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69章:玉尺量才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玉尺量才

旁边摆着的那杯咖啡,尽管我还没有尝上两口,但是这股浓浓的香味就能使我陶醉。今晚可是要有一场硬战,我必须要保持好体力和精神。

“我没事,不过我今天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我可以请假吗?”

都怪我,今天早上为了臭美,也为了拎的包跟今天穿得这身裙子更搭配。出门时我临时换了包,一时间就忘了将张兰兰给的符咒放进包里去了。

我四处看了看。发现这是1栋3层楼的小洋房,我们顺着走廊,走到了客厅里。

惊吓之中,我却忘了,上楼梯容易,下楼梯,尤其是倒退着往下走,是特别难的。

虽然如此的简单及毫无营养,起码肚子暂时不觉得饿了。

可是继母死不罢休,一直砰砰砰的敲着我房间的门。我靠在门上,一边听着继母在门外的动静,一边打量着窗户应该怎么逃走。门外突然死一般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继母知道我不会嫁给宫弦,所以放弃了?

我故意看不到同意们那飘过来的探究的眼神,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可不想让他们问三道四的。

老板突然站了起来,严肃的对我和张兰兰说:“由不得你们,你们是愿意去也得去,不愿意去也得跟我去,想让你们在我的店里面胡说八道。我一定要让你们亲眼见识到我的头发,然后再来给我的店面一个清白。”

吴先生定定的看着我,吴夫人却明显的往后瑟缩了一下。略带埋怨的对吴先生说道:“你看,都让你不要吃了,这下可好,惹出了这么多事情。”

大明很认真的与小女孩交谈,并没有因为她的年龄小而敷衍她。这样的大明让我动容,我不知道他是否看出来这个小女孩有问题。

小女孩的话令她愤怒极了。她的脸上由于生气而气得通红,我还没有见过张兰兰动怒成这样。

后面那群广场舞大妈早就被吓得不行了,脸色忽青忽白的。但是可能是碍于局长在场吧,所以大妈们都装得十分有模有样。

那个怨魂鬼刹以为占到了便宜似的。不停的就向宫弦咬过去。

我停止了哭泣,极度的欲哭无泪。心中纳闷极了,这个宫弦,他到底想干什么啊!先是将我脱光然后在我的身上印上了他的印记。却并没有要我。然后还消失不见了。

“嗯。”宫一谦闷闷的应了一声。“梦梦,你别担心,我们都在呢。要死也是我跟你在一起,况且那只是最坏的打算。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

果真人人都再说,危险时刻最是能看出一个人的真心还是假意。当拂晓来临,公鸡的啼鸣声远远地传来是,我心中大喜。

“我叫小慧,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你帮我完成愿望,我已经在这个世界太长时间了,我也想要重新开始我新的生活了,不是说等我完成我的愿望之后我就可以回到冥界,然后投胎了吗?这样的话最好了,我就直接回去投胎,然后喝孟婆汤,忘记这一世的事情。”

我知道小慧可以听见我说话,我也知道我能听见她说话,其实也不是听见,就是我能感受到她现在的想法,这是鬼魂一种独有的能力,可以让人感觉到你现在脑子里的想法,这样的东西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感觉到的,但是和宫弦在一起那么久了,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说着他就发动了洗车,却不知为何,随着汽车马达的声响起时,那头牛就摇头晃脑的看向汽车的方向。

“怎么啦?看到了什么?”张兰还在我的耳边小声的问我。

她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走我我前面,一把就将房门打开了。

我一脸无所谓的说:“偌大个宫家,该不会连一顿饭都吃不起吧。”

手电筒的光亮所到之处都是光明,还好这条过道也就是看着特别长,但是真的要走过去其实也没有多远。脚下踩着的是薄薄的地毯,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对这个房屋的构造更是充满了无限的感叹。

突然间,金龙冷不丁的停下了脚步,然后说:“就是这里了。我先去给你们把棺材给打开。”

暗黑色的木质棺材上面被人用心的雕出了很多不同的图案,有的是带刺的玫瑰花,有的则是光溜溜的天使。这种看起来就完全背弃了宗教文化的意识,反而给人感觉就像在昭示着些什么很不好的东西。

“是,宫一谦还对陆雅说,不就是要自己娶她吗。随便,反正都是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是谁又有何干系。”

因为熟门熟路,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宫一谦和陈媚的房间。当门铃摁响时,我在心里祈祷,希望房门会被打开,更希望屋里的情景是我可以接受的范围。

“你就是恨不得我把陆雅带走,然后你就可以去找宫一谦了是吧!我跟你说,我是不会如你的愿的,我势必要一直纠缠你。直到我玩腻了为止。”说完话,宫弦就离开了房间。

护士对我说,“还早着呢。”

