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50章:露钞雪纂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露钞雪纂

“既然饿了,那还等什么,换衣服走吧。”莫庭看蓝弦难得如此给面子的配合,眼里竟是笑意。

“蓝小姐,刚刚送到的新疆哈密瓜,要不要尝一块?”墨云天的经纪人可是人精一般的人物,自家的大神对蓝弦的心思他可是早就明白的。

芒果的观众向来配合,大声叫着:“公主,公主,我们看到了前朝公主……”

……

可是沐菲的脸色却是不好看了,气鼓鼓的看着蓝弦,凭什么同是新人,导演就不喊“卡”,凭什么她就要丢脸,在这里不停的重拍,重拍……

莫庭的退让在蓝弦的意料之中,毕竟连宴会上,她拿莫庭的身份去炫耀,莫庭都忍了,这三个月之期,又怎么不会不同意呢。

站在星娱门外,看着这热闹非凡的一幕,蓝弦笑了笑,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她的样子太像邻家妹妹的,没有人会把现在的她,和那个温婉高贵、能吸引莫庭的蓝弦相比……omyladygaga!

当然,墨云天的王牌经纪人很清楚星娱没有疯,那么是发生了什么事让星娱再一次拒绝,要知道蓝弦目前已经没有价值了……融柳的葬礼结束了,一切有关融柳的报道也如同突然拧紧的水龙头一般嘎然而止。

蓝弦一一笑着回应。

突然的情况震惊了住了所有的人,karl在莫庭起身的那一刻,就险些把自己的指甲给折断了,而唯一震定的当属站在t台正中央的蓝弦了。

蓝弦没有拒绝莫庭,也许就是认可吧,只是她的心,还是没有交付……

这段时间,莫庭有多么的忙,蓝弦是明白的。

那种舞台上唯我独尊的气势,那种万人追捧的尊荣,那种一个举手一个抬足就能引来一阵尖叫的排场,就如同毒药,一里上隐就再也舍不下……蓝弦坐着公司的保姆车赶回自己的住处,她要在两个小时内打理好自己,换装、上妆,赶到电视台。

白雪一听蓝弦没事,呃,想也知道蓝弦没事。

以于林佑齐的态度,蓝弦并没有看在眼里,她的境遇会让这个圈子中的女艺人嫉妒是正常的。

电台的记者仗着直播,用力挤到蓝弦面前,问出一个还算比较有修养的问题,这样的问题问的很有水平,但又不会降低了自己的素质。

可惜对方却是手一松,没有接过来,神情冷漠的道:“星娱集团涉嫌合约欺诈、偷税漏税,根据相关法律,正式派驻工作小组,进入星娱调查,请你们配合……”

在这个单间里除了浴室外,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换衣服,蓝弦要是在在房内换,从莫庭那个角度无论蓝弦站在那里,莫庭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新闻发布会一结束,蓝弦便直接去机场,她和莫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没时间停留在这里,而莫庭早已在那里登机口等侯。

“蓝弦,还要叫我墨前辈吗?”电话那头,传来墨云天无力的声音。

很快,琴声停了下来,蓝弦缓缓站了起来,很慢很慢,好像一动就是凌迟一般,蓝弦走了三步,然后抬头望月……

而就在众人以为蓝弦不过穿上华服的灰姑娘,就算穿上绽放为其亲自订制的礼服也无法变成真正的公主时,蓝弦又给了众人一个惊喜。

“白雪,相信我,联系录音棚就好了,融柳的经典我已经重现过,这一次一样可以。”

当初上节目让蓝弦重现融柳的经典,那是因为他们已经别无所选择,只有背水一战,可现在蓝弦已经红了,演技得到了这个圈子的认可,她不需要如此了……

融柳,这么自私的人,不配拥有莫放的爱,不配……

莫放,对不起。可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十秒后,蓝弦又恢复了冷静,看上去就如同一个职场精英,静侯主管吩咐。

“我能演这个角色吗?”蓝弦轻眨眼睛,静静坐下。

无论是剧中还是这节目上,都是男主左拥右抱的画面。

karl将中国古典风味和现代美完美的揉和在一起,即展现了蓝弦身上那古典气息,又不失时尚气息。

既然现在已经是蓝弦了,那就过蓝弦该过的日子吧,演艺圈这个地方是融柳喜欢与熟悉的,既然蓝弦已经在这个圈子了,那么就继续呆着吧。

记住,你现在是蓝弦,别再弄错了,别把职业道德给丢了……

“哈哈哈哈,我白雪也有今天。”

