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24章:饭粝茹蔬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饭粝茹蔬

“敢问师傅,这朱果哪里有?”滕青山询问道。

猛然的一记出拳,就如拉开劲弓,『射』出凌厉一箭!

“第一统领竟然是滕青山。”

“是,师傅。”滕青山也不多说,一躬身便退离开去了。

他的力量并非灌入飞刀内部,只是一些内劲进入内部,而身体力量是作用在飞刀外部。

“达到后天巅峰,你应该知道了。这第二条,‘精气神’,我得和你认真说说!”诸葛元洪说道,“这‘精’,乃是人体之精,也就是精血的意思。人生在世上,呼吸天地之灵气,吃五谷杂粮,都能化为人体之精!这人的身体,‘精’是根本!”

“近了,近了!”滕青山全身放松到极致。

因为它,才诞生出赤鳞幼兽,赤鳞兽,才和这‘黑火灵果’息息相关。

黑火灵根,蕴含的其实是一种‘生命特『性』’的能量,这种能量,能孕育出生命‘赤鳞兽’,也能孕育出‘黑火灵果’。

冀鸿自从断臂后,已经没有那股斗志了。

有些东西是金钱都难买到的,如玄铁,如更高的万年寒铁、暗金神铁等,而这赤鳞兽鳞甲也是。

冀鸿紧接着道:“不过,赤鳞兽吞下‘黑火灵果’,会再一次生长,变得更大。同时逐渐蜕变……这一个过程,估计还有一个月时间。而蜕变成功的赤鳞兽,那将变得非常可怕。连先天强者也忌惮!从它那夺鳞甲,很危险。”

“要穿越深潭进入地底,全身都会湿掉。不过这司马庆,还真是财大气粗。足足一百两银子的一张银票,都没放在羊皮包裹内。不愧是先天强者,不在乎那么点小钱。这包裹内,又是什么呢?”

呼!

待到无人处,爆发出最强实力,解决对手。二人,都对杀死对方有十成把握!

“蓬!”

“躲的挺快嘛!”银发老者冷笑道。

“呼!”“呼!”

赤鳞兽发出疼痛的吼叫声,庞大的身躯被打得翻滚起来。

在场的武者有几个过去亲眼看过岩浆?

岩浆湖也就数十丈一个弧形通道,而且,岩浆河流只有一边有宽阔通道。加上靠近岩浆湖太热,就是一流武者,最起码离岩浆湖边两三丈。靠的太近,耗的内劲太惊人。这就使得——岩浆湖周围那片空地,最多住下两三百人。

“没你们快。”冀鸿吩咐道,“青山,领头,先上去。”

“在这么热的地方,一直住下去?老天。”

“是青湖岛的!快逃!”对方一群人,其中一人猛地一声大喊,顿时那群人毫不犹豫落荒而逃!

“哈哈,杜老九。那个马贼首领,轻功比你们差了不太多。有一群亡命之徒为他拦截,他早逃掉了。”这时候,冀鸿他们三人也到了,冀鸿只觉得心里畅快的很:“人算不如天算!你青湖岛,注定没那个命!”

……

乌岱嘿嘿笑道:“少岛主,你地位高,我就一个小人物,你给了我秘籍,还怕我欺骗你?”

古世友和那略胖中年人只能点头应是,这次对外宣称是古世友带领人马,其实这支人马中第一高手,是古世友的师祖‘杜九’。

“好,好。”精瘦汉子沿着火热岩浆通道旁边前进,只是,他距离岩浆边最起码有数丈远,因为愈是靠近,那泛起的热气愈加可怕。

朝藤曼下的洞『穴』里逃?对方进入洞『穴』,也会很快追上。

“那洞『穴』里面,可有黑火灵果?”滕青山直接询问道。

“不对!”

