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71章:根深本固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根深本固

而走出血衣卫监视范围,两人立马停了下来,将板车放平,抽出板车下的隔层,里面赫然躺着一个人,近看会发现那个人就是孙思行。

当连城传来,蓝景阳死的消息时,敏夫人也只是一怔,便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照常的生活,只是那几天抄写的经书,又比平时多了几本,其中有几本是专门为蓝景阳抄的。

因为凤轻尘在九州帝国崇高的地位,凤离族年轻一辈确实浮躁了许多,一个个自恃甚高,认为他们应该有更大的权利,有更多发展的机会,却不想想他们凭什么?

凤轻尘嘴角轻扬,小小的找回了一点自信,笑道:“你们别乱猜了,我是凤轻尘,如假包换,至于没有受刑,那是我命好。”

“快,快去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夜城的事显然不是一个好话题,两人同时陷入沉默,苏文清正准备另起个话题,马车就停了下来,耳边传来谷主师弟急切的声音:“轻尘,快,快下马车。”

凤轻尘没有回头,说道:“皇上,八皇子还有救,恳请皇上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试一试。”

两人踏入内院,就分开走了,九皇叔将凤轻尘的药箱,交给一个太监模样的人,示意他带凤轻尘过去,而自己则往另一个院子走去。

原来,在这个时候中医就可以做到植皮手术和器官移植,果然,中医博大精深,绝不是西医可以比的。

王七虽然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去,但看到凤轻尘坚定的样子,也明白这凤轻尘下了决心的事情,他无权更改……

这件事,只有大哥自己可以下决定。

“忘了我说过的话?不合理的要求,你们就当作是磨练,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你们拿什么保证,自己能活着从战场上走下来?”凤轻尘声音一沉,张领将身子一僵,反射性的回答:“请凤将军放心,我们一定能达到。”

蓝景阳知道自己说错话,连忙安抚凌天:“我只是一时着急,凌少主别放在心上。我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我只是希望你更好,毕意你好我才能更好。”

凤离清歌脸色惨白,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小凤谨也磕了一下,吃痛……小凤谨哭得更凶,凤离清歌整个人都慌了,连忙爬了起来,冲冲来到小凤谨身边,看着哭闹不停地小凤谨,凤离清歌眼中闪过一抹犹豫……1487脱脸,一花一世界

“你是小偷,偷走了我一切。”

“原来暄宫主与凌少主是师叔侄的关系?”知晓这事的人并不多,暄少奇当众说出来,有不少人便好奇起来:“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九皇叔的眼神太直接了,直接到让敏夫人再也装不下去了。尤其是九皇叔话中的威胁,让敏夫人不得不出声。

“苏文清?另外一个你不管了吗?”敏夫人挑眉,意有所指地看向凤轻尘,九皇叔脸色一沉,再次往前一步,挡在凤轻尘面前。

“集不齐九张地图,你拿到也无用。”九皇叔一脸平静,在敏夫人没有察觉的时候,他与敏夫人的距离,又拉近了一步。

“大公子。”店小二连忙行礼。

王家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玉树临风这个字,就像是为这个人准备的一般。

“凤姐姐,你没事吧。”苏文杭道。

可是,任何女人都可以,唯独凤轻尘不行。

她凤轻尘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也只有一条命,你东陵子洛怕死,我凤轻尘又怎么不怕死……

不过,景阳并没有就此放弃,讲学结束后便登门拜访,可惜凤轻尘早一步收到消息,约崔浩亭和王锦凌喝茶去了。

来多了,管家都心软了,景阳先生真是一个好男人,据说景阳先生是孤儿,说不定还能入赘凤府……

她该怎么办?

她偿到了被人珍视的滋味了。

旁系想要争,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机会。

总不能让他们啃土吧?

它太伟大了!

