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27章:牧豕听经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牧豕听经

当然,左岸才不是豆豆那个傻缺,会抱着豆豆一起滚,左岸把豆豆有腰带扯下来,然后将一头绑在豆豆的腰上,另一头自己拿在手上……

凤轻尘和二皇子并不熟,告罪一声,说九皇叔不方便待客,把北陵凤谦和司徒将军丢在花厅,只带着御医去九皇叔的卧室。

学子们叫嚣不停,九皇叔的护卫默不做声,仔细地将自己的刀包好,免得等伙出手时,刀刃伤了人、见了血。

“没错。”

“不行。”凤轻尘想也不想就摇头,九皇叔挑眉:“嫌少?”

凤离嫡女不相信族人,这绝对不是好现象,可偏偏他们不能说凤轻尘半句不是,因为族内确实有人不可信。

幸亏凤离族财大气粗,留下来的东西够多,不然这些人肯定会活活饿死在雪地里。

皇上这是不相信凤轻尘,那些来探病的人也不相信凤轻尘,可十位御医诊治的结果,却和孙思行一样,甚至比孙思行说得更严重。

三天过去了,城内搜了个遍,依旧没有找到刺客的下落,翟东明说刺客肯定出城了,请求皇上下旨,在全国通缉刺客。

“融睿,小小的事,我们自有打算,你不必担心。只是在皇陵思过三个月,并不会要她的命。”吃点小苦头也好,九皇叔并不是舍得孩子吃苦的人,当年奶宝吃的苦可一点也不少。

奶宝又和凤轻尘说了一些,他们在皇陵遇到的事,奶宝是个贴心的好孩子,只挑好玩的事说,即使饿得快要死掉这件事,从奶宝嘴里讲出来,也只是一件小事。

他见识过那条双头扁蛇的速度,这些小花蛇虽然没有双头,可也是扁头蛇,相必速度也不会慢到哪里去。

战火连天,这座岛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热闹,整座岛好像鲜活了起来。

随手接过下人递上的帕子,略略擦了脸上的灰尘与汗水,便递给了凤轻尘,这一举动熟稔无比,好像做了千百次一样。

饭后喝茶不是好习惯,容易消化不良,凤轻尘一向不喜欢喝茶,可九皇叔不同,他饭后必喝一杯茶,凤轻尘也劝过,九皇叔什么都没有说,只看了凤轻尘一眼,之后依旧如顾。

说到夜城的产业,苏文清就来精神了,但嘴上还是谦虚的道:“运气好罢了。这一趟也不过是百来倍的利润,算不得什么。”

“琉璃很贵。”

凤轻尘也没多问,乖乖地去跟着太监,去给那七个士兵换药,至于九皇叔呢?

“吧吧吧……”玉粒停止了颤动,就在凤轻尘以为玉粒没有作用时,却听到玉粒碎裂的声音传来。

凤轻尘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双手撑在身后准备起来,却被九皇叔按住:“别动,有伤口。”

没有丫鬟,凤轻尘就打算自己喝,她伤的是腰侧又不是手,可是……

什么年少有为,什么武林新秀,全都是笑话,和九皇叔、暄少奇一对比,他什么都不是。

“李玄月,玄月宫大小姐。”李玄月傲气十足,清秀的面容绷得紧紧的,在西陵长公主面前毫不示弱。

尼玛,这都是什么事儿,明明是左岸把人抱来的,为什么背黑锅的就是她。

“凤轻尘,好,你很好。”谈判破裂,西陵长公主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走了,就如同她来一般,引来众人一阵热议。

苏文清看到这个情况,脸上微慌,脚步也有几分凌乱与急切,匆匆忙忙赶到密室,就看到一黑衣银面的男子,捂着心口处的断箭,躺在地上。

“凤姑娘,你可想知道,我当日和你说的秘密是什么?”旧事重提,凤轻尘并不放在眼里,可是九皇叔却忍不住一颤,不等敏夫人开口,九皇叔就先一步道:“放了文清,本王放连城一条生路。”

“九……”敏夫人张口,九皇叔本以为,她会把“九卿”两个字叫出来,可偏偏敏夫人顿住了:“没有天子剑,那就把凤轻尘交给我。苏文清和她,我全部给你,你意下如何?”

