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31章:九年之蓄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九年之蓄

“陶小姐别担心,他情况已经稳定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因为内伤比较严重,需要多休息,所以暂时还不能离开重症监护室。”

容析元一看老爷子这副表情就感到不舒服,好像谁欠了容家似的,在他印象中,老爷子从未对他有好脸色,他习惯了,他无所谓。

尤歌眼前一亮,脑子里灵光一现,蹭地上去抓住这姑娘的手,水灵灵的大眼闪耀着神采,略显激动地说:“妹子,把衣服脱了可以吗?”

赫枫出自世家,从小受家族熏陶,对茶情有独钟,在国外留学回来之后开始继承家业,把隆青市出产的茶叶买到更多更远的地方去。

“赫先生,今天来了一对情侣,听口音像是广东腔,他们连续换了三个包厢才消停,每次都说包厢不是他们喜欢的风格,但我觉得他们好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打量得太过于细致了。”

颤抖着说完,尤歌再也坚持不住,两眼一闭,晕了过去,只是,在她嘴角还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因为知道终于等到了想见的人。

有一只小奶狗比香香还更粘人,抱着尤歌的腿就不放,嘴里呜呜呜的,像是婴儿在索求家长的抱抱。

尤歌默默站在容析元身后,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看到一个女人倒在她老公的怀里,虽然她知道翎姐是身体状况太差,可在这一刻,尤歌还是不能免俗地感到一阵酸涩。

翎姐喝了两口水就躺下了,容析元不放心,要等翎姐睡着了才离开,尤歌这回也不傻,就在这陪着。

佟槿不知从哪里找了一个小小的环保袋,将馋馋放在袋子里,袋子挂在他的脖子上,他用手托着袋子,馋馋就从里边伸出脑袋东张西望……它似乎也知道大海很危险,时不时露出怯意,可是有主人的陪伴,它很快就不害怕了。

老人嘴角牵扯着苦涩的笑意,自嘲中带着几分凄凉,心里暗暗叹息……说到底,都是他当年太固执,做了很多错事,才会导致今天这样的结局,明明是自己的亲孙儿,可就是无法和睦相处。他知道,容析元还在为某些事记恨他,心里有疙瘩。

好在两个宝贝也确实乏了,没坚持多久就昏昏欲睡,眼皮一耷一耷的,不一会儿就呼吸均匀了。

容析元松了口气,只要孩子睡着,一切都好办,否则他今晚可就要难受了。

容老爷子脸色一沉,每次看到孙儿这表情,他就来气!

“不能太便宜容析元了,买一送二,这么好的事,他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耳边静默了几秒之后才传来他的冷哼:“郑总,既然你说得这么肯定,那我就静候佳音了,还有两天时间,希望你们别忘我失望。”

容析元这么做,即是对尤歌的疼爱,同时也在要为她怀孕而准备,首先要把她养肥一点……总之,现在容析元每天都显得精神抖擞的,对尤歌的照顾更是前所未有的体贴。

龙晓晓发觉尤歌的变化,她可不知道人家两口子的事,顶多知道尤歌是结婚了的,可不晓得在计划怀孕。

可现在,她就要走了,才来这里没多久呢,比她预期的更快离开。

这一呆,还顺带脑子一抽,脱口而出:“我也想你陪着睡。”

两个小萌娃,加上一个装嫩的“大萌娃”,三个人就这么眼巴巴望着尤歌,期盼的眼神,她还真招架不住。

这张chuang确实很大,就算是躺四个成年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许炎走出了病房,脸上的表情才松了下来,清晰可见他双眉之间的苦涩。

自以为是的平静,就这么被容析元的生死所打破,尤歌几番差点昏厥过去,可都还在强撑着,如凌迟般的痛苦和恐惧在折磨着她,墙上那一盏手术灯,成为最最刺眼的光源。

现在明白了,难怪许炎那么自恋呢,原来是遗传!

尤歌的原因了,原来你是早就这么打算的,有眼光,哈哈哈,不愧是劳资的娃!”