他又喝了一大口咖啡,然后砸吧砸吧嘴,叹了一口气。最后才继续说道:“第一次发现我的太太不对劲就在三天前,我跟你说来你可能不信。就是在那天晚上,我是午夜时分回到我的家的,我家是一栋五层楼的别墅。”

张飞也对张兰兰露出了佩服的表情,他握拳竖起了拇指,冲张兰兰做了一个表扬的手势。

“陈媚,我叫陈媚。梦梦的朋友。”陈媚突然出声,然后对我挤眉弄眼。我也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情,毕竟陈媚这样的身世也真的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还有什么吗?”大明又看向墙上的画,他的面上现出了疑惑的表情。

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又为什么会找上我呢?

如果对方针对的是我,那么他又为何要把大明也骗进来。现在我不得不用骗来解释这件事情,如果真是大陈发来的信息,为何会选这么一个有问题的巷子,明明就是为了把大明骗进来。

大明听了我的话,脸上现出了明显的犹豫不决之色,我急了,对他说道:“你们警官没有教过你们吗,不要做无谓的牺牲。现在你留在这里只会帮倒忙,为何还是如此的执着留下来。”

我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张兰兰。张兰兰却只是撇了我一眼,然后就对我说:“走吧,要是我的判断没错,金先生应该就在这栋楼里面了。而这边不可能住太多的人,因为只要有一个人能感觉得到这边跟别的地方的不同,那么就会惊动附近的高层。那么一些比较重要人就会优先居住在里面,所以如果我没猜错,那么那一栋楼一定是被金先生给买了下来。”

“出城后,我感觉没多久,他们就停了下来,可能也就大概两个小时那样吧。”我抬头望天,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我朝着缠着我的小腿骨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连接着那个藤蔓的竟然是一朵已经快要凋谢了的玫瑰,它的花朵上张开了一个巨大的嘴巴,尖利如刃的牙齿并拢成一排。

显然他并不知道屋里有人,因此他走进房间的门口时,看到我们坐在屋里,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的他就面色如常的走了进来。

而且如果还是别的妖怪的话,那肯定也是跟那个夺了阿明身体的那个怪物是一伙的,否则他用不着来干涉我们制药的。我跟着张兰兰一起到了另一个飞头蛮的所在地,这间房子对比一下就显然是没有张家和宫家的家业要好。只是一个单纯的居民楼,看着这个格局,里面应该也不过是个一百平米的小房间。

“这里似乎是让人设下了迷魂阵。不过看来对方并无恶意,只是阻止有人再往里面走而已。”

当我办妥了这一切,小钰也哭够了,她走到我的面前,坐在我的旁边,然后拉起了我的手对我说:“林梦,我真的该好好的感谢你,如果要是没有你,也没有张兰兰,说不定我就要给这个鬼害死了。”

我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定没有错。他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跟我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正是一模一样的。

“这些,这些是宫一谦送过来的,说是要送给我补身子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心虚,尤其是说出宫一谦这三个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都要停止了。

“不错,宫弦,我本不愿意与你为敌,可是这两人对于我太重要了,我的大法就缺二个人来做药引了,你也知道,这里要想遇到一个活人那是难上加难,这好不容易天降下来二人,你说换作是你,会不会交出去呢,况且这还是你要找的人,我可不会傻傻的相信你会放过我。”

“林梦,我冒昧的问一下。刚才你是不是看到这样的情节了?”大陈的脸邪气的看着我,那拿着弹簧刀的手却到起刀落。

我从来没有想到张兰兰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一直都以为张兰兰是只管抓鬼的,没想到她还会关心别人的家事与幸福。

“你虽然当着我的面删掉了这样的功能,但是我不知道事后你自己还能不能恢复,只是我的话就撂在这了,若是以后你再用这样的功能,那么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此一刀两断。”

都是我,如果不是我,他们也不会现在陪着我站在这磨盘镇的大街上,不知何去何从。

“对啊,林梦你不说我也都忘了,你的肚子早就饿过头了。”张兰兰极其夸张的大声嚷嚷。可以很快的我们两人又陷入了迷茫之中,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总不能去找左右的邻居要吃的吧。

这一餐饭我跟张兰兰两人吃得很是尽兴,估计吃习惯了城里的,这里的农家饭让我吃得赞不绝口。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宫家的水比我想象的要深的太多了。我不想踏进去,可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出不来了。

我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了,家里的佣人正在打扫凉亭。见我过来了,低首弯腰行了一礼便开口询问:“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吗?”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了,在我说道大叔叔三个字的时候,身边传来了一阵貌似宫弦的声音的可疑的咳嗽声。我再三环视一圈,确定宫弦已经走了,我才拉着小鬼魂往外走。

