心里,家国天下,皇帝家的钱,不就是国家的钱吗?大家可从来没有将皇帝当外人,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呢,可不能让方继藩,将内帑的银子,统统给花干净了。

于是,拼命的压住了怒火,弘治皇帝道:“扶朕起来。”

伪装皇帝,乃是死罪。

“竟然是他……”弘治皇帝脸色冷然。

沉默之后。

可现在,越来越多的牧人,开始想要体验全新的生活,尤其是某些跟着汉人,发了财的牧人,他们衣锦还乡,回到了自己的部族,带回了无数的宝货,给所有人发丝绸的衣衫,将茶叶和盐巴,都分给自己的族人,让部族上下,为之感激,而反观这些贵族,人们越来越察觉,原来脱离开了他们,也可以生存,而且……还可以生活的更好。

可是……

“自宋灭亡之后,中原人和蒙元人的厮杀,已经太久太久了,彼此之间,多是相互戒备,那血海深仇,还近在眼前呢,想要让他们死心塌地,大明,自当也要有所表示,这也是朕亲往大同,与诸部首领会盟的原因,朕是要让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肯真心归顺,朕依旧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朕可以是他们的死敌,也照例,可以是他们的君父。朕将草原诸部的子民,也当做朕的子民,自此之后,大漠之内,再无纷争。”

可是架不住其他人能认出来啊。

方继藩看着朱厚照,心里说,你们父子,不是一个德行吗?

朱厚照惊喜的道:“去将王守仁那东西叫来。”

方继藩道:“最重要的不是兵刃,而是如何狸猫换太子,啊,不,伯安换天子。”

“下药,药翻了那昏君便是。”

方继藩却喜欢吊着朱厚照的胃口:“殿下可不成,殿下是什么身份哪,不可,不可。”

挺好的。

邓健笑呵呵地道:“老爷,您想想哪,您这样的身份,莫说是空心的,就算是黄铜的链子,谁敢质疑是假的,老爷您就是财神爷,是咱们大明数一数二的巨贾,您跺跺脚,地皮要震三震,您穿戴着个啥,哪怕是一钱不值的玩意,可在您的身上,就是身价百倍。”

于是有人大胆的凑到王不仕的眼镜前,放肆的东看看,西看看。

“哼,我若有钱,断不学他,看他走路一摇一摆的样子……眼睛钻钱眼里去啦。”

邓健笑吟吟的看着王不仕,脸上的微笑非常可亲:“怎么,老爷不喜欢吃?不喜欢吃这些没关系,来人,将这一桌菜倒了喂狗。”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略有几分担心。

听到了陛下所言之事之后,刘健三人面面相觑。

只可惜……这天下,哪有这么多精于计算的人才,而且十之八九,还都被西山书院垄断了七七八八,撬方继藩的墙角,这不是找死吗?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弘治皇帝搜肠刮肚的想了很久,依旧对于这个陌生的名字,全无任何的印象。

朱厚照耐心的解释道:“其实经过了几轮楼市涨幅之后,整个大明的财富,已经发生了流通。

其实这统计学,看似只是列出一些枯燥的数字,可它的出现,其作用,却是极大。

王文玉接过,却发现远处人影幢幢,显然,这是当地的土人,他们穿着兽皮,手持着各种原始的武器,一个个在林莽之中游走。

自这高塔上,林中的情况,一览无余。

而这铁路,则是以京师为中心,向外辐射。

可哪里知道,这投机,绝不只是运气这样简单。

在交易市场里,人们不断的传颂着,关于王不仕的传说。

天气有些寒。

“一边儿去,我回京,是办大事,你们这些妇人,别碍事儿。”

倒是有人见他见驾回来,便有几个翰林来,笑吟吟的道:“王学士,不知陛下召见,所为何事?”

一下子……这值房里,清冷了下来,鸦雀无声。

倒是有人不甘心。

敢情这玩意,谁若是捏在手里,只要能建成,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

只是这外行厂……

沈傲和杨彪二人乃是老搭档。

磨磨蹭蹭的上了藤筐。

刘瑾终于,脖子一甩,此时,似乎是躲不过去了,他咬牙切齿道:“能不能再给一根肉干吃。”

可这时候,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新政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可谁知,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

…………

当初,王文玉组织了一支探险队,前往白令海峡,这已过去了近半年。

“呀……”

这是臣子啊。

听到罢黜……

他本是对刘家,深恶痛绝,现在听到这刘焱还厚颜无耻的想要重修旧好,陡然之间,哈哈大笑。

方继藩摇头摆手:“这不算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令爱冰雪聪明,又是好学上进,才有此功,小梁……”

在这个时代,一旦缔结了婚约,这梁如莹,便算是半个刘家的人了。将来过了门,也不再是叫梁氏,而是叫刘梁氏,这刘姓在前,梁氏在后,因此,奖励女子,想来,还是要奖励其夫。

真是……

“陛下……”刘文华嘴角哆嗦着,很是艰难的道:“草民……草民不敢接受。”

一下子,殿中哗然。

弘治皇帝冷漠的道:“万死?朕也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方继藩忙是走到她们之中,安慰道:“别怕,别怕,太子殿下心里有数的,大家看仔细了,这五脏六腑……”

方继藩顿时神清气爽,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第三章送到。

异姓不得封王,这是祖宗法,皇帝开了金口,覆水难收,这是体制。

“可现在,新津郡王死而复生,这……不是好事吗?这是列祖列宗们,体恤陛下的辛劳,不舍得将陛下的左膀右臂召去啊,新津郡王活着,陛下还有什么忧虑呢,这一切,都是上天的美意啊,是以,奴婢以为,此事,既是列祖列宗和上天之意,那么……有什么不符合祖宗之法的呢?”

朱厚照便撇撇嘴:“别夸了,本宫知道本宫很聪明,还需你来夸?”见着那叫小环的女子,口对着口……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

可今日……她们亲眼看到了,用论文之中的知识,直接将一个已是失去了生命体征的人救活,哪怕是没有参与施救之人,在这一刻,也激动的颤抖起来。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这也是她们在闺房之中,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宦官在里头,不知怎么回答,也不敢回答。

举人出身,入京赶考,寄住在堂叔家里,他的堂叔,在都察院任职。

刘文华乃是岭南才子,心心念念的,便是学好文武艺,卖予帝王家,若是因此而获得宫中的青睐,这是……何其长脸的事。

大家纷纷屏息。

那刘焱,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在一旁的,乃是一个夜里值守的御医。

可是……

而一旦过了二三十秒,便连呼吸都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