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7章:在天之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在天之灵

所有的车都随着车流慢慢的前行,想要通过收费站,恐怕最少得半个小时。

“好嘛,好嘛,我错了。让你五子成不成。”顾千城连忙将乱了棋局摆平,将那枚黑子递到秦寂言面前。

就算皇上信任凤家,不忌惮凤家,他们也会羡慕、嫉妒呀!

秦寂言似乎早料到景炎会跟过来,走得并不快,直到景炎跟上,秦寂言这才加快速度,朝东南方向奔去……

不想……可到嘴的话却变成了:“你说……”

那丫鬟摔倒的姿势不是装的,脸上的痛苦也不像装的,顾千城真没有想到,那是一预谋的摔倒,直到她被唐万斤挡住去路。

在战场上,除了勇往直前,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你?你又是谁?”老怪物眼睛一斜,瞪向景炎。

秦寂言是奉诏进京,自然不可能太低调,赶到小镇的当天,秦寂言就让人给宫里送了消息。

“啪……”

“咳咳……”顾千城轻咳了一声,唐万斤猛地抬头,跳了起来,欢喜的喊道:“千,千城……”

虽然,秦殿下严肃的模样,明显是装的。

“一统江山”四个字,遥遥立在山顶上,火光将这四个字衬得特别醒目,跳跃的火焰就好像要将一切吞没。

“嗯。林宇的父亲是捕快,他从小就跟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之下便喜欢上破案。”对于打算用的人,秦寂言还是很了解的。

“顾姑娘又变厉害了。”暗卫见顾千城没了危险,便在一旁点评起来。

郑大人恨死顾夫人了,别说为顾夫人出头,不掐死她就是好的。

“不可能,那你只能永远呆在这里,我绝不会带你出去。而且,你认为,有我在,你能保得住火焰果吗?”景炎眼眸轻转,视线落在顾千城怀中的火焰果上。“千城,没什么好犹豫的,秦寂言负了你,立别的女人为后,你带兵毁他的江山,夺他的帝王位,没有什么不对。事成后,不管是你想当女皇,还是想立你儿子为皇帝,都不是问题。”

虽说一个月过去了,西胡皇帝已经放弃追捕他们,可难保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以防万一顾千城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而五皇子的做法也确实有效,正因为他不断的在老皇帝面前说秦寂言的好话,老皇帝才会越来越看重他。

和上次不同,顾千城这次准备得很多,东西一式四分。除了承欢、言倾的,另两份则是平西郡王,还有承欢伙伴的。

“你吃你自己的,姐姐不是给你单独备了一份吗?”

早知道当时就该吃了,现在好了……

“放过季家?不可能!大秦,西胡与北齐,都不会再有季家。”通敌卖国,勾结长生门,季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顾千城双手紧握成拳,她怕控制不住自己,冲上将顾夫人杀了!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城内有价值的东西全部被赵王榨空了,不仅仅是城内的金银铁器,就连粮食赵王也没有给秦殿下留下一颗,满城的百姓连今晚的吃食都没有。

“是。”士兵们持枪上前,倪月深深地吸了口气,知道今天一战免不了。

这是北齐的下马威,也是北齐的警告,暗示秦寂言来北齐不会太平顺,甚至有可能有去无回。

大秦特使丝毫不以为意,被人“请”下去时,脸上依旧带着笑,因为……

“分开走也好,至少能好好养伤。”顾千城动作轻柔,非常仔细。

她没有做让自己良心难安的事,更没有用自己的身体为武器,达成自己的目标……

路不算宽,停了一辆马车后,就只余三人并行的路,要给后面的马车让道,前面的马车都要大动,才能勉强让出一条可以让马车通过的路,而这也是身后动静闹得这么大的原因。

而且,先太子当年死的并不光彩,他记得太上皇曾指责先太子无能、不孝,现在秦寂言却给先太子圣、仁、贤、明、睿、康……这么一连串的封号,真的不是打太上皇的脸吗?

北齐人看了一眼,飞快地收回眼神:他们早就猜到了。

当顾老太爷让他出一点银子时,顾承志十分犹豫,“祖父,就算我把大房的家产全卖了,大姐姐也不会原谅父亲和母亲,我真的要帮她出银子吗?”

要知道,对于龙凤果他们是志在必得!

声音极轻,可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蜘蛛女叶霜立刻后退,不敢有片刻的迟疑。

顾承欢从小就知道,哪怕他比承志年纪大,被大家尊称为大少年,可他和承志也是不一样的。

顾家几个主子都说见到了尸骨,还血流不止,可她们里里外外都查了,什么也没有看到,难不成,这群人活见鬼了!

