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21章:顺风张帆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顺风张帆

只是无双景剑刺穿丹田的时候,让秦羽的丹田黑洞略微震『荡』了下,幸亏无双景剑没有刚好刺在‘丹田黑洞’位置,如果正面被刺中,黑洞十有八九要崩溃。

沐浴在金光中的龙皇淡笑声响起:“小心了。”禹皇和玄帝功力也凝聚到极致,身前的两柄神剑也在震颤着,随时准备出手。

这一次父子二人之间关系略微好些,可能无名知道自己父皇要达到九级妖帝,说不定什么时候渡劫飞升,所以才会略微亲近些吧。

“如果大哥不愿意,那父皇不是白跑……”敖无名刚说到这就笑了,“啊,你这个机灵鬼,真是聪明啊,我大哥即使不同意,我一旦告诉父皇,我父皇估计都会直接出现的,到时候还不是一样见面,到时候大哥也怪不得我了。”

单手一指神剑无双景剑,禹皇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噗!”千幻指中真正蕴含攻击的那一道擦过棍影,直接『射』在了青护卫身体之上。

通道的另一端应该就是刚才所在的大殿。

这的宇宙碎金流等于被‘驯化’过了。

“这柄神剑的缘故。”秦羽随意解释道。

即使是超级神兽,才妖王级别,攻击力肯定很低,在飞禽一族地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杀了。

“秦羽,当初的逆央仙帝功力还弱,即使有『迷』神图卷显示最安全的路径,他也只能在外域闯『荡』。当时他的确得到了十二件神器,其中有几件送给了朋友,几件放在了逆央境中。当时你、蛮乾、宗倔都得到了各自的神器,不是么?而且……就是现在逆央境中,还有神器存在,而且就在逆央境的九重天中。”

紫光陡然消散,化为一套衣服包裹在这人身上。

“翠云星!历代牛魔皇陛下所在的地方。”蒙闳很快便回答了,“侯费是由大猿皇照顾的,只是大猿皇神龙见首不见尾,很难去找大猿皇。所以去找牛魔皇陛下问是最简单的方法了。”

“战斧?我看看……”秦羽装着仙识查看的模样。

巨树星之所出出名,便是因为巨树星核心部位有着一棵高的可怕、壮的可怕的巨树,这棵巨树的根系几乎渗透到巨树星地底一半区域。

“屋蓝先生。”秦羽心中一直深藏着一个疑问,“我有一个问题虽然有点眉目,可是也无法完全弄明白,不知道你们可否如实告诉我呢。”

诺大一个姜澜界一个大变样,不像过去只有无边的土地,如今的姜澜界就仿佛普通的星球上一样,这里是秦羽的世界,秦羽想要变成什么就可以变成什么。

“你是谁?”禹皇猛地站了起来。

一个人影出现了。

敖无虚看向秦羽:“让我出去吧。”

秦羽心中明显感觉到敖无虚和龙皇之间隔阂之大。

屋蓝在一旁解释道:“秦羽,敖无虚个『性』很倔强,当初和逆央仙帝立下了誓约,除非在生死关头,敖无虚可以出来保护逆央仙帝的『性』命,平时……逆央只有一次命令敖无虚的机会,作为交换,在到神界的时候,逆央必须解除敖无虚的灵魂束缚,还敖无虚的自由。”

“到底是谁杀了我们。”

人的反应再快,可是也赶不上『液』体的本能反应,撤去寂尽天火,那些『液』体是本能地凝固,他秦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慢了那么一丝。

忽然秦羽目光一冷:“没想到这个禹皇还没放弃。”因为秦羽感觉到外面竟然一个个仙帝疯狂攻击自己的姜澜界。

禹皇即使怒,也要激秦羽出来。

在加上牛娃本身是仙魔妖界的孩童,资质可比凡人界的孩童好的多,十几年就修炼到了空冥期。

“空间裂缝!”木延仙帝惊骇道。

禹皇身形突兀地朝东北方窜了过去,知白和木延毫不犹豫也跟了过去。

秦羽现在收敛气息,就将自己当成个平常人,他倒不相信那个禹皇可以再一次发现他。

禹皇平举手上金『色』细剑:“上次在蓝雪星上对付你,为了隐藏身份只是用了雷神锤,这次便让你知道我禹皇纵横仙魔妖界真正的实力,这柄神器,为中品神剑……‘景皇剑’。”