“嗷呜……”雪狼腻在奶宝怀里,心疼地拱了拱奶宝:我心甘情愿的。

暗卫一脸庆幸,回去后就和同伴说起这事,直呼自从有了小小公主,皇上越来越有人情味,结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换来同伴的冷嘲。

“天真!”暗卫甲冷笑,却没有多言,只是看好戏的,等着这一批又一批的新人去撞铁板。

回头让云潇重新写一份奏折吧,锦凌刚把奶宝拐走,九皇叔正在气头上,看到王七要银子的信,肯定不乐意给,她还是别拿去找骂。

一路上,都是不紧不慢的走着,九皇叔完全没有赶路的意思,白天走路,夜晚必休息,绝不赶路。

鬼兵的动作,刷新了他们对鬼兵的认识。

“给!”投鼠忌器,南陵锦凡不敢违背。

当初,他借伏杀受伤一事,杀了许多人,甚至威胁过皇上,现在又拿这件事做靶子,不得不说这个理由真好用。

等到皇上接手神机营,才明白九皇叔为何放手的那么爽快,因为神机营对九皇叔来说,已没有一点价值。

九皇叔又和王锦凌商讨了一些细节,凤轻尘乖乖地在一边听,到时候按九皇叔和王锦凌所说的去做就行了。

云潇看凤轻尘态度坚决,只好接受凤轻尘的提议了,可不想云潇还没有去问太医院的人,太医院的人就找上门,再三要求凤轻尘多允许几个人进来,两个名额对太医院来说实在是太少了。

“凤小姐,南陵苏家苏绾小姐突然腹部绞痛,太医诊断说是肠痈之症,太医只能以药石压制,要想根治还得将溃烂的部分取出来,孙太医说东陵国唯凤小姐你可以办到,苏绾小姐请凤小姐前去诊治。”

有谢贵妃在宫中与皇后斗,凤轻尘不担心皇后还有时间找她麻烦,可是安平公主不一样。

“殿下?你的殿下是何人?”九皇叔这才发现,这香味并不会让他不适,但是,这香味却沾在他的衣服上,久久不散,一走近便能闻到他身上的女儿香。

“不需要解释?你带着一身脂粉味回来,不需要告诉我原因吗?”凤轻尘原本还只是抱着戏谑的心态,可现在她真的生气。

“这里不方便,我们回府再说。”不是凤轻尘卖关子,而是从皇宫到凤府这点时间不够说。

轮.奸!

对方是在警告她吗?

他不善良,他从来不是一个良善的人,为达目标他阴谋和阳谋都会用。

冷静理智的凤轻尘,身手虽比不上九皇叔,但却比一般人灵敏多了,只不过她在九皇叔面前,极少能保持这样的冷静,今天算是一个进步。

她就任王锦凌将她衣袖中的荷包拿走,直到她回过神来时,王锦凌已经将她的荷包收了起来,她想要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出什么事了?”凤轻尘一脸迷惑,她知道事情肯定和蓝九卿有关,但具体什么事却不知,看翟东明这个样子,难道是宫里出事了?468为女倾城傲色,为妇媚色无边

平时小姐也是这样,只不过今天似乎更明显,可具体的她们又说不上来,佟珏和佟瑶相视摇头,例行上前,给凤轻尘穿衣裳,却凤轻尘却拒绝了:“把昨天那套衣服拿来,我今天窗穿那件衣服。”

“无妨,今天比试的是医术,本就要带一套备用的衣服进宫。”医术的比试对凤轻尘来说也是工作,工作时就应该穿工作服。

不得不说,有男人的滋润,这具身体更显娇艳,好像一夜之间都长开了一般,没有少女的青涩,隐约有一分轻熟女的味道。

九皇叔根本不知道凤轻尘想什么,压低声音道:“你就不能轻点……”

“对不起呀,即使你没老,我也一样可以压你。”凤轻尘的胳膊抵在九皇叔的脖子上:“乖,别乱动,要伤着了,还要我给你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