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3章:大打出手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大打出手

滕青山从归元宗武阁,拿到的那本书籍只是介绍妖兽的,至于各种野兽却是没介绍……滕青山却不敢小看那些野兽。一些野兽虽然没灵智,可是,或许就有着特殊的本领。威胁不一定就比妖兽低!

“朱果?”诸葛元洪惊诧看着滕青山,“青山,那朱果是蕴含炽热特『性』。你不是修炼《幽月枪典》的吗?《幽月枪典》练出的先天真元,是寒属『性』。你又吃朱果。寒热互斗,对你没好处的。”

“师叔!”滕青山微笑着向庞山打声招呼!

想要表现出画的意境,首先,画画技艺得达到极高层次。画画技艺是基础。

那庞山是第二统领,臧锋是第三统领,关绿是第四统领。他们三人也想要更进一步!

关绿和庞山二人却都沉默。

从各种书籍上看,地位最崇高的无疑是‘禹皇’和‘秦岭天帝’,那二人都是统一天下过。而且武力都冠绝天下。而没有统一天下的无数高手当中,只有二人,能与禹皇、秦岭天帝比肩。

关绿一瞪眼,喝道:“你真玩命,有没有受伤?”仔细观察滕青山身体。

“亲传弟子?”

呼!

面对赤鳞兽疯狂扑来——

常人身体对‘黑火灵根’能量没强烈需求,自然吸收的少。

“我,我死在一个十七岁的青年手上?”司马庆感觉到生机迅速的消散,可他的脑子依旧能思考,他逐渐暗淡的眼神,依旧死死盯着上方那个冷漠的杀神身影,“我司马庆闯『荡』一生,连魏巫崖都没杀死我,这争夺黑火灵果,我只是来玩玩罢了。可谁想到,我却栽在一个十七岁青年手上!对,这次,我就败在自大上。面对任何一个先天强者,我都是悄悄偷袭,偷袭不成就逃跑。面对一个十七岁青年,我自大了。仅仅自大一次,我,‘鬼狐’司马庆,就死了!”

“六十八张一千两的金票!二张百两金票,还有八张万两金票!加起来,148200两黄金金票!接近十五万两黄金啊。”滕青山倒吸一口凉气!

毕竟,以先天强者实力,即使是明抢!

滕青山仅仅耗费少量内劲,便轻易炸出一个大坑,随后将那尸体踢进去。滕青山也将周围沙石推进大坑中,将那尸体完全埋葬。一代先天强者‘司马庆’,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埋葬在火焰山。

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战刀爆裂开,碎裂的刀片崩飞开,在战刀崩裂一瞬间,银发老者一咬牙,脸上变得漆黑,眼睛却是变得发红,脚下一闪,快的惊人,竟然逃脱出滕青山枪法追杀。

不断向上窜,很快,滕青山便窜出了深潭。

刀气蕴含在武器内,武器攻击力会很强。如果刀气离体攻击,威力要弱不少。不过……能轻易将山石轰出一个大坑,这般威力,如果轰在一般的后天高手身上,那将轻易地杀死一名后天高手。

“这个赤鳞兽,竟然能吞吸岩浆?还能吐?”滕青山震惊不已,赤鳞兽早就习惯高温,连脆弱的眼球都能抵御,更别说口腔喉咙了。喷发的岩浆,成扇形,覆盖向整个黑『色』大石头。

“咔嚓!”

“杜老九!”冀鸿脸『色』一变。

……

冀鸿思忖一下,关绿实力不错,黑甲军擅长合击,三十名精英联手的确能威胁那王陨,便点头道:“嗯,也好!不过关绿,你必须得小心,三十名黑甲军精英,千万别让他们分散。”

滚热,热到能眨眼功夫融化骨头。

“统领大人。”滕青山看向冀鸿。

“是雷神刀‘吴越’!”一道声音响起。

说来缓慢,实则快捷迅速!

“又热,又干燥!必须带大量水。否则一个晚上,人就要热的不行了。”许多有经验的武者一进来,就立即回头出去带水。

冀鸿的确抱着出去后,就泄『露』消息的想法。

滕青山、关绿二人只能忍着,跟在冀鸿身后。

“这一边,有人进来了?”秃顶老者怔住了。

“乌岱。”古世友看向乌岱。

古世友脸『色』这才好看些。

岩浆流旁边,不单单是一条道路,这地底还有着一条条隧道,不过越往隧道深处,越是漆黑,根本不知道深处有什么。

一股腥气弥漫过来,精瘦汉子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全身剧痛,随后就没意识了。

他却不知道,那精瘦汉子已经成了赤鳞兽的腹中餐了。

这精瘦汉子一看对方装束,脸『色』大变:“是归元宗的人!”

十余丈那可是足有四十米左右,相当于滕青山前世世界十几层楼房高,那么高摔下来,那股冲击力,就是一流武者如果用手接,估计手臂都会断掉。只见滕青山右手在那精瘦汉子身上一托,一卸,卸去九分冲击力,然后再收手任凭精瘦汉子跌下。

“是,都统。”一群人压低声音。

“裂缝?”

