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42章:星落云散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星落云散

得到答案,苏放浑身上下杀气爆发,先天境界的威压,笼罩方圆百米。

最终,在黎明第一道曙光划破天际时,第一道神识,成功诞生!

“呵呵,假的,都是假的!”

怎么看都不腻歪,越看越喜欢。巴不得朝夕相守,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永不分开。

又笑道:“只可惜萧小姐和李小姐,怕是无法念完学业了。”

俞皇后含笑道:“姑娘家读书,是为了知事明理。萧语晗和李湘如皆是蕙质兰心之人,在莲池书院读书四年,皆十分出众。最后这一年,不读也无妨。”

在谢钧看来,温顺听话的谢明曦绝无胆量招惹盛锦月。定是任性骄纵的谢云曦颠倒是非黑白!

鲜花着锦,不过如此。

那位名医沉声道:“草民自当尽力而为!”

俞皇后这才张口答道:“蜀地送来急报,地龙作乱,有两个郡县遭了灾,死伤了不少百姓。皇上召了阁老尚书们商榷赈灾安抚之事。”

方若梦气得俏脸煞白,全身簌簌发抖,嘴唇不停打颤。想说什么,脑子却一片空白,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身为女子,再聪慧再出色,最终的归宿总是嫁人生子。名门闺秀们到了适婚之龄,家中择亲事也都颇为慎重,开明一些的,让女儿借机相看未来夫婿一回再定亲事也是有的。

可惜,她的身姿再优美,也未能令四皇子动容。

那个冒失鬼身手也不错,可惜运道不佳。在闪身的时候踩中了地上的石子,脚底疼得钻心,差点被绊倒。诶哟一声叫了起来。

惊魂未定的尹潇潇,压根没留意对方是男是女,怒气冲冲地瞪了过去:“喂!你也太冒失了吧!”

说来也奇怪,这些时日便像见了鬼似的。她们一出门就要遭殃,莫名其妙地就会摔跤,走路踩中石子,头上落鸟粪……什么倒霉晦气的事都能遇上。

“再慢慢养着便是,或许日后会彻底好转。”

魏公公一脸忧急的来了。

整整六年的女子生活,在他的心里会留下多少难堪的印记?

……

而他,却未收到任何邀约。

谢钧怒火万丈,咬牙切齿:“我谢钧一生堂堂正正,竟生出这等恶行无状的东西!来人,动家法!我今天亲自动手,打死这个孽障!”

身为公主了不起吗?就可以这么欺负人?

六公主短短的两句话,立刻令谢明曦睡意全无:“明曦,半个月之后,父皇春猎,令我随行,或许会召你一起伴驾。”

是正经的朝廷武将!

不过,若能顺理成章将谢明曦留下,也是好事一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谢明曦定难翻出风浪……

之后数年,不管她如何调理,如何努力,都未再有身孕。而深爱她的丈夫,需要子嗣,不得不纳妃嫔入宫。很快,一个接一个的庶出皇子出世。

“皇上愤怒至极,命殿外的御林侍卫动手将宁王殿下都制住!只是,侍卫们不敢伤了宁王殿下,倒闹得愈发难看。宁王殿下还动手打了佟尚书!”

……

林微微很快凑了过来,半开玩笑半是打趣:“谢妹妹,我怎么觉得你像是故意在顾山长面前表现?”

只要盛锦月没当场翻脸就好。只要她诚心弥补,“裂痕”总有消去的一日。

教完琴曲后,杨夫子便要起身离去。

萧语晗张口说起了谢明曦来信之事:“……这一段时日,宫中内外出了不少事。七弟妹惦记梅太妃,特意写了信来。”

李湘如倒是更欢喜,一把握住谢云曦的手,亲热地喊道:“妹妹有喜,我心中亦是欢喜。殿下若是知晓,也一定分外高兴。”

没想到,这个在书院外晕厥的少女竟大有来头。

点翠颇有眼色地凑上前,扶住谢云曦的胳膊:“奴婢伺候二小姐上马车。”

谢明曦眼皮都未抬:“我累了,先回碧水阁。”

六公主神色自若,随口笑道:“没什么。”

谢明曦所有的怒气,在六公主坚定的目光下悄然消散。

一个满头珠翠姿容妩媚的宫装丽人,正和另一个相貌秀雅的宫妃下棋。

“莫非,殿下其实藏了什么惊天的秘密,不愿让任何人惊觉?”

谢明曦又补了两句:“顾山长和一众夫子今日点名表扬了我。说莲池书院开设十余年来,能考满分的学生绝无仅有,只我一个!”

这屋子里,哪里还容得下旁人。

四皇子身体紧绷,眼中闪出幽暗的火苗:“李默!你问这话是何意?”