不出意外,冯无血就是未来的铁衣门门主,铁衣门当然好好培养这冯无血。

“即使查不出,他一旦来了,黑火灵果我就难夺了!嗯,大事要紧,待得我夺了黑火灵果,再灭了这个滕青山!哼,再毁尸灭迹,诸葛元洪肯定查不出!诸葛元洪啊诸葛元洪,谁让你帮魏巫崖的,这次怪不得我了!”

滕青山决定,全身心琢磨研究,创出五行枪法的第四招,属于火属『性』的枪法!

滕青山和冀鸿也连赶过去。

……

“客官,你的大盘羊肉!”旁边小二端着盘子跑过来,将菜肴放在桌上,“客官请用。”随后转身便离去,可是他走开的时候却碰到了这名男子左臂。诡异的是……那左臂的袖子却被小二带的飘起来。

“真小气。”护卫低声咒骂道,“我的战马也花费了近百两银子,也不多给一点。”那护卫飞跑着,也暂时地跑上货车,坐着货车了。

咚!咚!咚!

“咳!”

滕青山略显惊讶地看了一眼那关绿,而那关绿此刻也看向滕青山,依旧冰冷道:“滕都统,你认为呢?”

冀鸿随即朗声道:“在场的所有人,听清楚了,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赶往火焰山!今天,大家好好休息,黑甲军士兵,明天重甲都不要穿了,在火焰山中,根本无法骑马。不必带马,也无需穿重甲,穿一件内甲即可。”

滕青山目光一凝。

凭空一个族人没了。

滕青山有了决定,大家只得遵命。

天『色』已黑。

“青山兄弟,年纪轻轻!我自问勤奋、天赋、奇遇都有,年轻一辈比我强的应该不多,可这青山兄弟……”朱崇石在海外闯『荡』数年,也有过生死经历,有过奇遇,他从来没放松武道磨练。

诸葛元洪眉『毛』一掀,能称之为紧急信件,绝非一般,诸葛元洪皱眉接过,展开信纸,一阅读,随即便笑了起来:“哈哈……真是一个惊喜,青阳师弟,你来看看。”

“你先退下。”诸葛元洪说道。

这三人虽然厉害,可是……

“嗤——”靳涛低头看看左臂,左臂上有一道巨大伤口,即使封住『穴』位,依旧在缓缓流血。

滕青山站在峡谷底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头妖兽应该就生活在火焰山,长期在这,肯定很熟悉。要找到它,怕是有难度。”滕青山定下心来,行进在峡谷中,仔细地观察着峡谷周围,想要寻找到一些踪迹,然而,在这峡谷中,搜寻了许久,将峡谷周围搜寻一个遍,滕青山都没找到那妖兽的踪迹。

也就是说,滕青山将会直接名列《地榜》第六十一位!

“来的越多越好,最好,来些真正的强者。”滕青山很是期待。

“朱兄,咱们损失怎么样?”滕青山询问朱崇石,朱崇石脸上浮现一丝悲哀之『色』:“我麾下的八十名护卫,死去三十六位,重伤十八位。其他的,也大多有着轻伤。也就是说,还能一战的,只剩下二十六人。”

“咻!”

一道人影撞碎了客栈窗户,窜到了外面,显得有些狼狈,正是孟田。

同样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却有内劲辅助,出枪速度瞬间快了六七成!

“哈哈……要谢,就等到了你那,让我这些兄弟们好好歇息一晚上吧。这半个月一路劳顿,大家就是晚上睡觉,都不敢松懈啊。”滕青山笑着说道,现在大家心情都轻松的很,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青山,这是我的结拜兄弟刘虎!二弟,这位,可是归元宗黑甲军的都统滕青山!那可是名列《地榜》的高手,这一次,你哥我如果不是青山兄弟,怕是几年在海外,都白吃苦了。”朱崇石介绍道。

当滕青山他们这群全身穿着重甲黑甲军军士一进入客栈——

那二十几名汉子都立即握住兵器,只是一个个都心怀戒惧。他们看得出来,来人身上能穿着重甲,一旦打起来,他们吃亏。

客栈后院一间大房间内,聚集了数十号人,为首的正是那位孟老。

须知……

“保护好朱九爷,快到后院去!”滕青山下令道。

滕青山一抬头,看着那群弓箭手:“群战中,弓箭手威胁很大,必须得先除掉他们!”

