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51章:蜚黄腾达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蜚黄腾达

方继藩懒得理他。

他想解释,却发现,任何的解释,都苍白无力,只好道:“奴婢万死之罪。”

说到他的恩师的时候,萧敬底气不足,声音很轻,几乎没人听见。萧敬是万万不敢得罪太子的,这个时候,只能将一切都栽在王守仁身上。

张懋气急攻心,他年纪大了,几乎要昏厥过去,下意识的,他拔出刀来,发出了怒吼:“陛下若伤一根毫毛,这里的人,统统格杀勿论,来人,控制他们的所有随从!”

那是一张何等可怕的脸啊。

礼官吓尿了,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职责,推着笔,手拿着竹板,刷刷刷的继续记录。

他吩咐道:“萧敬,快,给父皇端茶来。”

刘瑾道:“陛下要出关,不过萧公公身子有所不适,陛下垂怜他,令他在寝殿中暂歇一会儿,你们不得吩咐,不得靠近,靠近一步,杀无赦!”

“我自要杀了他,方才可以让他晓得什么叫规矩,可是谁知道,他竟骑马,南下,前去投奔汉人的矿场去了。”

第三章送到,恳求月票。这一番话,倒是……像极了方继藩。

弘治皇帝怒道:“这又是整什么幺蛾子,告诉他们,一齐进来。”

朱厚照惊喜的道:“去将王守仁那东西叫来。”

那诸部的首领,想来,也是甘心顺服,而今,大明国力已是极盛,这些人,岂敢造次。

朱厚照看到方继藩的蛤蟆镜,激动的不得了,在方继藩面前晃晃手:“呀,本宫也要一个。”

求月票。方继藩不愿和朱厚照抬杠。

朱厚照开始唧唧哼哼,大抵是,哪里有给你方继藩干活,还要自己掏银子的道理。

他看了刘瑾一眼:“待会儿,我要请客,你去将太子殿下请来。”

细细一想,还真是。

“王老爷好。”

就在这时,四洋商行的牌子……终于挂了。

弘治皇帝正喝着茶,刚着戴着墨镜,一身锦衣,脖上挂着大金链子,腰间硕大玉佩的王不仕摇摇摆摆、叮铃哐当进来。

这是啥意思?

弘治皇帝道:“还有其他的人选吗?朕看王守仁、江臣这些人,也不错。”

邓健还是有些不明白:“可是小人觉得……”

可现在呢,陛下隔三差五,就问通州和保定府,有没有最新的统计数目而来,偏偏那些吃饱了撑着的统计员,还就爱干这个,送来的各种报表,五花八门,有的是薪俸统计,有的是行业统计,有的是税赋统计,这些数目,统统制成了表格,甚至……为了一目了然,还和历年相比……

简直气死人了。

大明皇帝里,还真没几个,能教人乖乖掏银子,还能成功的先例。

弘治皇帝看了朱厚照一眼,精锐的眸子里透着疑惑。

马在这个大陆上,乃是最犀利的武器。

而此时……砰砰砰……

这火铳的声音,响彻整个林莽。

王文玉不禁道:“这些饮血茹毛的土人,竟可建造这样的巨城?”

这高塔,倒有点儿像是观星台,高塔的最上方,竟好似有一处祭坛。

其中一个,通体是黑色,另一个,通体晶莹。

而在另一边,铁路的股票,却开始疯涨。

第一段铁轨,已经开始铺设。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他心里难受呀,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无人问津,更没人管自己的死活。

这一条陆路,算是彻底的走通了。

而这些,在他看来……方继藩的野心很大,这个铁路局,绝不只是修一条铁路这样简单,而是想要开创一种全新的玩法,相比于这个新模式而言,一个铁路局,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那还有什么说的呢,什么通货膨胀,什么分红,什么模式,都是假的,白问,因为……碰到这种拿身家性命去支持的财经专家,你已不需去问他有什么理由了,你信就是了,还啰嗦个什么。

……………

哪怕已有人开始挂牌收购,才一两二钱银子,到了一两三钱银子,却是依旧求购不到。

消息一出,倒是有无数人来围观。

王不仕摇摇头:“臣不这样认为。”