谢明曦深深地看了夫婿一眼,淡淡道:“确实没人能救齐郎中。齐郎中犯下死罪,非死不可。只要他一死,此案便能了结了。”

李湘如:“……”

谢钧在书房熬了一个晚上,反复斟酌言辞修改家书,愣是写了七八遍,才算将信写好。当夜入睡时,枕上又落了一把头发。

师徒四年,谢明曦并未刻意遮掩自己的本性。

然后将淮南王府狠狠夸赞一通:“……淮南王府是王室宗亲,淮南王雄才大略,颇得圣眷。淮南王世子性子虽耿直了些,也当得上英明神武四个字。盛公子更是千里无一的出众少年。穆大人许以爱女,得此佳婿,着实令人艳羡。”

别人这么夸也就算了。刚和淮南王府翻脸的谢钧,说出这等话,怎么听都怎么怪异。

河间王笑容略略有些僵硬,莫名地有些紧张。

“李二小姐才貌兼具,也是百里无一的名门闺秀了。只可惜,偏偏被谢三小姐牢牢压着一头。每次都只第二名。”

俞婉就是最好的例子。身为俞家女,以后嫁为谢家妇,日子不知何等难熬。

俞太后冷笑一声:“哀家现在已经不中用了。”

……

怪不得谢钧铁了心要和永宁郡主和离。

她这个大丫鬟颜面难堪不说,地位也随之岌岌可危,岂有不急之理?

芳巧全身一个哆嗦,不敢再迟疑,忙应道:“是,奴婢领命。”

话音未落,丁姨娘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明娘!”

……

同窗们嬉闹,谢明曦袖手旁观,看戏看得正热闹。闻言笑道:“已经结业了,我这个舍长说话也没人听。你找我可没用!”

关键时候,竟然不向着我!

少女们这一席,一个个都已喝多了。到底是未出阁的少女,平日从无饮酒的机会,酒量浅薄。第一次喝酒,喝上几杯便不支了。

“你也别再喝了。”谢明曦随口笑道:“大家今日都喝得不少了,酒宴就此散了吧!”

三皇子一服软,人家夫妻两个也干脆利落得很,先将人领走,再登门赔礼。明摆着愿意继续退让。

……

顿了顿,又苦笑道:“母妃没用,不得你父皇的欢心。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取而代之的是难熬的百无聊赖。

阿萝一个人读书,未免孤单了些。既是要找伴读,索性让霖哥儿他们几个一起读书。

那样美好的时光,怎么就一去不复返了呢?

待换了干净的衣物回来,赵长卿笑着打趣谢明曦:“七弟妹今日沾了喜气,说不定很快就会传出喜讯。”

染墨瞬间了然,泪如雨下:“娘娘,溺水身亡的不是七皇子,是……是六公主……”

明明是男儿,却被逼无奈地穿起少女罗裙,和一群未成年的少女做同窗。而他的兄长们,俱在松竹书院就读,有伴读有同窗,年龄稍大一些便能听政议事。

盛渲昨日去穆家赔礼,枯坐了半日才见到岳父的面。

谢明曦显然听出了俞太后的话中之意,微笑着应道:“多谢母后盛赞。”

李太皇太后回了寝室,躺到了床榻上。

她的儿子坐了龙椅。她在宫中再无对手!

短短片刻,谢明曦便已将心头的翻涌不息按捺下去,面上微笑如常。

五圈跑完,尹潇潇满面自得,五皇子满心郁闷。

六公主击鼓击出了乐趣,从咚咚的节奏,变为咚咚咚,再变为咚咚咚咚。很快变换自如,堪称“击鼓天才”。

另一个家丁也是一脸为难:“三小姐有个好歹,奴才两个便是赔上这条性命也赔不起。”

丁二今年三十多岁,做了二十年车夫,驾车极有经验。马车又快又平稳。

李太皇太后目中闪过强烈的渴切和希冀。很快,这抹光芒又被戒备取代。这也是在宫中活了数十载之人的本能反应。

贤太妃静太妃也日日提心吊胆寝食难安。

这是生生要将平王磨搓至死啊!

俞太后掌控后宫,恩威并施。梅太妃最是安分守己,倒是静太妃,在病中还上蹿下跳……今日过后,定是要老实一阵子了。

鲁王府闽王府相隔不远,步行不过盏茶功夫。晚上相约一起用晚膳亦是常事。

罢了!拼了这一回!

立储一事,帝后心照不宣。

建文帝住在椒房殿,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俱都在俞皇后眼中。私下服药之事,建文帝自然想瞒下。

俞皇后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仿佛洞悉了芷兰心底所有的惊疑猜测。

俞皇后的屋舍和顾山长的屋舍相邻,屋舍里的陈设也相差无几。雅致简洁,除了必要的桌椅床榻梳妆镜之外,别无长物。

“娴之,今日我问了学生,女子为何读书。”俞皇后兴致勃勃地说起了今日上课的情形,谢明曦的一席话,被一字未露的学了一遍。

“正因为她聪慧过人,她才更清楚自己将会面临何等的尴尬境地。”

在危急时候,一个人的本能反应骗不了人。六公主这般在意她的安危,宁肯自己摔倒,也要护着她。

俞太后用力咬紧牙关,口中隐隐有了一丝腥甜。

卢公公咳了许久,直至咳出一口浓痰,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疲倦又颓然地靠在被褥上,冲芷兰挤出一个笑容:“你日日在太后娘娘身边当差,就别总惦记我了。”

林微微和谢明曦是同窗好友,陆迟和谢明曦也算熟悉。只是,今日见到浅笑盈盈的谢明曦时,陆迟心中忽地涌起复杂又微妙的唏嘘。

同窗少女们七嘴八舌,说笑个不停。

众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