分析一次,没有发现秦羽,禹皇脸『色』苍白起来。

“又躲起来了,又躲起来了!”禹皇整个人身体散发着无序狂暴的能量,眼中尽是怒火燃烧,“和蓝雪星一样,秦羽他又龟缩起来了。”

“是,陛下。”

秦羽点头。

银花姥姥出声笑道:“池青在仙魔妖界呆的时间实在太长了,他再呆下去也没有多少意义了,早点渡神劫飞升神界也好。”

“我不是要让你杀他,我只要你……不阻碍我就行了。”禹皇继续道,“这样……在白芷星系的地盘,我绝对不动手,可以他出白芷星系的时候,你必须马上告诉我。只要你告诉我,这个人情就算你还了,如何?”

“你干什么?”秦羽冷冷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你为什么将所有的星际传送阵破坏了?”

同时……秦羽的仙识开始漫天盖地地散发了开去。

“二十二个仙帝!”秦羽的仙识已经发现周围的所有仙帝,包括那个功力最强的仙帝……禹皇,秦羽整个人感到了不妙。

身形如流光,直接从大气层上空几近瞬移一般来到了地面之上。

自己过去可从来没有看过银花姥姥。

龙皇敖方,在龙族有着极高的威名,两个儿子,一个是五爪金龙,另外一个更是变异超级神兽‘血龙’,在龙族历史上也没有过。

跟在白衫青年身旁,秦羽穿过了竹舍,飞过了内湖,从小径中穿过了松涛海洋,最后围绕着一座座阁楼一路走下去,沿着回廊来到了一处偏远的寒潭旁。

“有了。”青衫男子的声音响起,同时鱼竿拿起,只见鱼钩上正有一条长六寸,背部有三条银线的鱼儿。

青帝啧啧道:“我记得十年前吧,那蓝湾星域蓝雪星上出现了一场大战,那一战有两个人还高喊雷锤仙帝要杀秦羽……”

青帝似乎对逆央仙帝的死亡原因很是清晰。

“姥姥请说。”见银花姥姥对自己如此亲近,秦羽不由有些受宠若惊。

忽然一道铺天盖地的仙识从西方弥漫了过来,穿越了太空降临在了羽梵仙帝所在的整个星球,那庞大的仙识一下子锁定了羽梵仙帝。

秦羽微微一怔,传音的人竟然是青帝。

“休走。”怒喝声传来,一道掌影再次劈来,来人正是羽梵仙帝。

绿树星上有着一颗颗大树,每一棵树都有过百米之高,整个绿树星尽是无尽的绿『色』,非常的奇妙。

来人赫然是羽梵仙帝!

“这个混蛋。”羽梵仙帝也怒了。

“玉清子什么时候惹到了暗星界的人?这件事情必须让陛下知道。不,在这之前先抓住那个凶手,必须把事情弄清楚。”羽梵仙帝这时候的心境完全不同了。

有一个地方就没有,暗星界!

如果没有领悟好像挺玄奥的,但是一旦领悟实际上却非常简单。

破空指!

“该出去了,这次还是谨慎些,至少样貌变幻一下!”秦羽整个人容貌变幻了一下。

仙界极南端有一颗璀璨的星球,长年处于恒星照『射』中,这颗星球根本没有黑夜的说法,所以……这颗星球被称为‘长明星’。

根据无名所说以及禹皇早对自己有追杀之心,秦羽认定了八级仙帝应该就是禹皇。

仙界占据了整个仙魔妖界近乎两成的区域,有着近乎二十个星域,秦羽一下子没有休息,从一个星球赶到另外一个星球,从一个星系到另外一个星系……

寒舒的死,秦羽一直耿耿于怀。

秦羽心中思虑,脸上不由有了一丝笑意。

酒楼中其他人根本不敢训斥,毕竟这四个人实力太强了。

大师兄恭敬道:“晚辈是飘月星系冰风宗的弟子,宗主是冰涟仙帝。”

“从白冰星可以直接通过星际传送阵赶到白芷星系。”秦羽想到一个可能,自己一旦杀了玉清子,那冰涟仙帝、羽梵仙帝可能下令停止星际传送阵传送。

自己如果收敛灵魂之力完全融入在流星泪内部,同时不使用体内能量。就是禹皇、雪天涯也绝对察觉不到他。

如果要立即出姜澜界。

秦羽一下子便判断出来:这非常有可能。

禹皇、雪天涯对峙,中间夹着秦羽。

二人目光对视,他们都没有看秦羽,但是秦羽却一动不敢动。

秦羽转身便走出了星际传送阵处,直接朝蓝雪星最大的一个城池飞了过去。

但是秦羽心下却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两道金『色』光环道道金光相互流窜了起来,两道金『色』光环能量在交流中不断精纯着提升着,而黑洞也在缓缓转变着……

秦羽静静地修连着。

“秦羽兄弟。”敖无名一脸的吃惊。

毕竟秦羽灵魂融入流星泪,至于体内功力更是在黑洞内。谁能够发现?