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两小丫鬟心中暗暗焦急,小姐要是对不出来,可就丢脸了,她们有心想要帮忙,可是……

“听他们叫,应该没有错,除了王家大公子,这天下也没有第二人有这等风姿。”宝蓝长衫男子眼中满是赞叹之色。

王锦凌来了,玄医谷更热闹了,九皇叔周身的气息更寒了,看王锦凌的眼神,就像是冷刀子在飞。

“凤大夫,这五具尸体,都是吃了云家药铺卖出来的药而死,突然暴弊,他们所用的药材,又完全不相同。”府尹卫学良卫大人,很客气的跟在凤轻尘的后面,详细的说明,这些人死的时间与死状。

解剖,是医术不是妖术,以后见着她开膛破肚,这些人的接受力也会高一些。

赤炼水和郭保济相视一眼,很干脆地换上了凤轻尘提供的衣服,这算是对凤轻尘的认可了。

“小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佟珏、佟瑶也不甘势弱,紧随孙思行而来。

至于王锦凌,他倒是想要进凤府,和凤轻尘聊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可想到九皇叔今晚的宴请,王锦凌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除了严家,不想让她活着的人并不少!

凤轻尘甜蜜够了,将小纸条小心收好,又拿出红包里面的其他东西,一张地契,是九皇叔在城外的别院;一条梅花脚链,和一枝梅花发钗。

景阳前脚走,凤轻尘后脚就把请柬丢了。她吃饱撑着了,也是去九王府盯九皇叔吃饭,而不是跑去听景阳讲学,景阳要卖弄他的男性魅力,也得看对象。

凤轻尘正好背对着来人的方向,看暄菲这样也忍不住侧身一看,然后她亦跟着愣住了。

“不管是谁,有大小姐在,那人都逃不掉。”大长老想到自信满满地凤轻尘,一脸骄傲。

三长老犹豫半晌,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出来:“大长老,你说大小姐这次查奸细,会不会把战王当年遇害的事也翻出来查。”

十八骑之一摇了摇头:“我们在这里,没有找到过吃的。”全是死人,准备吃的给鬼吃吗?

饿,实在是太饿了,再饿下去,他们真要吃土了。

符临看了一眼四周,说道:“时辰不早了,轻尘你要办什么事,我陪你去?”

他出来一趟容易嘛,他连王锦凌和苏文清都没有去找,第一时间就来到凤府,结果他看到什么?

看凤轻尘放下了身段,九皇叔眸中的冰冷也因此消退了三分,现在是非常时期,他绝不允许那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威胁到他的地位。

鬼将反手拿出放在身后的长枪,枪头向凤轻尘……

“我出去看看。”凤轻尘看了一眼,与鬼将缠斗的九皇叔,确定九皇叔不会吃亏后,便带着兵符走了出去。

“伤在头顶上你要如何处理,这事就这么定了,你随本王来。”说完,也不给凤轻尘拒绝的机会,直接将凤轻尘带到宫殿。

凤轻尘知道自己一时半刻走不了,看着自己一身粘糊糊的,再加上头顶上的伤口也需要清理,便直接对九皇叔道:“九皇叔,轻尘想要换一身衣衫。”

九皇叔加快脚步上前,一把将太医拉开:“伤口怎么这么深。”

看到那伤口,饶了是九皇叔也吓到了,额头上那一块的皮肉直接削掉,都可以深一小截手指进去。

再说了,云潇突然出现在东陵皇城,与她接交,也许有可能就是为了自己的病情而来,云潇说不定早有心里准备。

呼……崔浩亭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玉脸微红:“凤姑娘让你见笑了。”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是最好的,可偏偏他们没有健康,当健康被凤轻尘捧到他们面前时,那一刻他愿意用全部去交换。

