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12章:马上墙头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马上墙头

“怎么”唐毅不解地问。

见李建山冲了出去,唐毅也不敢有丝毫滞留,也跟着冲出了蜂群。

新书暂时不写海贼了,再写这个题材的话,除非真的全部大纲都做完整了,不然实在对不起这份热爱了。

伽治一个眼神,让仅存的几个克隆人中的一个前去试探一下这些装甲战斗机器人的战斗力。

“好了,不要废话了,放它们出来吧。”机器人们同时道。

·什么叫多余?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还有我的心冷却后你的殷勤!

小麦挪了挪自己的身体,示意龙尧宸在她身边坐,她看着龙尧宸那张俊颜,合了书放到一侧的小桌上,问道:“有话想要对我说?”

曾月眉眼轻挑,嘴角噙了抹傲慢的笑意:“好!”

**

“客观上来讲是这样的!”医生点头,“但是,会发生什么情况,现在不好下定论。”

苏沐风看着门关上,人起身走向露台,再次拨着夏以沫的手机,却还是转到了留言信箱……他眸光噙了担忧的蹙眉,随即拨了另一通电话,“苏妈,给我梦想那边这次演奏会负责人的电话。”

“龙尧宸,你放开我!”夏以沫疯了般的挥舞着手脚,她惊恐的不得了,他怎么可以这样?不,她不要!

龙尧宸停住动作,甚至,仿佛忘记了呼吸,他不懂别人的孩子第一次叫“爸爸”的时候,那个人是什么感觉,只是,此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添的满满当当的,鼻子微酸,只是,嘴角却忍不住的飞扬了起来……

原本晶莹红润的石头在戴到脖子里后,渐渐的,竟然变成了幽幽的蓝色,夏以沫微微皱眉,疑惑的看着那个石头,思忖着它为什么会变色,渐渐的,心里的怒气也就遗忘了,那石头又变回了原本红润的颜色。

龙尧宸眸光变的幽深,勾唇说道:“我是故意的!”

对方是什么人他大致可以猜到,他不能让她落入那人手里。只因为他怕,他怕做出会另他一辈子都后悔的事情。

龙尧宸拉回视线,应了声。

醉人的话伴着海风透着低沉的磁性,传送到电话那端,让人心悸。

只是……

顾浩然听了,笑了笑,淡淡的说道:“龙帝国现在只是在a市投资了餐饮和超市、百货商场等副业,由于a市的坏境,他们并不想在这里有大的投资……对于这块地,他们可有可无,但是,也算准了议府会优先考虑他们,自然,就有了骄傲的本钱。”

夏以沫抿了下唇,喏喏的说道:“那个……我晚上还有工作……”

但是,就他一个人……他在等她回来!

但是……如果他真的确定了自己的爱,他一定不会像老爸一样的选择退让,他会争取,哪怕……换来的是三个人的伤害!

龙天霖的手滞了滞,因为夏以沫的动作,他猛然收住心神,很是轻松的换上了他一贯的痞性,轻倪了眼那诡异的意大利面一眼,看着夏以沫缓缓说道:“我的第一次都给你了,你要对人家负责!”

夏以沫脑子神经扭弯了,她瞪大了眼睛,眸子里都是惊讶。

刑越静静的开着车,一路无话的将夏以沫送到了赌场:“下班后我会来接你。”

龙尧宸眸光微垂,落入眼底的是夏以沫冻红的手,原本微扬的眉角一凛,噙了些许怒气的说道:“要堆雪人不知道戴个手套吗?”

刑越倪了眼劫匪甲,若无其事的走向龙尧宸,以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宸少,疯子已经将山狐带出。”

“哦……原来如此,那,那个孩子是……”校长眼睛里闪着诡谲的光芒。

凌微笑一听,呲牙咧嘴了下,正打算开骂,却想起自己在学校,还在为人师表,忍了忍的清了嗓子的说道:“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回头我在推小泡沫一把去……”

她的反问成功的引起屋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夏以沫,在听到“乐乐出事”的时候,瞬间心脏就拧了起来。

龙天霖嘴角抽搐了下,冷冷说道:“我亲自去查!”说完,也没有等人有反应,他转身就踏着急促而沉冷的步子离开了。

仅仅因为她眼角膜毛细血管爆裂自己就非要拿她的眼睛去给若晞吗?如果当初不换,如果当初的自己能让她坚定他,是不是她就会告诉他孩子的事情?那样……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

“你小时候在皇家别苑住过?”苏沐风反射性的问道,“你小时候在龙岛?”