“对,咱们五千好汉,怕个屁啊!”一个个嚎叫起来。

只见滕青山前方的马贼,一个个尽数染血抛飞开去。众多的马贼,好像『潮』水海浪。而滕青山就好像破浪前进的战船!

滕青山猛地一抖手中长枪,长枪仿佛一个风火轮,猛地将周围两丈范围内的十余名马贼尽数砸飞。其中就包括那位大当家!那位大当家抛飞起来的时候,还不敢相信:“我,我也是后天巅峰高手啊,这,这……”他的虎口已经被震裂开来。

滕青山一伸手就抓住了大当家的喉咙,将大当家悬提起来。

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他不明白……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归元宗的高手,就这么厉害?

马车车轮‘吱呀吱呀’的滚动着,宽敞的马车内,这一辆马车内只有朱崇石和他的两名妻子,至于孩子,则是和仆人待在了后面一辆马车里。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六月酷暑,上午时的太阳已经有些毒辣了。

“都统大人!五十万两银子,我,行,行!”大当家连应道。

“收钱?”旁边的滕青虎笑道,“青雨,就是宜城城主,也没资格收青山的钱啊。青山他现在可是都统,按照军职等级,那宜城城主只是和青山他平级!”无论是官府还是黑甲军,都是归元宗控制的。

“哈哈,滕都统,为了等你,酒壶都热了三遍了。”那杨柯揶揄笑道,“不过总算见到咱们黑甲军最年轻的都统了!可惜啊……现在时间不早了,否则,我定要和你喝个痛快!”

当天『色』昏暗下来时,滕青山他们才绕到江宁郡城的东城门口,那黑甲军军营所在,靠着东城门口。滕青山他们一进城后,很快就进入军营。五百名军士也都解散,各回各的住处。

“各位,今天晚上,我在揽月楼摆宴,到时候,大家可得赏脸。”滕青山朗声道,顿时周围响应声一片。在黑甲军中滕青山人缘不错,这时候,大家乐得捧场。和这位前途无量的都统拉近关系。

“你说小雨?”滕青山笑了。

“海外?”滕青山有些吃惊。

不过……

“朱兄,周围可没什么能躲雨的,大家忍忍吧,这夏天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你也让你的人警惕着点。现在咱们进入徐阳郡境内。徐阳郡可是极『乱』的一郡。马贼极多。我黑甲军的威名,怕是震慑不了徐阳郡疯狂的马贼们!”

“嚷什么!”一声大喝。

“哦?”诸葛云惊讶地转头看向滕青山。

依旧一袭黑袍的冀鸿来到了宗主‘诸葛元洪’的书房外,刚走到门口,书房内便传来声音:“二师伯,进来吧。”

“宗主,那朱童可是先天强者,寿命长的很,还不用担心这些吧。”冀鸿说道。

“《烈火枪诀》,给滕青山?那《烈火枪诀》我也看过,有九九八十一招,威力一般。”冀鸿有些迟疑,随即眼睛一亮,“宗主,你是说他滕青山,将那枪诀……”

“青山兄弟,前往楚郡?”

全部杀光,归元宗在千里之外,难查谁是凶手。

“是青鬃踏雪马!”大当家点头道,“那是黑甲军百夫长乘坐的战马!看来这次至少有两个百夫长。不知道,有没有都统级别军官在!”

黑甲军每一名骑兵,都可以说是移动的堡垒,不管是士兵还是马匹,都穿着重甲。其次,普通军士的战马都是价值千两白银的乌纹马。在马贼团伙中,一般就是团伙首领才能骑这等马。

“那些马贼竟然惹咱们,还真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我才杀十一个马贼,身体刚活络起来,还没尽兴呢,他们就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