“告别?”敖无名微微一惊。

光芒消散,星际传送阵恢复了正常模样,而秦羽已经被传送走了。

“回去吧。”敖无名脸上有着一丝怅然,又一个好兄弟分开了。

“对,这个秦羽如果我猜的不错,真正的名字应该是‘澜风’。如果他真的是秦羽,那这个秦羽未免太天才了。短短两百年,能从凡人界的大成期达到现在的实力?”雪天涯淡笑道。

终于,君落羽跟姜妍离开了,而秦羽、敖无名依旧呆在隐帝星。

秦羽忘记了一点。

“雪天涯,这一次先是你徒孙强要我孙女当他道侣,你以为你那徒孙是什么?敢在隐帝星如此霸道。随后你的儿子更是直接要让我女儿陪葬。你以为……仅仅一句道歉就够了吗?”

“看来传言不可尽信啊,这个隐帝也不是如传言中所讲的那般脾气好,发起脾气来也是够吓人的。”秦羽乐得在一旁看戏。

“仙帝级别高手,要毁灭一个星球不是难事,但是敢如同隐帝这般将一个星球完全摧毁,化为宇宙尘埃的。还真没几个。”敖无名赞叹道。

“雪天涯,我兄弟三人可是看着你呢,霖儿受此欺负,可不是简简单单两句话道歉就可以的。”黑仙帝也冰冷着脸说道。

九级仙帝,快度神劫的超级高手,堪称仙界第一人。

这时候的雪天涯,已经无法维持刚才的微笑模样了。

“血衣,我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报仇,当然……到时候谁杀谁还不一定。”秦羽说完便转身了,“现在你就不必出手了,刚才的你都杀不了我,现在的你只有刚才一半实力吧。”

“没有一个父亲会如此对他的女儿,没有一个父亲会那么心狠,那么无情。”君落羽全身都有些颤抖,“如果不是阿娇死前让我答应,一生不得找你报仇,我一定会杀了你。”

竹林间。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如此疯狂愤怒了。

红发如血般鲜艳,魔帝‘血衣’陡然朗声大笑了起来,随后盯着秦羽道:“我曾经听我父亲说过,不要去对付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拥有两件了不得的神器。她的实力虽然只是一级仙帝,但是就是我,也无法伤之分毫。”

魔帝‘血衣’继续说道:“在别人眼里,可能会认为这个姜妍的师尊多么了不得,仅仅赐予两件神器,能够使得一个一级仙帝,连六级七级仙帝都伤不了其分毫。可能许多人会羡慕这个小女孩。但是!”

即使有神剑‘破天’,但是以自己的实力驾驭神器‘破天’,这魔帝‘血衣’即使只有一套极品魔器战衣,但是以其六级魔帝的功力融入战衣,绝对可以防御自己的攻击。

“父亲。”魔帝血衣看到来人,只是说了声便站到一边了。

“林兄,别再说了,宫庞做出的决定可是没人能够改变的。”和宫庞一同过来的面容俊美的难以分出是男是女的‘修罗魔帝’笑着说道。

小小竹林屋中,短短一会儿便聚集了如此多大人物,这些大人物无论是谁都是高高在上的,许多普通修炼者甚至以见他们一面为毕生修炼目标。

看着手中的绿『色』小塔,秦羽脸上有着一抹喜悦:“这么多年,我终于打开了姜澜界的第一层,能够打开第一层,就说明我终有一天会打开第二层,第三层!”

秦羽目光灼灼,充满了自信。

“立儿,我们相聚的日子不远了,不远了!”秦羽感到自己的心在颤抖。无论如何……自己终于完成了第一步。

“我这一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她了。”七窍流血的柳寒舒犹如梦呓一般,濒临死亡时候暗淡的眼神中却含着不舍,随后七窍流血的柳寒舒直挺挺地缓缓倒下,“轰”的砸在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