这一路下滑,滕青山也发现,这裂缝深处愈加的黑暗:“即使以我的视力,也最多勉强看五六米距离!如果是一般一流武者,怕只能看到自己的双手吧。”滕青山也感到一股硫磺的炽热气息扑面而来。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也没办法,只能等待。

……

能名传天下,即使死,也甘心啊。

“哈哈,滕青山,我们闲话也不必多说!手下见真章!”司马峰从背后拔出了那柄黑『色』重剑。

“都统大人,狠狠揍那个老家伙!”杜洪喊道。

……

“这才刚开始!”滕青山一笑,脚下一蹬。

滕青山之前那一枪,竟然让司马峰伤到这个地步。

周围人笑声一片。

这是两条路,一个是群攻,一个是单体攻击。

“青山,你现在代表的不单单是你自己,而且还代表我归元宗年轻一代!在外人眼里,能击败孟田的你,就是归元宗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所以,你不能退让。你要下狠手,杀!一口气杀上几个,那些挑战的人就害怕了,到时候敢挑战你的人,就少了。”冀鸿说道。

“你可别心慈手软。”冀鸿笑道,“如今的先天强者,八大宗派之一的西北雍州嬴氏家族如今有一位长老,名叫‘赢如凡’,实力很强,当年年轻时,他名列《潜龙榜》,不少人挑战他,他每次都是点到即止,难得伤人,更别说杀人了!结果呢?许多人欺他心善,专门找机会挑战他,有人专门拿他来试验自己的剑法、刀法……后来,这赢如凡不胜其扰,终于下狠手了,这日子才清净!”

这一刀,绝对不比那孟田的血月刀慢,而且,那名独臂武者还是坐在地上出刀,这种姿势别扭,可出刀依旧这么可怕。

“吴越年轻时,十八岁就名列《潜龙榜》,曾一度名列《潜龙榜》前十,许多人都认为他前途无量!”冀鸿赞叹道,须知连诸葛云、岳松等人都没资格名列《潜龙榜》,这《潜龙榜》可想而知,不是那么好进的。

“冯无血?”滕青山在归元宗,很早就看过《潜龙榜》《雏凤榜》《地榜》,那冯无血,正是《潜龙榜》上排第六十八的年轻高手。

滕青山这时才发现,这短衫青年竟然赤脚!

“咦,看,那在冀鸿统领身边的年轻人,就是滕青山!他击败了孟田!”

“扎营!”冀鸿一声令下。

“没时间。”滕青山冷漠道,“我们走!”

对方拔刀,杀二人,收刀。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过骇人。从此这些护卫们再也不敢来惹这个赤脚青年。

赤脚青年背起旁边的包裹,而后整个人一跃。

一脚将骑着战马的一名护卫给踢飞,他自己坐在战马上,猛地一抽马,战马便飞速奔腾起来。

杜洪略微一怔,而后狂喜连道:“对,是赤鳞兽,不过那是幼兽。一旦它长大,吃了黑火灵果,就会和蛇一样蜕皮,换掉一层鳞甲,体积也会更大。而且能口吐火焰,都统,你说那妖兽是赤鳞兽幼兽?啊,如果是幼兽,那……”杜洪说了一大堆,关于黑火灵果、黑火灵根的事情。

“我赞同关统领的说法。”滕青山应道。

冀鸿却笑道:“青山,关绿她可是咱们归元宗年轻一代有数的高手,修炼的可是地级秘典《玄冰剑典》,实力比诸葛云、岳松,都要强上一筹,你就和她切磋切磋吧。而且,我也想看看你的枪法如何呢?”

“这倒不会。”冀鸿摇头道,那柄血月刀,在你这?你可否借给我好好看看?”

朱崇石一看天,太阳此刻也不毒了:“青山,看样子,没多久天就黑了。等明天一早再走吧。”

当天晚上,大家畅快地吃了一顿。那朱崇石安全抵达目的地,显然也极为开心,一直喝到酩酊大醉,这才醉醺醺地和滕青山他们分开。

……

“呼!”那位闭目养神的铁衣门高手‘靳涛’却是脚下一点,宛如一道幻影,直接到了远处屋顶,随后飞到了更远处的屋顶,很快,便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段侯仰头嘶喊道:“怪物!”

“二娃,快松开。”那金家族长连道,他将那孩童拖到一旁,其实是害怕滕青山不满而杀了这孩童。毕竟……武者当中,没有人『性』的也是有的。

那金家族长连说道:“这位大人,咱们金家庄这一个多月,死的很多族人。二娃他的爹娘,就是在一个晚上,被那怪物给吃掉的。二娃幸亏没和他爹娘住在一屋,否则,当天也要被吃掉。”

这练武场上,那铁衣门高手‘靳涛’也听到滕青山和段侯的谈话,当听到‘全身通红’的时候,靳涛脸上『露』出一丝狂喜:“全身通红?这……这难道是赤鳞兽?对!关于赤鳞兽的记载,在赤鳞兽年幼的时候,就是黑『色』的!等赤鳞兽成年吞了‘黑火灵果’,鳞甲才会变得全身红『色』,才会有三丈高!”