这群土匪发起狠来,那可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居然一个个摩拳擦掌,想要杀了秦寂言。

推荐魔女恩恩的微信,有喜欢她的妹子,赶紧加。

“血风寨?本王记住了。”秦寂言看向说话的人,是一个陌生的面孔的,他不曾见过。

“你觉得朕会让他醒过来?又或者说他愿意醒过来?”太上皇站起来,转身看向顾千城。

“快了。”秦寂言喃喃自语,双眼微闭,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送上门的政绩京都府伊可以不要,但是……

领头的将领不甘心,再次低声劝说道:“少主,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封家的人有各种不好,可他们确实是能臣,用他们很顺利,哪怕看不顺眼,秦寂言也不想把封家完全丢开。

落在地上的碗没有碎,碗里还有一点点鱼汤,顾千城知道这些鱼汤都加了特殊的料,也不浪费将剩下的那一小口鱼汤喂给跛脚男人。

要是遇到那个胖女人,顾千城不敢保证,凭她现在的渣体质,能从对方手中逃走。

他母亲的事已经过去了,他再纠结于过往,也没有意思。

“赵王叔在这里,本宫有什么好怕的。”秦殿下神色平静地看向赵王,以及站在双方中间的普通百姓。

“好。本宫退兵。赵王叔记得自己的话。”秦寂言得了赵王的肯定答复,二话不说就下令退兵,不过临去前,不忘挖个坑给赵王跳:“赵王叔,你今日所作所为,丢尽了我大秦皇室的脸面,我大秦皇室从来没有置百姓生死于不顾的人,你不配姓秦,也不配让本宫叫你一声王叔。本宫最后一次叫你赵王叔,从今天起你便不再是我大秦的赵王,也不是大秦皇室中人,你不配姓秦。”

“不必再多说。”事情都已经做了,赵王不觉得有再多说必要,“时辰不早了,趁朝廷兵马撤退,我们赶去下一个城。”

这两天就更不用说了,为了恢复武功,子车这两天都没有吃东西,就连老管家给的水也不曾喝,实在渴极,就悄悄潜出去寻湖水喝。

“去……”顾千城张嘴,可又是一阵狂吐。

子车侧身避开,将铜盆放在一旁,巧妙地将其遮住,“姑娘又吐了,我先去给姑娘倒了盆中的秽物。”

“死不了。”顾千城有气无力的答道,闻到老管家手里的饭菜味,顾千城嫌恶的皱眉,“挪开些,闻不得这味。”

不管处在什么位置,他们这些大臣的权利,都来自于帝王。平时怎样都好关键时刻还是要站好对,表明态度。

这一看,顾千城就伤心了。

“相生相克?”顾千城眼也不眨的盯着八卦图,看到最后居然眼花的发现,这图好像会动。

被身后的打手,重重打了一拳了,顾千城只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胸腔亦是闷痛。

在惯性作用下,顾千城往前栽倒,好在面前有一个倒霉的打手在,顾千城左手撑在对方身上,勉强稳定住身形,无视背后的痛,顾千城利落的拔刀子,转身朝背后两个打手挥去。

“混蛋。”害姑奶奶我丢这么大的脸。

凤于谦一脸得意,焦向笛却气得咬牙:“你这是什么鬼主意,要娶妻也轮不到我,殿下年龄也不小了,皇上前段时间还在催殿下早日大婚,殿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妻?”焦向笛揍了凤于谦一拳,便看向秦寂言……

秦寂言虽是皇长孙,却不是养尊处优的主,他的手指一点不细腻光滑,甚至比一般人还要粗糙几分。

他承认,他说话的语气一向不好,可顾千城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至于这么害怕吗?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察觉到顾千城,因为别院五人的死而自责、悲伤,秦寂言也顾不得生气,暗叹了口气,出言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他们没有保护好你,本就失责。”

秦寂言略一顿,看向顾千城,略带一丝嘲讽的道:“千城,你认为一个从小就被人忽视,受尽欺凌,没有机会识字习武的公主儿子,有多大的可能,能凭自己的本事,在军中闯出一片天地?”

“一个没有人教导的少年,即使有一身力气,浑身是胆,他又有多大的可能,成为手握兵权的将军?”