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摸索出一个个方法,而后,这些新的方法,约定成俗,最后,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那么,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法典。因为大量的人群,开始聚集,甚至有的作坊,竟是让数百人,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

战战兢兢的,跟着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到了西山飞球营。

磨磨蹭蹭的上了藤筐。

大家都看着他。

一股浓烟腾空而起。

第三章送到,继续求保底月票。弘治皇帝对于方继藩很满意。

当然,王细作久在大明,当然对大明,有着远见卓识。

“我知道。”公爵努力的道:“这些……就是一群被流放的骗子和小偷,我……我怎么可能,信任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赏赐给他三十个‘皮阿斯特’,而且,承诺等到我们成功之后,赏赐他更多,金币,就是天主的皮鞭……咳……咳……会驱使他去做任何事的。”

还能说什么呢?

宫里的防卫森严,可在女医院这几处小殿宇里,女医们却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成日方公子所讲的那样,医学是最容不得出差错的学问,其他的学问,说错了,做错了,尚还可以改正,可以弥补。可医学一旦出了纰漏,就是误人,是要死人的,人死不能复生,因而务必心思细腻,既要大胆决断,又要谨慎,更要一次次的学习和练习。

这里曾经很热闹啊,可是……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一下子,清冷起来。

“他带着数十人,继续东行……”

梁储心里放心了许多,拜下:“臣……多谢陛下恩典。”

“制曰:兹有女医梁如莹者,性资敏慧,今太皇太后病重,幸得其救,方可使凤体无恙。国朝以孝治天下,祖母视朕,如骨肉也,朕侍太皇太后,战战兢兢,唯恐有所疏失,今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正需良医,随侍左右,方使朕安。今下中旨,特敕女医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其夫刘文华,赐金三十万,钦命地方官吏,至刘府,立石坊,以此旌,钦哉!”

这……该怎么说,该怎么说?

弘治皇帝脸上凝重起来,不禁皱眉问道:“何故?”

这一点,方继藩能够理解。

“老方,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眼里别有意味。”

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是啊,这事儿,还真就得自己拿主意。

“可现在,新津郡王死而复生,这……不是好事吗?这是列祖列宗们,体恤陛下的辛劳,不舍得将陛下的左膀右臂召去啊,新津郡王活着,陛下还有什么忧虑呢,这一切,都是上天的美意啊,是以,奴婢以为,此事,既是列祖列宗和上天之意,那么……有什么不符合祖宗之法的呢?”

朱厚照瞪大眼睛:“父皇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信口开河?要是他们信口开河呢?”

方继藩道:“殿下以为呢?不然,朝廷要钦天监做什么?”

果然……那《猝死论》是对的。

这也是她们在闺房之中,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想到这些,她心里不由觉得难过。

萧敬会意,便忙是弓着身,上前。

“太子殿下,齐国公,太皇太后已是转危为安,陛下有旨,这天,眼看着要亮了,还是待开了宫门,再入宫探望吧。”

众人来见礼,朱厚照鼻孔朝天,一副你们都给我滚蛋,别烦我的样子。

刘焱说到此,便没有说话了。

梁储似乎也看到了刘文华,想当初,刘文华几次拜见过梁储,都是彬彬有礼,很是殷勤。

刘文华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既是紧张,不敢斜视,却又忍不住为大明宫所震撼,等他站到殿中最角落的地方,心里却是一热,迟早……我也要位列朝班……一言九鼎。

“听说……昨夜,太皇太后她老人家……”

他脸色惨然。

那老御医看着眼前是个年轻的女子,却也知道是宫里的女医。

弘治皇帝心里悲凉,本就是心烦意乱,心痛到了极点。

一个宦官已是上前,扯住了梁如莹,其他的女医,也纷纷要被驱赶出去。

那小环愣了一下,随即上前。

他可以保证,太皇太后已是崩了,毕竟人的脉搏和呼吸都已停止,这……人……还能活吗?

