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73章:白雪难和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白雪难和

小珏欢呼一声,于是再不理我,直接就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我也索性躺在旁边。没几秒我就睡着了。张家肯定是不能久待的,虽然我跟宫弦也一直都是维持着相敬如宾的关系,但是我实在是不想要知道的太多了。

说完这句话,张兰兰停顿了几秒钟,又接着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可就要包揽我以下的饮食了。毕竟你刚刚也看见了,我爷爷那样的态度,我要么抓一百只鬼回去,要么收了宫弦这个大鬼。不然一不收留我二不给我钱,我的日子怎么就那么苦哟。”

待我赶到了那客户说的云来镇时,已是近黄昏的时间了。我先是再一次的联系了张兰兰,然后这次电话只是“嘟嘟”了两声以后就接通了。

要知道一单差评的成型,是从送货员开始的,如果物流、送货员的态度,最后才到产品的质量问题。哪一个环节客户不满意,他们都会给出差评的,而小黄送的货是由我负责的,所以如果客户因为他的原因而给出的差评的话,那我又有得忙什了。

我被宫弦的态度给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得愣愣的说:“怎么啦?我也没想过要当鬼,这不是突然出现了意外吗。不过还好,我起码还认识你。不然我简直要无聊透顶了,别人也看不见我,我虽然看得见他们,但是也没有办法说话。”

电脑屏幕上面一直闪动的一个小小的头像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瞥了一眼那个方向,却出乎意料的发现那个小小的头像竟然是小米的。

再说了,最惨也不过就是有差评了。我怎么说也是一个经历过生死的人了,可是面对这些未知的东西我也还是一阵的惶恐。

那个鬼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停下了动作,瞪着猩红色的眼睛看着我,长长的舌头,拖到了地上。

而且刚刚第一只鬼距离我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能直接触碰到我的头发,那么就只能说明这只鬼距离的我太近了。

宫弦妖孽的看了我一眼,像是料定了张兰兰不会对他做什么一样,好整以暇的看着我,瞧这大爷的模样,就差没有吹一声口哨了。

自从我上了马以后,宫弦的声音就再没有出现。

我不敢贸然的去采食。

“昨天的事情你都记得吗?”我询问阿明。

其实我们两个人都是即饿又渴狼狈不堪,于是阿明对我说:“林梦,你还走得动吗?如果还走得动,那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吧,前面不远处,就到我家了。”

虽然阿明极度的沮丧。我也内心隐隐的不安。但是我们两个过度的疲惫,所以我们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宫弦的状态也并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他踉跄了好几步,手捂住他的胸口。此时一轮红月从云层里探出头来,照亮了大地,也让我看清了宫弦的情况。他的脸色苍白如白纸般,脸上一丝的血色也没有。虽然他是站着,却是紧闭着双眼不出一言。

在这个寂静的山林里,别说是出现了一个人,就是出现一只小动物,都是特别唐突的。

眨眼睛,三四个人都被它给抓了过去。然后一瞬间就被它给塞进了嘴里,化为了气体。又是几条活生生的人命,如果这也是幻境就好了。

好在隔壁的大妈并没有让我们多等,很快拿着一串钥匙走了过来。

张兰兰缓缓的摇摇头:“没理由我跟你都在这坐了一会儿了,沈琳还想不开的自己去淋雨打电话吧。要是真有什么秘密电话不能让我们听见,完全就可以走到楼上去,或者跟我们说一声。这自己受什么苦肉计去淋雨,犯不上。”

露天台离我们坐着的地方很近,我拢了拢衣襟,大步走到那个木门的位置。手指刚刚搭上木门的扶手,就感觉身体一下子失去力气,朝着外面就倒了过去。

这女人还有没有接着说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起码没有继续传来敲门的声音了。

我躺在床上,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我越想越觉得心慌慌,特别是身边的宫弦一直沉默着不开口。这种诡异的感觉让我更加觉得喘不过气来。

陆雅又笑了一下,摊开手伸到我的面前:“给你的手机给我。”

当时就把我给吓了一跳,抓过手机的手都带着几分颤抖。可是一想到淘宝,这个关系到我生命的东西,我还是忍着颤抖打开了手机。

张兰兰摸了摸地板上贴了符纸的地方,一脸严肃的对我说:“昨天他是不是来过了?”