“殿下,不是我不给你消息好不好?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传消息出去。”顾千城默默地挣开,后退两步,与秦寂言保持安全的距离。

“天真。”老管家轻蔑的扫向三人,“长生门从来不留二心之人。今天是最后的期限,将水喝了。不然……你们就去死。”

在锦衣卫的帮助下,没有人知道顾千城的嫁妆在秦寂言手里,锦衣卫首领此时说这话,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景炎进来就看到这幅画面,不由得挑眉问道:“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说出来,我帮你去揍他。

“好啊,只要你有那个能耐。”秦寂言应的爽快,极尽蔑视之意。

只是,有解药又如何,他们根本不敢动那个念头。

在秦寂言从长生门出发,前往活火山时,顾千城一行人已抵达活火山脚下。

“夫人,入口就在前方,你跟紧我们。”长生门的人也比顾千城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热得直吐舌头,哪怕拼命喝水也没有用。

血渗进去了,那就说明风遥是凤云霁的儿子,是凤家的子孙!

“原来,他们是冲着伊国的金珠来的。”向导年纪不轻,又是附近的人,知晓伊国再正常不过。

他是吃这碗饭的行家,可是……

顾千城不否认好的家世,可以带来更好的未来,可对一些不努力的人来说,就是给你好的家世,你也做不到比人家更好。

“三叔,没事,你踩到东西摔倒了。”顾千城将火折子吹着,摸黑把灯笼点了起来。

三叔进去也帮不上忙。

顾千城一看,就知秦殿下傲娇了,笑着道:“知道你能厉害,怎么可以拿他们和你比,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的。”顾千城将手中的山楂汁递到秦寂言面前,“来,奖励你的。”

顾承意原本就因自己失礼的动作羞赧,听到顾千城叫疼,连忙松手,一脸担心地看向顾千城:“千城姐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都是承意不好,下手没个轻重。千城姐姐你打我吧。”

江南富庶,这个富庶不仅仅指金银还有粮草。他要养兵马不仅仅要银子还要粮食,被子布匹、武器……

“葡萄吃多了,和瘦有什么关系?”顾千城坚定地否定是她贪吃引起的,“再说了,也就你说我瘦了,我看我一点也没有瘦。”

“啊?”凤于谦愣了一下,显然是不能理解。

“一时想左了。”凤于谦拍了拍脑袋,在战场上呆久了,他都快和焦向笛一样一根筋,只想着让这些北齐人全死了算了。

虽然,顾千城也觉得一人犯错,全家倒霉这种事很不人道,可他们在家族荣耀时,心理理得享受富贵荣华,现在……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这世道就是这样。

有人开口,其他人也立刻辩白:“圣上,臣的妻子,臣的妻子……臣不知呀,臣真的不知,肯定圣上还臣一个清白。”

“圣上!”听到秦寂言毫不迟疑的下令,众大臣吓坏了,不等秦寂言说完,就急忙打断,生怕秦寂言说出重罚他们的话。

“我不需要问她们,我可以肯定孙妈妈是被人害死的。”顾千城无意与顾夫人再纠缠,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我记得三叔在刑部,今天是休沐日,不如我们请三叔来断如何?”

听到又如何?落难的凤凰不如鸡,顾国公府嫡出的大小姐又如何?一个被赶出去的大小姐,比个丫鬟还不如。

与其成为可有可无的存在,不如另辟一捷径,走另一条路,说不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老天爷会给他们开一个那么大的玩笑!

那些个文臣不知秦寂言何时会到,一大早就在城门口等着,而因他们的存在,也引得许多百姓停驻在城门口,想要知道这些大官到底在等什么人。

“她们是很惨,她们的处境也值得同情。但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处境凄惨的人并不表示他心地善良。像她们这种长期处在痛苦折磨中,失去活下来希望的人,内心早已扭曲,比起获救,她们……也许更乐意牺牲我,以换取她们短暂的解脱。或者看到像我这样的傻瓜,为救她们落得和她们一样凄惨的处境,甚至比她们更惨。”长期受压迫、受虐待的人,心里或多或少会产生反社会,反人类的心情,这些女人……在顾千城看来就是如此,因为她们早已失去对生命的渴望,对美好人生的向往。

她们很可怜,顾千城同情她们,可并不会因为同情就失去判断。

“等我们从漠北回去,我便登基。”秦寂言伸手抚着顾千城的长发,“正好头发也长了,可以绾髻了。”

顾千城一刹那看迷了眼,到嘴的话也忘了说,就这么看着秦寂言的笑颜失神:秦殿下笑起来真好看!

