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75章:鹤骨鸡肤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鹤骨鸡肤

而在王宫的寝卧里。

宦官激动的手舞足蹈。

随后,又有人惊呼:“王家,认筹二百五十万股。”

方继藩此时面上却是杀气腾腾:“什么叫骗子,这叫故事,市场上的消息,本来就真假辩,信的人,自然会信,不信的人,自然不会信,明日,我还要让西山建业,去大漠里进行勘探地形呢,为未来的铁路干线进行选址,那么你说,这是骗吗?铁路迟早是要修的,不是明天,就是一百年后……”

向西……

嗯,很爽。

还有王守仁,王守仁乃世家子弟,前途远大,他完全可以安安分分做他的臣子,却是冒着这天大的风险,跟着方继藩断绝了自己的后路,一往无前。

方继藩急了,道:“可是陛下,要治罪,可以,可是陛下要治王守仁什么罪?”

他叹了口气。

哪怕是那些突兀的同党,他也只是让他们入大同请罪,至于怎么处置,要杀要剐,都是弘治皇帝的事。

弘治皇帝气的颤颤发抖。

众首领凝重的看着突兀。

张懋心生疑窦。

方继藩乐呵呵的,取了一副墨镜,戴在了王守仁的鼻上。

萧敬一愣,细细打量:“呀,有那么点儿像了。”

这几日朱厚照的表情不错,让他省了不少的心。

朱厚照这时道:“老方……”

萧公公有些慌。

他侧目看了一眼瞠目结舌,紧张的往口里塞了一个蚕豆下意识咀嚼的刘瑾,道:“快出去,就说陛下想要召刑部右侍郎王守仁觐见。”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方继藩那家伙,嘴巴甜,没想到太子,也学到了几分了。

弘治皇帝下了车,先行至方继藩面前,对方继藩道:“方卿家,辛苦了。”

方继藩却是心念一动。

这方家……就和王不仕这等妖艳贱货不一样。

何况,这些年,他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再加上平时又机灵,而今,也算是磨砺出来了,有了点样子。

但凡要做大事,首先得有人才……现在银子有了,就差人才了。

而这里的大多数商贾,此前家境并不好,不过是一群风口上的猪,恰巧飞了起来。

海贸,历来是很挣银子的,那西洋的香料,佛朗机的钟表,大食的毯子,还有从大明出口海外的瓷器和丝绸。

你看,别人也戴眼镜,老夫也戴眼镜,这个眼镜呀,它一个黑,一个白。虽是显得出众了一些,可是……戴着挺好的。

他愉快的从袖里,掏出几副墨镜来:“儿臣随身带着三款,这一副,叫蛤蟆镜……”取了两个夸张镜面的墨镜,方继藩随手戴上,笑嘻嘻的道:“陛下且看,是不是十分适合儿臣的气质?”

见四下无人了,邓健才笑吟吟的道:“我乃方家的家奴,这一次,是奉了我家少爷,也就是平西王之子,齐国公之命来改一改咱们大明的风气,因而改头换面,来贵府,教一教王老爷怎么摆脱穷酸样。”

妇人:“……”

那放肆的翰林,顿时打了个哆嗦。

今日要去待诏房当值,须比寻常人更早去翰林院点卯,而后入宫待诏。

…………

厂卫就是刺探地方舆情的。

陛下现在看厂卫奏报的时间,比之从前,缩短了许多,他爱看表,一张表,他能盯着看足足一个多时辰,就这么枯坐着,一个数目一个数目的对比。

弘治皇帝眯着眼,眼里掠过一丝凶光,冷冷问道:“那么,若是你方继藩,也诽谤太祖高皇帝呢?”

朱厚照气极了:“儿臣也是这样说的。”

朱厚照想了想:“有的是方继藩说的,有的,是儿臣自己想的。”

弘治皇帝看了朱厚照一眼,精锐的眸子里透着疑惑。

王文玉兴奋无比的道:“正是如此,日月为明,这是我大明万世永昌,坚不可摧的征兆,放在从前的说法,这叫什么?”

现在,几乎所有的商贾们,都疯了似得,开始计算王不仕的财富了。

可对许多商贾而言,这王不仕,简直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天气有些寒。

方继藩:“……”

外头,几个护卫听罢,正待要进来。

他确实是谨慎甚微的性子。

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一下子……这值房里,清冷了下来,鸦雀无声。

“儿臣知道,儿臣恭喜陛下,陛下的眼光真好。”方继藩钦佩的道。

朱厚照泱泱道:“保障,怎么像是军需官?没什么意思。”

他清楚,这是自己的干爷爷在抬举自己。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想当初,有一个叫王莽的家伙,他也弄出一个新政,可是很快,就完蛋了。

实验……

磨磨蹭蹭的上了藤筐。

刘瑾:“……”

方继藩汗颜道:“殿下,肥胖的人,都是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有!”方继藩斩钉截铁。

…………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那葡萄牙总督,心念一动,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

他艰难的说出这番话之后……

这孙子听说在保定府很快活,这让朱厚照很恼火,你是本宫的奴婢,怎么就做了大爷呢?

方继藩道:“准确来说,是募集资金,将这铁路,打包成一个买卖,这保定、通州,还有京师,现在都繁华的很,只要铁路建起来,断然不必担心,无法生利的。为师想一想,想一想……”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刘家人……这是自己找死啊。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有什么惭愧呢,这是大功劳,朕皆赖卿女,否则,实不知如何是好,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朕往后,还要仰仗令爱,侍奉太皇太后,卿家放心,到时,朕自会寻一个好人家,给她一个好归宿。”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这女娃娃,若不是妙手回春,断然不会受陛下如此感激的,那么……这女医的医术,定是神乎其技。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可是……

“到底是怎么了?”

…………

他捶胸跌足,想到,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心便凉透了。

她和其他苏月之类的人不同,似乎慢慢的,她也开始对于救治病人,有了兴趣,再不将她当做被强迫的事。

弘治皇帝便抬着头,不禁道:“朕是左右为难,只是徒呼奈何啊,朕若是言而无信,天家威严,荡然无存。朕若是违逆祖宗之法,此例一开,只恐后世子孙效尤,无功不封爵,异姓不封王,这是我朝定律,就怕开了这个先河啊。”

弘治皇帝面红耳赤,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而是觉得,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

而梁如莹却已是香汗淋淋,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的按压太皇太后的胸口,双臂已经酸麻。

她下意识的把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

弘治皇帝才恍然,心里一阵激动,暂时也顾不得这些女医们,上前:“皇祖母。”

张皇后有些印象。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只是……一个女子,还未出阁,只怕……也不能赐予夫人的尊号,思来想去,这梁如莹未来的夫婿,算是有了天大的运气了,这恩荣,只怕……都要落在他的身上。

为首的宦官,显是东厂的档头,神气活现,请了一个青年人下车,面带微笑。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肃穆起来。

能在乡试之中,名列前茅,虽然这无法和庙堂之中,某些考霸相比,却也算的上是才子。

这御医院和女医院,为了应对紧急的情况,可是一直准备着车马的,虽然平时不得在宫中动用车马,可到了紧急情况,大夫们便立即坐着车马飞驰而来。

他脸色惨然。

纵是他有万般的本事,可……

这脉搏,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

萧敬忍不住道:“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