蓝九卿根本没有躲的意思,明知被红绫击中,肩骨必碎,蓝九卿还是无所畏惧的迎上前。

不仅九皇叔不信,凤轻尘也无法完全相信西陵天宇,不要和皇子政客谈信用,在那个位置面前,那么多人能杀兄弑父,救命之恩又算得了什么。

北陵凤谦还想求娶安平公主,见皇后开口,当下卖皇后一个好,笑着附和,表示期待。

“据说苏绾小姐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痛起,苏绾小姐只当旧疾复发,按以前的方子煎了药,可不知为何,不仅没有效果反倒更加严重,连夜进宫请太医,却因为众太医都在清衍殿,以至于到凌晨,孙太医才匆匆赶过去。”也就是说,苏绾也是李想事件的受害者之一。

白发驼背老头被九皇叔这么一吓,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公子恕罪,小的只是按殿下的吩咐办事,殿下说公子不喜与美人亲近,不敢安排美人相伴,便用这女儿香赠与公子,好让人相信公子的确是从花舫出去的。”

凤轻尘气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卷着被子,背对着九皇叔……

皇上能力变强了,他只会高兴而不会怀疑,太医们也不敢触皇上的霉头,就算有太医提起,让皇上节制一点,别纵欲过度,可面对粉嫩年轻的宫妃,皇上会承认自己不行吗?

凤轻尘尖叫一声,努力地想要维持平衡,可是来不及了,她已经朝旁边的尸体倒下去了!

“什么人?”凤轻尘并不害怕,要是坏人的话哪里会敲门,再说凤府不比以前,翟东明在这里安排了不少护卫,这凤府,哦不,应该是忠义侯府,这忠义侯府比以前安全多了。

事情已经发生,凤轻尘并不是后悔或者不安,只是觉得丢脸,丢脸呀!

“是。奴婢让秋画她们四人进来服侍小姐。”佟珏与佟瑶不再多说。

“咚……”那侍卫,冲向前,单膝跪下:“殿下,苏绾小姐在狩猎区,遇到一条大蟒蛇,那……”

蜥蜴人定定地看着凤轻尘,好半天后……蜥蜴人轻轻地摇了摇头,拒绝了凤轻尘的提议。

一路打打闹闹,萌宝和师兄二人总算到了皇陵。皇陵有重兵把守,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但凤离挚既然请了人来,肯定是提前打通了关系,给师兄准备了一枚太医院的牌子,说是奉命给那位小少爷看病。

“好。”师兄这才放心,提起药箱,在小兵的带领下,朝清歌和蓝景阳儿子住的地方走了……

他是大夫,在大夫眼中只有病人……

“你这是自谦了,你能教他的很多,不然孙太医也不会让思行拜你为师。”人就是这么奇怪,之前看你不顺眼,就觉得你什么都不顺眼,现在看你顺眼了,就觉得你哪都是好的。

“我和世子一样,我也要照顾凤轻尘。”唉,九卿呀九卿,你的对手不少呀,好在我不会和你争了。

“哼……果然是想要引我上勾,血衣卫准备这一出戏很久了吧,想要拿我?你们有那个胆子吗?”凤轻尘似乎早就预料到一般,完全不在意被人包围。

她终于明白,什么叫蓬荜生辉了,她这大厅不算奢华,可因为这两个不分轩轾的男子坐在这里,却生生将凤府的大厅拉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都算什么事儿呀。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家虽然受南陵锦凡的事影响,全部家产充公,男子斩首,女子卖入教坊,可仍有一小部分逃脱了。

那人,藏得太深了。

百鬼宫能在东陵水军中安插奸细,可见他们早有准备。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九皇叔在海上的安排,之前没有任何人知晓,百鬼宫这一次肯定要栽跟头。