这么兜兜转转的,大溪地黑珍珠首饰全套又回到了尤歌手中,如今,珍珠的光泽历久弥新,几年过去了依然是美得令人目眩神迷,并且还有别的首饰无法给予的亲切感。

一个两岁的小男孩儿正笑呵呵地望着尤歌,奶声奶气地喊:“阿姨……阿姨……”

喜事?嗯,确实是喜事,容析元带着另外的女人去国外了,这对许炎来说能不是喜事么?

“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郊游吧?

一场虚惊过去,围观的人们很快散去,像是很健忘,刚才对宝瑞持怀疑态度的人,全都照常有说有笑地继续逛,仿佛不知道刚过去的事件是差一点把宝瑞毁了!

沈兆看出尤歌的疑惑和震惊,不由得冷笑:“吃惊吗?告诉你,这是少爷在你怀孕的时候就定下的,本来打算在你生孩子之后给你惊喜,少爷觉得你和孩子应该在那里住。可你却走了,不给少爷机会……呵呵……还有,没人告诉你吗,以前你见到的那个何碧翎是假的,真正的何碧翎是被她孪生妹妹冒充了,叫何韦彤。半年前,少爷亲手将何韦彤个送进了监狱……还有,少爷没对你提过,曾经在香港你们遭遇的车祸,其实是一起针对你的袭击。少爷不想你担心,暗中调查幕后主使,就是何韦彤。你如果有脑子,就该想想,为什么少爷明知道你父亲做了什么却还要娶你?他默默为你做的事太多,这些难道还不够说明少爷是真爱?连仇人的女儿他都能当宝一样捧着,你还有什么不可原谅他的?你那点委屈,比起少爷,又算什么?”

容析元是个有洁癖的男人,养狗也能看出来的,他为狗狗们请的两个保姆每天都会将狗狗打理得干干净净,时常都会带狗狗们检查身体,该打的疫苗可一个都没少。这样,狗狗们可是比别家的都要健康呢,尤歌和狗狗在一起也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健康。

“何碧翎,原来你一直都是这个目的,你……不得好死!”尤歌愤怒地冲上抓住了何碧翎的衣领,举起手臂,啪啪两耳光狠狠打在何碧翎的脸上!

“什么?我第二天问你,你不是说什么都没发生吗?”容析元彻底惊悚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嗯,拍仔细点,手别抖啊!还有,小心不要被容析元发现,不然我们会很惨。”

“郑皓月,我和容析元之间的事,与你无关,我再说一次,我是来拿户口本的,没空跟你瞎扯。”尤歌不温不火的态度,对郑皓月来说才是一种蔑视。

尤歌羞愤,银牙紧咬:“展销会又不是你办的,你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商家而已,凭什么能阻止我去?”

容老爷子慈爱地笑笑:“那是当然了,我要陪陪两个小家伙,如果不是香港的事务还需要我处理,我真想在这里住着就不走了。”

最倒霉的是苏慕冉的一位高中同学,想要挑战苏慕冉这尊女金刚,专门去学了几天散打,之后跑去找苏慕冉过招,说如果他赢了,她就当他的女朋友,结果……这位可怜的男同学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

“真是个馋嘴,还想天天玩,看来今天要先把你喂饱了再说……”他沙哑的声音饱含**,酡红的俊脸泛着迷人的光泽,小麦色的肌肤隐隐有细汗,越发显得强健有力了。

又走了?

警方在全力搜捕歹徒,容析元在医院守着尤歌,他今晚是不会出现在展销会了。

尤歌微微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又住在这里,否则她会更不舒服。

可容析元说这没什么,说尤歌只有95斤,太瘦,说她应该再长点肉。

他现在太虚弱了,一年多的时间里全靠营养剂支撑着生命,四肢那么久没动过,突然一下子要走路,事实告诉他……不行。

“岂有此理,哪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你把容家当什么了,这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吗!”

“口无遮拦,简直太过份了!”

他心里,最怀念的,最想听的,还是她用稚嫩甜腻的声音喊“大叔”。

尤歌是真的没有把握能收购成功,因为她的对手是容析元。据她所知,容析元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过败绩,只要是他看上的公司或机构,最后都会被他纳入麾下。她不会傻到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在目前的阶段与他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