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80章:穿杨贯虱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穿杨贯虱

人们听着,发出了惊呼。

等到这些技术,渐渐成熟完善,其他的研究,在这个基础上,才得以腾飞。

张永的兴趣,却在火铳上,那狭长的一柄鸟铳,其制作,可谓是巧夺天工。

尤其是自己的夫人,还成日盯着自己的情况之下。

王守仁不善于言辞。

想不到皇上竟是这样的皇上。

朱厚照道:“那就是儿臣干的,都是儿臣的主意。”

……

方继藩在旁,看得目瞪口呆,他喜欢伯安讲道理的样子,很认真,很专注,道理明明白白。

…………

最终……

王守仁下了高台,方继藩也跟上了上去。

其实他压根没有昏厥。

“就怕不能成功。”有人不禁担忧。

刘瑾道:“干爷,时间来不及了。”

看看太子殿下做的事吧,这是人做的事吗?

可是架不住其他人能认出来啊。

拍拍他的肩,外头有人匆匆而来:“齐国公,齐国公……礼部那儿请您……”

他显得有些激动,行在之外,晨曦万丈,弘治皇帝在萧敬的伺候之下起塌,穿上了冕服,萧敬则在他的身后,为他梳头。

朱厚照道:“其实……我看王守仁长得很像。”

刘健跪坐在一旁,心念一动:“陛下……陛下……此番前去大同,老臣以为,还是不得不有所防备,那些蛮人,若是有人包藏祸心,只怕万劫不复。”

这不买还好,一买,那些商贾们,顿时觉得拉风,这玩意可贵着呢,最低档次的,也是几十两银子,寻常人,买不起。出门在外,这么个显眼的墨镜一戴,顿时,我有钱这三个字,就写在了脸上。

数十辆马车,停到了方家门口。

两世为人,方继藩一直认为戴墨镜的人不是小马哥,就是脑子有坑的浪货。

说着,他一口气,将所有的语言统统说了一遍。

当真?

邓健敲着铜锣,哐当一声:“王老爷大驾光临交易中心啦……”

可是如何装逼,他们却还太嫩了。

人们贪婪的看着王不仕。

一千七百万股,开售。

弘治皇帝猛地又开始忧心起来。

这是羞辱朕!

是吗?

说着,回头扯着嗓子吼:“给本总管将所有的主事和账房都叫来,这宅子,是咱们王老爷该住的吗?看看这砖,看看这石头,看看……丢人哪,王老爷名动天下,那是何等样的人哪?来,来人哪,将这些不值钱的家具,统统的搬出去,莫要碍了老爷的眼睛,统统丢了,不……送给西山书院的那些穷书生罢,那些穷书生真讨厌,咱们王老爷,最见不得就是这些穷人,还有这些字画……搬走,全部搬走。”

白色,朝廷总不能管对吧,虽然都是金子,同样是价值不菲,可就是颜色不一样了。

他现在突然发现,墨镜也有墨镜的好处,这一身行头穿出来,很别扭呀,戴了墨镜就不同了,就好像身上多了一层保护色,至少,不至于如此面红耳赤。

王不仕照旧去当值,似乎……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回到府里,邓健对他点头哈腰,口里叫着老爷,一脸敬重,其实……这家伙倒是嘴甜,挺舒服的。

邓健将大金链子戴在王不仕的脖子上,一脸满意。只是……

方继藩道:“那么儿臣告辞了。对了,陛下,儿臣……这事,还需太子殿下一道帮衬,能否容请太子殿下随儿臣一道告辞。”

方继藩懒得去看,只晓得自己有这儿子,也得抽他。

朱厚照道:“那我去照照镜子。”

作坊开始出现雏形,资本的萌芽也已开始在京畿和江南出现,大量的流民出现,随着蒸汽机已经铁路的出现,生产力,已经得到了提高。

方继藩森森然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顿道。

弘治皇帝敲了敲案牍:“召方继藩。”

方继藩哪里敢说什么,便朝弘治皇帝乖乖道:“陛下请放心,这工程,由儿臣的门生以及儿臣的徒孙,也就是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主持,有他们在,想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弧度,笑道:“这么说来,你自己倒是撇的干干净净了。”

朱厚照踟蹰道:“当然是儿臣的主意,不过……”

这厮虽然总是糊里糊涂,却是极有孝心的,自己几次性命垂危,都是他和方继藩鼎力相救。

弘治皇帝却是爽快,并没有犹豫,朝朱厚照点头道:“就此人吧,你既举荐了,那么便用他,一切,依循锦衣卫的先例,所有海外的奏报,先送你那里,重要的,送到朕的案头上来。”

其实这些跟随而来的战马,早已不再神骏,绝大多数,伤痕累累,可在这里,它们依旧是无敌的。

“明!”老李下意识的道。

通州和保定,修建铁路,贯通京师,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直达山东、南直隶,江南……

而……接下来,股票依旧还是暴涨。

都是清流官,平时没什么油水,皇帝给的俸禄,又低。

方继藩忍不住想,这话,难道不该是我说的吗?