我本是想试试看打个电话,看情况严重不严重,不严重的话让对方退货,我赔些款了结此事最好,没想到我还没提出要求,对方就一通劈头盖脑的乱骂了一通。

这个时候,突然间门口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丹凤走过去,将门给打开,然后又将门给关上,疑惑的说了一句:“奇怪,怎么就听见有人敲门。但是开门了却没看见有人。”

我早就已经被吓得不行,一路往后退。撞到了站在我身后的张兰兰,但是还是如同着魔一样继续往后退。

张兰兰在黑暗中看了我一眼,冷静的说:“没事,别怕,它们只是尸体。”

敢情这一整天的时间,大部分的时间张兰兰都用来睡觉呀!亏我还在屋外替她担心死了。

我听了都为张兰兰的话喝彩了。我信那个的士师傅,他的心肠会硬如石头,不跟我们说些什么。

自从我跟宫弦结了冥婚之后,我就非常的确定,有缘人才能跟有缘人在一起。

于是我什么发现也没有。距离王先生做出差评已经3天了,还有12天,要是我不能在12天里帮欣欣恢复正常,我就会死……

我脑海里嗡的一声,连忙摇头说,“没有,不可能。”

我厉声大骂:“你嘴巴放干净点!”

宫弦浅笑款款的说,“看在你怀孕的份上,为夫不碰你。”说完他靠近我,一把将我横抱在身上,往床走去。他把我放到被子上,一双桃花眼饶有趣味的在我身上打量,仿佛能将我看穿一般。接着他冰凉的大手又上下其手起来,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跟她握了握手,打量着她问,“你没有带抓鬼工具来?”

小月拔高了音量:“ba快捷酒店?这是几楼,我住在九楼。”

听完后我和张兰兰面面相觑。那个雕像居然能帮她增加运气?看她日子过的那么好,身上穿的戴的完全不是这个年纪能买的起的,那个雕像本事这么大?它图的是什么?

张兰兰小声的跟我说:“我们出去聊。”

我再次强调,“快走。”

还真会趁火打劫!

有了这种想法,任何的事情坐起来都十分的心安理得。我大跨步的走下了床,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桌子的前方,然后拿起了手机。

现在谁还用钢笔啊?我心里嘟囔着。

意思是说我都跟宫弦结婚了,却还缠着宫一谦,我怎么会听不出来?

我心中一惊,想不到我的手镯的功能恢复了之后,第一次想要保护我,却是我不愿意的。这个时候如果我的手镯打开了保护我的结界,那么我岂不是白做戏了。不行,我得阻止手镯打开结界。

既然对方现在没有时间,我也不好强求,由于刚才看了她的电话号码,知道她跟我在同一城市,于是我试着问她,没想到她还真的跟我住在同地呢。她也觉得我们之间好有缘份。于是我跟她约了明天再联络的时间以及地点后,我们就各自挂了电话。

无论是我还是她,我们都是一副见了鬼的吃惊样子。

我觉得应该是我还没睡醒,也就没有多心了。一走出去就看到了宫一谦,我对宫一谦展开一个明媚的笑容:“一谦,你来啦。等久了吧?我不小心在飞机上睡着了。”

我“啊”的一声别过眼睛。

越想到程凤的话,我就越觉得事情开始变得复杂了。最开始我会到买家的家里面,或者约定的地点去跟对方了解对这次货品不满意的原因。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每个家庭里面都会有自己各种各样的事情,我本身就是一个外人,却又不得不一而再二三的牵扯到他们的事情中。

到底是谁?打搅别人的好梦!知不知道这样是很不道德的事情。而且好吵,头疼的快要炸开了。

周围的风铃声在这个时候也停了下来。夫人闻言嗔怪的看了一眼华先生,然后拧着眉头不好意思的对我说:“这……”

我关掉手机,觉得这次乘坐的电梯时间过得竟然异常的慢。讲道理,一个十八楼的楼层,可是我刚刚的观察,这个楼道里面并没有十八楼。而是两个数一层楼。比如说二楼,四楼,六楼。

我抬头一看,发现电梯竟然还是停在一楼,不对劲,太不对劲了,我刚刚明明就是摁了十八楼的数字的,为什么电梯上面那个十八楼的按钮灭掉了?