“不可能,王不会骗我们!”百鬼宫的人坚定的说道。

九皇叔满头黑线,在凤轻尘的脑袋上敲了一记:“笨蛋。”

鬼将战斗力非常高,甚至能指挥鬼兵。1;148471591054062

十八骑也不需要多说,除了伤得最重的三人,其他人都挥刀冲出火圈,砍向外面的鬼兵……

凤轻尘一路往前,毫不畏惧的在鬼兵中间前行,凡是有挡路的,皆一刀削过去,下手毫不留情。

九皇叔依旧是往前冲的姿势,身子前倾,身上的衣袍迎风飞舞,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能前进半步。

诚1;148471591054062如九皇叔所想的那般,陈家所求不小……1681秘道,你会怎么做

饶是九皇叔,也轻易不敢让人去查,得罪一两个官员无事,可把满朝文武都得罪了,就是皇帝也吃不消。

“那我们早一点,万一这两人真搅和在一起,可不能让蓝景阳跑了。”凤轻尘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票。

“不过一天的时间,就把整个皇城翻了一遍,九皇叔果然权势滔天。”蓝景阳这话带着三分羡慕,七分嫉妒。

东陵皇城内,还有比凤轻尘的别院,更安全的地方吗?473这不公平,本姑娘输得起

就在凤轻尘抱着小孩,快要被挤到边缘时,左岸师父解决了拦路的杀手,一路杀到凤轻尘身边……

“这是谁?”左岸一惊,身上的气势本能的张开,小孩吓得全身发抖,嘴唇直哆嗦,死命地咬着唇,大眼布满惊恐与不安,额头瞬间沁出豆大的汗珠,精神完全处在半崩溃的边缘。

从今天起,太子在九皇叔心中,再也不是独特的存在,既然太子不肯面对,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我徒弟在皇城是什么名声,你们血衣卫又是什么名声,这事说出来谁对谁错,明眼人都明白,你们血衣卫与顺宁侯府勾结,污告我徒弟,现在还对我徒弟用刑,以图屈打成招。林大人,你等着,天一亮我就去大理寺告状,看这件事谁对谁错。”

“当兵的能打就行了,好不好听有什么用。这件事与大人无关,大人只需要转告他们,限半个时辰内离开,不然我们这群无能的兵,就要亲自送他们出城了。”幕僚憋了一肚子的气,看到九皇叔把明微公主那群人丢出门,正拍手叫好,哪容得他们再进来碍眼。

天价悬赏不仅仅吸引了杀手,还吸引了无数想要那笔银子的人,就如同当年的陆家,只因为银子,就被西陵一锅端了。

只因为她一时兴起,与王锦凌独自下山,便有三天鲜活的生命就此葬送,她自己都厌恶自己,可也仅仅是厌恶。

呃……凤轻尘被挤到一边,默默地让出了位置,把手上的刀一丢,拍了拍手上的土。

凤轻尘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玄霄宫的方向若有所思,身上似有化不开愁绪。

攻城的时候,这些人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在普通士兵的掩护下,这些人第一时间冲到城墙下,有几个轻功卓绝的,甚至直接脚踏城墙,往上冲了……

九皇叔一到凤府,就有下人告诉他,凤轻尘两天一夜都没有合眼,听凤轻尘说要休息,哪里会拦着她,立马派人送凤轻尘回房。

“轻尘……”九皇叔开口,说出自己失态的原因:“在宫里,听到暗卫来报,说你早产。我心急如焚,恨不得代你受之。”

这样子,怎么能叫人不生气。

南陵锦凡瘫痪在床,已经成了一个废人,绝无恢复得可能,现在人在夜城。

天知道,他有多怕凤轻尘出事。

为了放松对方的戒备,凤轻尘这段时间特别乖,紫情她们对凤轻尘也越来越放心了,时不时就和1;148471591054062她提一些玄情阁的事情,凤轻尘对这个玄字门派也越来越了解。

王锦凌想要欺负他儿子,做梦。

九皇叔听到这话,当场就沉下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