搭上了墨大神也不知会红成什么样子。到时候蓝弦红了,要是记仇的话,他们这些人可就惨了。

路上有保镖在,莫庭有话也不好说,回到了蓝弦的公寓,将保镖安排好后,莫庭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心事重重蓝弦,道:“蓝弦,我们自己开一家经纪公司吧。”

导演笑了笑:“公司打来电话,要求改剧本,把lisa的戏份加重,要求不比女主少,一定要保证每一集都有lisa的身影。”

编剧:……“有关融柳的后事与相关的纪念展览,稍后公司会有专门的记者招待会公布相关事宜。

我的上帝呀,这蓝弦到底有多么的神奇,居然能让好莱坞大导演说出这样的话来,太不可思议了……

室内一亮,蓝弦转身,与莫庭面对面的站着。

三天,要处理完公司的事情赶来,比她预想中的快呢。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一次,看到蓝弦与别的男人共进晚餐,他才发现……

蓝弦将她的舞台从屏幕,换到了政场……

这里的厕所都是单人单间的,墨云天看蓝弦走进其中一间,想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成了跟踪狂了,转身就准备走……

看着蓝弦优而自信的背影,墨云天的心里闪过的抹心疼。

很明显的道理,如果她在台上会有很多台词和镜头,导演组上怎么敢不给她剧本呢,外一出了事谁负责?

前面出场的那些明星,个个都是大红大紫的,他们的出场有足够的精彩,几乎耗尽了众位摄影师相机的内存了。

剪裁合身的中山装穿在莫庭的身上,尽显莫庭绅士风度,虽说西服才绅士的衣服,莫庭就用实际的行动,让世人的,中山装一样是绅士的礼服……

蓝弦要拍赚钱的戏,也要拍能拿奖的戏,明显艺片是不能少的……

面对剧组中突然出现的一群记者蓝弦表现的很淡定,这早就在她的预料之中。

“这个你们就得问墨前辈了,如果各位记者朋友没有什么事的话,麻烦你们让一让好吗?我要进剧组拍电视呢。”蓝弦脾气很好的说着,同时若有似无的提醒着众位记者,现在的沐菲和她身上的衣服比她更有新闻的价值……

蓝弦站了起来,神色淡然的站在那里,任对方打量,优从容的样子就如同古代贵女,不是傲气而是韵味十足,直视打量她,似乎是一种失礼的行为……

上一次,邀请嘉宾时,是星娱的总监颜末亲自打电话,一一邀请,而这一次却完全相反……

“对,有什么问题?”墨大神个性的扬头。

天皇两次出价要买蓝弦的合约,都被他拒绝了。

蓝弦自认自己是个好脾气的人,可是看着的白雪耳边的手机都快冒烟了,自己这水是喝了一杯又一杯,白雪却是没理会自己的意思,蓝弦再好的耐心也磨光了。

“蓝弦,身为艺人我想你应该明白这冰水不是你能喝的,而且你下午还要进录音棚,你要不要你的嗓子了,就算你不以唱歌为主业,但是你的声音也不能出事,难道你要每部片子都给你配音……”

融柳,完美的女人,完美的情人,永远端庄得体的微笑,可熟知融柳的都明白,融柳是最无情的女人,活了二十八岁她的心里就没有放过一个男人,她根本不懂情为何物。

下戏后,按照墨云天的约定,蓝弦等着他一起走,不过了为避嫌蓝弦把墨云天的经纪人简大也叫上了。

蓝弦就是恋爱,也只明好处没有坏处呀……

就是蓝弦肯,他白雪也不肯,他们家蓝弦是实力派,不是偶像派,虽然蓝弦长了一张偶像派的脸……

白雪看蓝弦一脸的郁色,心里明白蓝弦这段时间不好过。

在这个圈子永远是这样,那些有权有势的贵公子宠你的时候,你就是公主,在这个圈子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一旦他们玩腻了,你就会瞬间从天堂掉到地狱,而贵公子依旧是贵公子,他们可以再找下一个目标玩,可你却只能独自品尝那种被人遗弃的痛……

白雪一直都知道蓝弦是聪明的,可没想到蓝弦在莫庭的事情也栽了跟头。唉…莫庭的魅力只要是女人都挡不了。

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底下渺小的马路与人,莫庭的没有白天的张扬,隐隐透着几分忧郁……“喂,喂,蓝弦,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不停的叫唤着。