到那个时候,不仅丹凤会把我当成神经病,很有可能会把花瓶跟我一起扔出门。然后世界又归于一阵宁静。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的杀人,哦不对,应该说是灭鬼。

“小米”,当我看到了手机显示是小米的来电时,我的头立马就疼了,真是阴魂不散了,这都不是上班时间,下班了就是我自己私人的时间了。也不知道这小米找我有什么事情。

宫弦点了点头道:“我正需要你的这日行一善来替你的女儿赎罪,你害了多少人,然后需要你赎回多少罪之后,你才能在下一世的投胎再做回她的母亲,那以后如果你们都保持着善良的心,那么你们日后世世都能够再续这份母女缘。”

我们看着都觉得心里有泪上流,连大明的眼角也都湿润起来。他一脸崇拜的看着宫弦,早已不再害怕宫弦的身份。

我听见姐姐对宫弦说:“小帅哥,真是太少见了,竟然还有这么帅的男鬼。你说,你觉得我好看,还是我妹妹好看呢?”

程秀秀竟然有一些表示,我自然也乐意给她一个台阶下。毕竟最后互相耍脾气,我们两个谁都吃亏。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头,只能无助的推了一把张兰兰。虽然我是坐在张兰兰的身边,但是我也能够感受到来自张兰兰的那种恶狠狠的气场,恨不得要把我杀死的眼神。

我略有些同情的看了张兰兰一眼,“要不要出去吃点什么东西?”

“张兰兰,他怎么啦?他为什么下不来?”看到他刚才落到了半空中又弹回去,我想起了刚才大男人说过的话,说他下不来。

张兰兰的话令我心中一震。真的要求到宫弦吗?我的手不自觉地抚上了我胸前的项链。

可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其中一定还有别的问题。

我本是十分欣喜的,却感觉自从宫一谦出狱以后他完全变了一个人,有时候宫一谦会来看我,对我依旧像以前那样,但是他却总是诡异的看着宫弦的方向。

只见张兰兰将她准备的药材全部都放到了一个大盆里。

“梦梦,梦梦,你醒醒。”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了一阵剧烈的摇晃,被这股动静给弄醒的我,还云里雾里的不知此时我身在何处。

听完张兰兰的话。我却不但没有安心,反而觉得自己更加忧心起宫弦。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以宫弦他具有的那种瞬间的本领。

张兰兰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小声地说:“谁来啦?有人来救我们了吗。”

从手心上传来的热气,让我感到一丝心安。跟着老板走了出去,我才想起来现在不过只穿了一个,白色的小背心。

我已经被震惊得说不出话,转头看了一眼张兰兰,发现她跟我一样,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我看像张兰兰,正准备问她该怎么办?便又听见先前那个男人的自言自语。只听见他说:“我已经快要忘记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就要到哪里去,这个东西就像毒品,让我无法自拔,却又像上瘾一般的沉迷于其中。”

而这时这个钥匙扣上的小人,全是一个无精打彩的表情。

我被一群人簇拥着走着,机场大厅里哗然了,以为来了明星还是政要,都停下来朝我这边看,看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到了贵宾区以后,我刚想要说同行的还有一位朋友。可刚才确认我身份的那个姑娘便开口说让我不要担心,只要张兰兰来了,她也会来到这里。让我安心等候。随即便有人问我要吃些什么,喝些什么。我胡乱点了几样,打算压压惊。对于我这个主职工作是消除淘宝差评的人来说,确实吓得不轻。刚才还只是疑惑,可是现在我却是真的感觉的我真的在天空中飘动。我发现我越越过了白杨树之后,越往里走,随处可见的那种野花就越来越多,多到后来干脆就连树木跟小草都见不着了,漫山遍野的全部都是这一种花瓣上开出了五种颜色的小花。

这样想着想着,我刚才觉得身上疲备的感觉到就慢慢的消失了。而且我的耳中还听到了那个怪物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咦,怎么不是怨气的味道了。”

王先生叹了口气说,“没事,你没事就好。你妈我已经打120了。”

“那是谁?他们家不是只有宫一谦一个独生子吗?”

太!爷!爷!宫!弦!

女鬼越战越勇,越来越凶。张兰兰却还忙得不可开交,我叹了一口气,任命的闭上了眼睛。

我以为宫弦又会运用法术带着我们飞翔,送我们回去,却没有想到宫弦只是牵着我的手,带着我走在了前面,而张兰兰跟蓝先生则走在我们的后面,带着我们像散步一样的沿着一条铺满了曼珠沙华的花路往前走。

“起来说话,别弄的满城风雨的。”宫弦淡淡的交代。

就此,这一单差评在宫弦的帮助下,我们死里逃生的解决了。

管他先不先生的,早就一巴掌拍过去然后世界就安静了。

回到了房间的门口,我刷了房卡就进了房间。宫弦果然就在这里面,我松了一口气。还担心要是宫弦去了别的地方,我可就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