张皇后深深凝视了朱秀荣一眼,知道朱秀荣是不擅骗人的,而至于她口口声声说道听途说,这个道听途说还能有谁,十之八九,是方继藩听来的。

“就是那一幅靠南墙的……”

外头,早有车驾准备好了,数十辆马车,稳稳的停在医学院门口。

是许多人……

方继藩心里唏嘘,却拉不下面子来,便道:“知道了。”

方继藩重新翻身上马,心里想,这真是天大的责任啊,我方继藩……好了,今日就不吹牛逼了,他依旧木着脸,放马继续前行。

朱厚照很快发现,自己被嫌弃了。

“没……没有。”王金元信誓旦旦:“他们没这个狗胆,打不死他们。”

萧敬继续露出笑容:“陛下请您入宫觐见呢,齐国公哪,有日子不见了,咱竟见你消瘦了,你可要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哼!

“啊……”方继藩诧异道:“这个……儿臣近来……”

于是,人们茶余饭后,都在议论着此事。

弘治皇帝向列祖列宗行大礼,三拜,祝祷,焚香,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神位,弘治皇帝的心里,竟有几分悲呛,他抬头,看着享殿里的袅袅青烟,竟不觉痴了。

太祖高皇帝,襄举大义,于是,驱逐鞑虏,天下归心,日月重明,河山再造。

自从噩耗传来,刘公的身体,越来越差,亏得他还坚强,如若不然,只怕早就受不住了。

李东阳浑身打了个激灵。

一下子,他脸迅速的落下,口里下意识的发出声音:“呀……”

没人关注李东阳的异常。

李东阳随即,将纸卷蹑手蹑脚的塞进了刘健的手里。

当然,这个念头一转即逝。

弘治皇帝更觉得自己的后襟凉飕飕的。

弘治皇帝压压手:“你先别说话。”

群臣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

张懋好不容易稳住了情绪,擦擦眼睛,将自己的眼睛擦红了,努力的使自己的嗓音哽咽一些,沉声道:“先祖们勿怪,勿怪……”他口里说着,心里却忍不住想,接下来……怎么收场才好。

方继藩却是想了想,道:“不是杀伐果断,而是因为……他们知道的太多。”

弘治皇帝环顾四周:“诸卿,怎么看待此事?”

百官纷纷道:“臣等附议。”

“至于方继藩……”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这些日子,好生看着他,别让他想不开。”

为了显示自己已经痊愈,他穿戴着厚重的盔甲,按着刀,在无人搀扶的情况之下,亲自去观摩了民兵的操练。

这时,却见英国公已在堂中了。

英国公张懋亲自前来,拍了拍方继藩的肩,欲言又止,最后苦笑:“继藩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这些老东西,若能马革裹尸,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归宿,你的父亲,是老夫的老兄弟,他先去了,也没什么不好……”

方继藩木然道:“我爹还没死呀。”

“噢。”听说是简单的,方继藩总算是强打几分精神。

而王细作,也可理所当然的,接近西班牙人,至于接下来怎么做,就看他如何随机应变了。

朱厚照看着方继藩:“后日,就要祭祀了,我看你脸色不好,老方,你可要节哀啊。”

横冲直撞的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无须乘风,却已破开万道海浪,犹如在海中狰狞的海兽,如疾风一般,朝着佛朗机三舰冲去。

所有的经验,以及航海的认知,还有海战的技巧,在这一刻,彻底的颠覆,因为……自己积攒的那些‘把戏’,在这巨舰面前,不堪一击,对方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但是它更快,它的火炮更多,它更庞大!

自舰桥上,方继藩发出了声音。

国王号,已变得稀烂,宛如海上漂浮的垃圾堆。

至少……也可给登州的军民百姓,一个交代了。

海底下的叶轮,在水面下翻出水浪。

“齐国公你不是说笑吧?”

底舱里。

躺在病榻上的人,一下子不哎哟了。

第三章,求一下月票,努力,继续写。一定是幻觉。

越庞大的舰船,越是臃肿,因此,真正的战舰,必须得在动力和大小之间,做出一个权衡,越大,动力可能越弱,这对海战是极不利的,可若是过小,则又无法配备足够的火力。

“我们还有足够的火炮,可以击沉它。”安赫尔将一切的希望,寄望于火炮上。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