和莫庭来到本市最大的法国餐厅,蓝弦表示相当的有压力,面对莫庭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蓝弦很想说:

“你好。”

话说,蓝弦也不想的,只不过因为自己的事情,害人家辛苦拿的一个奖,变成了累赘,而那个女艺人也不容易,蓝弦本着能帮一把是一把原则,拉了对方一下……

当然了,这两个消息,没有人将其联在一起,毕竟一个是演艺圈,一个是政圈,虽然那金鸡千花奖和政圈也有关系……

车子很快就驶入了车流,朝莫放所住的疗养院走去,这次来,蓝弦给莫放带了一些小礼物……

莫庭对从政一直就没兴趣,如此只能找个媳妇从政了,看蓝弦在日本的应对,莫老爷子觉得蓝弦绝对是一个可造之材,好好培养,日后与莫庭一政一商,完美的契合呀……

呜呜呜……他是这个世间最苦的秘书,他要去告状。

像那天在金碧辉煌出手教训人一样般彪悍,还是如同在厨房那般贤淑,又或者像那一个意外吻后,冷漠呢?

这一届的金棕奖主办方是日本,日本方面已经和星娱沟通了,并且将请柬寄到了星娱公司,邀请蓝弦参加金棕奖的颁奖典礼。

当一身泼墨荷花白色晚礼服的蓝弦,被星娱公司老总邵阳的带入盛世皇庭大厅时,大厅已经站满了人,记者与摄像师们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激动不已,不停的按着快门。

镁光灯下的蓝弦就如同明珠,璀璨夺目,蓝弦天生就适合站在镁光灯下,那样的蓝弦才是最美的,可是他真不想蓝弦再继续从事演艺的工作……

警车一边追来。一边大喊,如果是平时,交警根本不敢查莫庭的车子,可是今天不一样,因为莫庭的车速太快了,他们根本没有看到莫庭的车牌。

“对不起,您超速行驶,影响恶劣,请配合我们调查,出事行驶证,通行证……”交警硬着头皮上前,恭敬的像莫庭行了个礼。

他莫庭凭什么去质问蓝弦,他有什么立场去质问蓝弦。

他绝对不能让墨云天把蓝弦带到英国去,不能让墨云天有近水楼如先得月的机会……

“奇怪了,墨天王今天不是没有戏吗?”

五分像?

此言一出,如同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媒体记者也纷纷就此事报道,一个个都肯定的在说,蓝弦短短一年的时间迅速蹿红,必然是借势上位,而借的势不是莫庭,而是恶名满天的大金集团,莫庭就是因为蓝弦与大金的人有不正当的关系,才甩了蓝弦……

也夸得后期剪辑给力呀,短短一天的时间就将这一段给处理好了。

任宇泽偷偷打量蓝弦,发现蓝弦真的没有一丝的激动,整个人淡定的就像是早就知道了。

白雪激动的人都跳了起来。

“呶,拿去吧。”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幽韵琦,眼里满是不舍呀,心疼呀,那里面可都是万金难求的宝贝呀。

“姐姐,珍惜自己身边的幸福,这是大娘的希望,也是我的希望。”

“谢太子殿下。”婉如的脸上荡出了如花的笑靥,眉角亦带笑,太好了,终于不用回那如狼似虎的曦王府了。

唉,当初自己特意挑了知心不备的时候去青州,然后在知心还没有从见到自己的震惊中醒过来就马不停蹄的带着知心就往京城走,就是想在知心没有想清楚,没有理明白之前把知心带回京城,只要知心回了京城,那一切就好办了,可是却偏偏却上了刺杀,还阴差阳差的来了落霞院疗伤,知心,此时想必引起了心底的伤吧。

不能让自己的属下白白牺牲。

吱呀,门半开着,一个睡眼惺忪的少年没好气的看着门外二人。

“你说什么?晗王府今夜暗卫出去频繁”那一厢晗王爷向是突然注入了新血一般,活力十足,而这边,曦王爷却突然像受了什么沉重打击一般,气氛低迷沉重。

“晚上,你们休息,我留守。”影,他是一个不爱说话,或者他没有说话的习惯的人,但这几日来和他们相处久了,他也会不自觉得会说上这么几句。

女人疯狂的推开眼前的烛台“怎么可能,之前不都一直在吗?为什么,突然会联系不上,他去哪了,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