夏以沫的脸色因为脑子里的思绪不停的变换着,她想要努力的去搜索当时的记忆,可是,除了那几处印象深刻的话语和见面的时候的场景,剩下的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帮了那个男孩儿什么……甚至,想到最后,她都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龙尧宸。总有种感觉,她自己太过想念龙尧宸了,最后,将本来一件不出奇的事情给理想化了……

“走吧。”夏以沫拉回视线,眼睛里却透着对树林里的念念不舍,不舍的到底是曾经的记忆,亦或者是如今的想念,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女人优哉游哉的绕过办公桌,在靠椅上坐下,手里晃动着请柬,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

“去吧!”苏沐风轻柔的声音传来,透着无悔的支持。

因为这样,孤儿就变成了两种,要么死,要么就像小强一样活着……而小强最后的结局又分为两种!

沈麟没有接话,只是抬头也看了眼冷氏集团的logo,随即暗暗一叹,知趣儿的静静打着伞。

她说:阿湛,让我给你!

“小宸动了我的资料库!”龙潇澈淡漠的说道,“他看来还是非要接着查!”

夏以沫兑换了晚上赌客打赏的筹码后,急忙去更衣室换了衣服,就往绯夜赌城对面的那家dream-coffee奔去……

“叮铃铃……”

龙天霖目光深深的凝着一脸慌乱的夏以沫,渐渐的,眸光变的犀利,问道:“小泡沫,你认为我对你别有目的?”

而那头的曾月满脸的戾气,她狠狠的攥着电话,仿佛郁结没有地方发泄,过了一会儿,她越来越来气,扬起手,狠狠的将电话砸到前方,顿时,传来“砰、哐啷”的声响,她竟是硬生生的用手机将电视屏幕给砸了个洞。

“顾浩然,这个是你逼我的!”曾月咬牙切齿的狠狠说道,每个字,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你就这么在乎她?就算她成了别的男人的玩物,你还是在乎她!好,很好!我倒要看看,你顾浩然到底有多在乎夏以沫!”

你能抱抱我吗?

刑越轻轻叹息了声,看着还静静拥在一起的两个人,脸色也变的凝重,如今的现状,他无法预知宸少的心思到底是怎么样的……夏小姐回去的事情在她踏进家门的那刻宸少就知道了,而夏志航的目的宸少也清楚,至于如今颜展鹏跳出来承认夏小姐是他的女儿,恐怕目的也不简单,毕竟,当年的事情他是被颜展翔设计了,而夏以沫也确实是薛惠验过dna的。

刑越微微垂眸,思忖着想着龙尧宸的想法,颜小姐要回来了,宸少最初的目的达到,依照宸少冷血的性子,夏以沫不管生死也和他无关,他确实在出了绯夜的那刻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为什么他隐隐觉得宸少的目的不简单?

“李秘书是被火撩了屁股了吗?”

“……”

楼下的一切龙尧宸只是不知道,他只是为夏以沫不停的换着已经没有了凉意的冰袋,这次发烧,竟是比上次还要严重,如果烧不尽快的退下去,很容易引起肺部发炎,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苏浩看着苏沐风,心里心疼,却又无法,只能说道:“怎么,让我看到你如此狼狈的时候,你害怕了?”

夏宇听了,眼睛瞪得老大,一副想要将龙天霖吃了的样子,“放开我,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他只是你妈咪为了气我,加上为了不让你诟病才上任到父亲的位置的。”龙尧宸说的云淡风轻,夏以沫听了却不停的抽搐着嘴角,她实在不明白,这个人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酷嗜血的龙尧宸吗?为什么他就这样淡漠的将那么严肃的问题回答的那么……一副只是权宜之计,根本不影响彼此关系、心情一般?

要说龙家的子孙有什么相同的特点,那估计就是对于感情,好似……每个人对感情都有着一份执着,也因为那份执着,每个人感情的路,都走的并不平坦。

在看到颜若晞的那刻,他觉得自己在地狱森林里的这几年里给自己建筑的高墙是多么的可笑,从头到尾,他的心里,都没有一刻的忘记过夏以沫……

宋美娜死死的咬了咬唇,抓着被子的手也紧了起来,她看着龙尧宸,努力的隐忍着眼泪说道:“宸少,我只是喝醉了酒,是你上了我不是我上了你……”宋美娜撇了脸,咬着唇,泪滑落在脸颊,咬牙接着说道,“你走……就当我,当我……”她没有说下去,只是喉间哽咽了下。

“我自己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