“赔偿的金额并不是我定的,这件事你要去找皇上。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你赔出来的银子越多,唐万斤就会越快被放出来。”收到药王谷这么多好处,那些官员总得为唐万斤说两句话吧。

君亦安可以肯定,只要银子送到老皇帝手里,她再求一求唐万斤就会没事了。

说完可疑人员,又说了城中的人口数量,最后一句是:“我们的粮草,如果供城中的百姓与大军吃用,最多只能支持七天。”

“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带三万人马出城。”秦殿下比言倾更了解军中的粮草的数量。

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景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了……

“哼……”景炎冷哼一声,不情不愿的盘腿坐在火中央,开始调息……

顾千城气得全身颤抖,死死咬住唇才压下到嘴的咒骂。

居然丢下顾千城,把彭长老带出来了。

君亦安在见到长生门的人刹那,就呆住了,完全忘了反应,直到出了京城,长生门的人放下她,才颤抖的开口,“几,几位大人找我做什么?”

“我都是你的,你还能缺什么?”秦寂言一脸哀怨,他对顾千城还不够好吗?想要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他还会不满足吗?

听到这个消息,秦寂言第一反应就是:不行,不能让顾千城嫁给言倾,言倾根本配不上顾千城,顾千城肯定不知道言倾的缺点。

他是要灭了长生门不错,可他得先确保顾千城平安无事。

秦寂言带了两个侍卫登船,其他人全部留在船上。

景炎也知这事怪不得别人,只是为生生失了一个机会而心里烦躁。

唐万斤都气炸了,她还是离远一点的好。

“死者男,木森,西胡人,37岁,身高七尺;面黑有胡茬,长约半寸;有鼻毛,唇黑牙黄。左眼有指甲大小青色胎记。”

“是吗?”秦寂言明显不信,不过,他并没有多说,而是站起来道:“来人,把尸体抬回去,现场封锁。”

“是。”

秦寂言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们,径直往外走。

秦寂言知道顾千城不是在寻问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顾千城没有说话,静静地陪着顾千城工作。

“小神女像似乎没有什么不对?”顾千城翻来复去,也没有看出异样,心中暗道:不会是她意志力太强,轻易催眠不了吧?

至于他们说这话,是真为了江山社稷,还是别有私心,就要看他们家,或者他们亲戚家,有没有合适送进宫的女子了。

这个时候,走水路最安全。

挟天子以令诸侯,老管家现在就是挟顾千城肚子里那块肉,来威胁秦寂言、顾千城和子车。

要知道,那可是秦寂言和顾千城的第一个孩子,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毕竟谁也不知择子有没有后遗症,顾千城以后能不能生出孩子。

“来人呀,来人呀,快宣太医,娘娘晕倒了。”

这个死女人为了坑她,还真是舍得。

“娘娘着了人家的道,这伤很严重,怕是要毁了。”顾千城虽然不喜欢顾贵妃,可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顾贵妃现在倒了,对她没有什么好处。

“现在怎么办?”五皇子站在殿外,双手紧握成拳,心里一片烦躁。

“她自己亲口承认的,要不是这样,本王也不会想到,她居然会是杀人凶手。”秦寂言靠在椅子上,右手撑着脑袋,显然也是头痛了。

“嘭……”老管家直接摔倒在,握住顾千城的手颤抖不停,“怎么会出血?没道理会这样呀。有择子在,孩子不可能有事。”要是孩子有事,他就完了。

外面的打斗一时半刻结束不了,他们不敢时间。

“死亡时间……”顾千城顿了一下,不是她弄不清,而是需要把小时换成时辰:“超过八个时辰,应是寅时到卯时之间(凌辰三点到七点)。手臂处有尸斑,尸体僵硬,眼球翻白,唇开齿露,牙齿咬紧,嘴巴两边角、鼻孔中有涎沫流出,手脚拳曲。初步推断为脑出血死亡……”

秦寂言的匕首是用上等精铁打造而成,虽不至于削铁如泥,可要切断铁块却不是难事,顾千城就算力气再小,这一划也该见点血,可偏偏只是破了皮,可见这条蟒蛇有多难缠。

“不要挤了,不要挤了,求求你们不要挤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真要平等,那么皇家和达官贵人去进香,就不会要求封路,封山,不许普通百姓上山。

“封大人,你去吧。我们相信你。”封似锦与封家,在普通百姓眼中那就是圣人、君子,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封似锦说的话,他们半句也不会怀疑。

对这个结果,死者家属基本上满意,虽说为死去的亲人伤心,可人死不能复出,这样的意外谁也预料不到。他们死在看热闹的途中,能得到补偿已是不错。

自从顾千城走进来到现在,他才上的眉目连一页都没有翻过,天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