护士对我说,“还早着呢。”

我倒不是觉得三个小时的路程长。经过了昨天,那十一个小时的折腾。这个三小时已经算是小意思了。

宫弦摇摇头,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走,只给我留下一句:“没什么,不过有些心凉罢了。”

伴随着这股怪力,冲蚀着我的耳边的是几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藤蔓禁锢着我的腿,还一边往里面收紧。虽然是勒着我的小腿,但是带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用手紧紧地卡住了我的喉咙。

而丹凤也一直跟着我们,我对这个电梯其实是有不少的心理阴影的,不过幸亏张兰兰跟着一起。所以我的内心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出了会所以后,直到我觉得我们已经走了很远,我才对张兰兰说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兰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张会长有点怪怪的,但是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对了。”

张兰兰对于我的质疑,并不以为然。反而还责怪我真是见鬼见多了,所以才会如此的疑神疑鬼的。

我担心会给张兰兰添乱,想帮忙却又怕弄巧成拙,因此我坐到了床上去,安静的看着张兰兰制药。

我见过了那么多的买家,却还真没见到过有这样的情况。正当我还在上下打量着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口了,“你们,是来干嘛的?”

由她的这些一系列的动作引发的,才让我好好的去看了她几眼。外貌上倒是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但是就是她脖子上绑着的那个红绳子,却让我一直留住视线。

我在电脑上跟张兰兰聊着。而张兰兰却突然露出了一副沉思的模样,然后拿着手机开门出去,跑得远远的。我猜张兰兰一定是打电话给她爷爷了。

想到宫弦与我的约定,胸前的项链是我跟他可经进行联络的媒介,我赶忙手握项链,不停的喊着宫弦的名字。

“什么地方,这里是哪里。”还弄不清楚状况的大明疑惑地看着我们。

那个空姐吁了一口气,然后将手中的水递给了我。

最先前说话的那个阿姨噗哧一声笑了,然后对着另外的一个阿姨就是一拍:“就知道指望你那点年终奖。不过你还真别说,现在宫建章找来了陆雅和宫一谦,要是他们两个人把感情给培养好了,到时候宫、陆两家联手,你还怕救不回来。”

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要是个男人就好了。那我应对很多事情都会很容易,如果只是我性别换了,别的事情就算没有换,我也感觉我的人生就会一帆风顺。特别是当宫弦看到我是一个男人买了他的戒指的时候,应该也就不会那么认真的纠缠我了……

这个女鬼,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她突然间松开了头发,得到自由的我不停的喘气,被空气给呛得咳嗽。

已经快到五楼了,我赶紧跑了出去,待在楼梯里面实在是太被动了。而且地方还小,争扎都无力争扎。

场景再换,宫弦回来了。看到了,我把那张床给扔出去时,对我大发雷霆时的情景。

我看到了正常的常见景物,心中的狂喜无法用语言来表示。

“房间里一大堆的补品是怎么回事?这是谁送过来的?”我完全不知道宫弦这个家伙是从什么地方开始冒出来的,突然发出声音,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这些东西有什么好补的?你年纪轻轻的需要这么多补品做什么?还是你心里有鬼觉得自己身体太虚弱了,你身边不就只有我一个男人么?难道连我一个人你都满足不了,所以需要靠这些补品,来维持自己,然后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兰兰,兰兰,你怎么样了。”我继续喊着,却听到钟明放肆的一笑,直接站了起来,狂傲的看着我们,交将双手高高举了起来,左右来回的摇摆着,嘴里阴毒的说着:“敢问殿下大人,你所说的可是这两个人。”

“两位姑娘还是我来替你们解惑吧。”小功走到了我们的身边,接过了大陈手中的那把弹簧刀,又指了指那个已经恢复了原样的模特儿。先是神秘的笑了笑,然后又一本正经的道:“事情是这样的。”

张兰兰有些等不及了。不耐烦的对我说:“华先生到底干嘛去了,怎么还不出来。让别人等他倒也好意思。我要去找他。”

张兰兰冷哼了一声,但是没有反驳我。

华先生居然是这样想的,这一点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难道男人都是这样的吗?我竟然还对华先生抱有幻想,觉得他能对自己的夫人那么好,没想到,都是因为容颜在作祟吗。

我隔几分钟就发一次,希望她能够在方便的时候回我的短信。

“那你女儿是什么症状能跟我描述一下吗?”我问。虽然我也不会治病赶鬼什么的,但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毕竟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我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今天早上太阳很好,所以我打算去院子里的凉亭里坐坐。哪儿有个小鱼池,里边的锦鲤颇有灵性,可我有好久没去喂过了。我打算今天下去看看它们。最近因为身子弱的原因,我已经有许久没下过楼了,今天终于可以下去好好透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