也就是说,滕青山将会直接名列《地榜》第六十一位!

要杀黑甲军的人,除非从重甲关节裂缝,或者从脸部等地方动手,那些地方都太小。

“大哥,听到了吗?一个叫孟田,一个叫滕青山。”

“锵!”孟田身体飞抛开去。

轮回枪就是一道闪电!刺向那模糊的红『色』刀影!

俊秀青年面『色』微微一变,随即便淡然吩咐道:“好了,你退下吧。”

“嗨,咱们这边还算好的。据说啊,在南边蛮荒中,那夜里的蚊子才叫狠呢。有一种毒蚊子,就是咱们武者的手被咬上一口,整条手臂都要麻木!如果多咬上几口,都能被活活毒死!”杜洪感叹道。

……

“掌柜的,快点上菜上酒。”那管家吴潭点了菜肴,便立即吩咐道。

滕青山连气血流动都能控制,脏腑器官有一丝问题都能察觉,他早达到内家拳的一个极致。而现在滕青山鼻子一嗅,就察觉到空气中混着一股无『色』无味的气体,这股气体可以麻醉人的神经。

一落入后院,滕青山环顾周围的疯狂厮杀,瞬间锁定了几人。

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他不明白……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归元宗的高手,就这么厉害?

“今生,我有爹娘,有妹妹,有族人,我已经很满足了。”滕青山心境很快平复下来,“追寻武道的巅峰吧!传说中的禹皇,能五斧劈开一座高山。秦岭天帝,一掌能令百丈宽的江水断流。我现在距离他们,还差的太远太远,武道之路,漫长而坎坷,值得我用一生去探寻!”

朱崇石依靠着,吃着水果,笑道:“哈哈,你们两个『妇』人,别担心,咱们刚从海外归来。直接从东海进入江宁郡城。仅仅才停留几天?这又立即赶往楚郡!我那些兄弟,和我一样都是独自发展。收集消息没那么快……恐怕,就是到现在,我那些兄弟,最多也就两三个人,知道我回来!”

江宁郡城,是靠海的一个城池。

这也是朱崇石为什么会停留在江宁郡城的缘故。

“老爷,一旦他们知道,会怎么样?”绿衣美『妇』人忐忑道。

“哼,担心什么。”这中年人哼了声,“叁石客栈,地图上肯定有,九少爷就是在海外呆上几年。可毕竟是富家少爷。就是天黑多赶上十几里路,熬到咱们这,也很正常的。就是九少爷没过来,咱们也一样可以赶过去动手!”

“都统大人,真是厉害啊!”

大当家最惊恐!

“大哥,这是我祖传……”那二当家急了。

大当家脸『色』大变。

对于那些身体力量只有千斤左右的武者而言,穿着重甲在身上,的确不方便。所以,这金蝉丝背心,绝对是武者渴望的宝贝。价格绝对比那饮血刀贵的多。当然像滕青山这种怪物,穿个几十斤的玄铁内甲,和穿一斤重的金蝉丝背心,是没多大区别的。

滕青雨也大喜。

而滕青虎见状,咧咧嘴转头看向门外。

富甲天下的财神‘朱童’的第九子——朱崇石。

那小男孩吐了吐舌头,就缩进车里了。

之前天『色』还好,可突然狂风骤起,乌云密布,雷声轰鸣,紧接着就是暴雨!倾盆般的大雨,让赶路的车队苦不堪言。

“大当家,大当家!”这精瘦独眼汉子一把推开大门,便大声嚷嚷了起来,“有肥羊啊,大肥羊!”

“宗主,你答应不答应?”冀鸿询问道。

诸葛元洪目光毒辣,看那百夫长比试,滕青虎施展的招数,就猜出来了。

按照统领的命令,自己要选两个百夫长,杜洪是年纪最大有经验,而这次,有自己在其中,也可以让表哥‘青虎’得到锻炼。所以,才选了这两位百夫长。

“你别在得意了,老子我才杀六个,你这冲在最前面的,就是占便宜啊。”

要绕道,那可足足得多走三百多里路,这等于要多走近三天。

朱崇石回头看看车厢,点点头:“那好,咱们就绕道!”顿时随着朱崇石一声令下,整个车队其他人都很听话,也都转头要绕道。

忽然,滕青虎一愣,怔怔看着滕青山:“青山,这,这是归元宗的秘籍吧?宗内可有命令,他们赐予的秘籍,是不允许『乱』传给别人的!否则就是违反宗规啊!我不能学!”说着连扔给滕青山。

“走,我们下去迎接。”滕青山连道。

……

“城主!”田单等走在最前面的四位百夫长拱手道。

滕青山看着远处,那隐约模糊的庄子,正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滕家庄!

“娘!”滕青山不由喊道。

“胡闹!”滕永凡喝斥道。

“当统领好!现在四位统领都是核心弟子,这规矩也得改改了。”万凡祥唯恐天下不『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