“误会,你想有什么误会。”方继藩凝视着他,尖锐的质问道:“你送银子给我,是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大家多买股票,也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私人的投资,将这银子,投进作坊里,投进股票和楼市,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要送我方继藩股票,你当我方继藩是什么人,我方继藩是那等丧尽天良,巧取豪夺,看着谁的银子多,就会暗中打他主意的人?。”

今天收了他的大礼。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这是他除固定资产之外,手里能拿到的最大现银了。

那还有什么说的呢,什么通货膨胀,什么分红,什么模式,都是假的,白问,因为……碰到这种拿身家性命去支持的财经专家,你已不需去问他有什么理由了,你信就是了,还啰嗦个什么。

王不仕道:“陛下斟酌着就是。”

他又像是喊起了‘茄子’,笑的很纯粹。

刘瑾死死的盯着朱厚照,眼里放光。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这西厂,只是一个称呼,叫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叫内厂,叫外厂都可以。”

里头详细的注明了,如何对私募股份进行保障,以及享有的各种权益。

方继藩在旁劝:“别打,别打嘛,太子殿下何必脾气这么火爆呢,刘瑾这孙儿在保定府花天酒地,那也是工作需要,他吃的又不是殿下的,殿下肉痛个什么?”

沈傲忙是取了一个大包袱,而后给刘瑾开始系上。

“拉……拉绳子……”他话没说完,牛肉干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刘瑾嗷嗷叫:“奴婢有话说。”

这眼睛一睁,看着下头的云层,一下子,刘瑾打了个激灵。

这家伙,也是大功一件。

毕竟,自己身边,也有经济学的院士,会给自己讲解经济学的原理。

而后,取来了痰盂,放置于病榻之下。

公爵道:“屈服?”

一旁的葡萄牙总督和教士,纷纷上前来,这是一副标注的再细致不过的舆图,舆图里,清晰的记录了整个大明京畿区域的兵力部署,以及山峦和河流……

……

刘瑾本是坐着,在磕着瓜子,一见殿下和干爷进来,立即豁然而起,他身子越发胖了,吞咽下瓜子肉,才艰难的道:“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干爷。”

梁储说着,摇头,苦笑,一脸的无奈,他坐下:“你们是她的兄长,老夫……能活几年呢,将来啊……我看,你们得未雨绸缪,为你们的妹子,打算。”

偶尔,还需相互请教。

方继藩有时,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女医学堂,竟有几分失落感。

兵部尚书马文升一看,则立即命人,送入宫中。

见了方继藩回来,朱秀荣和香儿都笑了,朱秀荣给方继藩解下外衫,一面道:“今日怎么一脸愁容,这又是怎么了?”

刘焱突觉得眼前一黑,如遭雷击。

梁储淡淡道:“吾之女,不嫁尘垢粃糠之辈,以后,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还请自重!”

经张皇后提醒,弘治皇帝方知梁如莹有一个未婚的夫婿。

“制曰:兹有女医梁如莹者,性资敏慧,今太皇太后病重,幸得其救,方可使凤体无恙。国朝以孝治天下,祖母视朕,如骨肉也,朕侍太皇太后,战战兢兢,唯恐有所疏失,今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正需良医,随侍左右,方使朕安。今下中旨,特敕女医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其夫刘文华,赐金三十万,钦命地方官吏,至刘府,立石坊,以此旌,钦哉!”

这人的际遇啊。

他脑子发懵,心里真是后悔不迭,只是……他不甘心,他怎么甘心呢,自己可是天之骄子啊,他求救似得,看向自己的叔父,不禁惨然道:“叔父……”

解剖之后,一群女子纷纷冲了出去,片刻之后,楼道里一片狼藉。

她和其他苏月之类的人不同,似乎慢慢的,她也开始对于救治病人,有了兴趣,再不将她当做被强迫的事。

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时而,又微微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