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11章:云集响应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云集响应

到时候,他也就了结了一桩心事了。

“太上皇,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跟儿臣说,儿臣在早朝的时候说,不是更合适吗?”皇上很明显不想坐以待毙,不由的出声说道。

皇上气结,脸色微沉,但是当众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转向凤阑绝,说道,“真是让绝王见笑了,选亲现在开始吧。这些都是夜阑国众位大臣的千金,个个优秀。”

她做事,从来不喜欢躲避,不管什么事,都是当机立断,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性的让那个女人得到教训,让她死了这条心。

“既然你怀了绝王的孩子,那么自然就不能再在外面流浪,来人,为这位小姐安排个房间,安排她住下,等王爷回来后再做打算。”在众人的错愕中,上官云端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你在这个时候挺着个大肚子来绝王府,事先就应该想到这种后果,现在你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上官云端冷冷的望着她,慢慢的说道。

“这天下,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通过你的努力去争取到,那怕是整个天下,但是独独感情的事情,是强求不得的,凤阑绝的心中没有你,你再强求也没用,所以,早点放手吧。”蓝魅辰再次轻声说道,他知道蓝岚的个性太要强,让她这样的放手,或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是,他那声音中,却有着怎么都控制不住的激动,她的这一番话,让他怎么不感动?

“对,对,诗词方面的不能选。”其它的大臣也都纷纷的附和,他们都以为,以前的上官云端是痴傻的,都以为她没有看过什么书。

众人看到皇上的脸色也都纷纷的惊住,脸上也都多了几分凝重,难道说桐城又受灾了?

众人原本也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听到他的话,仍就不敢相信,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一百多万两,从百姓那儿既然能够筹集到一百多万两,这,这怎么可能?

“皇上,这是为桐城的百姓募捐的,是全京城百姓的心意,她们的心中也都牵挂着桐城的百姓,希望能够帮助桐城的百姓度过难关,所以,这笔银子,只能送到桐城,送到每一个受灾百姓的手中,而且,这些银子就算全部送去桐城,只怕还不够。”上官云端听到皇上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皇上果然在打这笔银子的主意,不等皇上说完,便冷声打断了皇上的话。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凤阑绝突然从夜阑国带回这么一个女人。

“绝王不会是想让她来证明吧?”皇上的一双眸子微微的圆睁,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这绝王不会是故意耍他们吧?

到时候,她肯定答不出。

下面的人,虽然都看不到她写的什么,但是看到皇上与皇后那一仍的惊愕,便也可以猜出,她是真的写出来的。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上官云端还有更简单的方法,因为在这个朝代根本没有什么平方之类的说法,所以上官云端只能告诉他那种最麻烦的算法,而且她还把1删去了。

老夫人的脸色微沉,隐隐的有些尴尬,而双眸望再次望向上官云端时,似乎带着几分异常的担心。

老夫人听到凤忆希的话,完全的惊住,这丫头竟然是凤月国的公主,那她刚刚。

刚刚秦思柔说夜无痕爱她,为了她喝了一夜的酒,但是这个男人又何尝不是深深的爱着她。

三人转了几条街,在一个府院外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李大人接过那个瓶子,却是一脸的疑惑。

经过了那件事后,凤忆希对蓝魅辰再没有丝毫的怀疑了,而且,也不再害怕,不再逃避了。

他明白母妃的苦,而且,当从母妃带着他独自离开,而皇上却根本不管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中便只有母亲,没有父亲,所以,他不会阻止母亲再追求自己的幸福。

她也不会耍那种手段,皇嫂也说,爱情的面前,不容的你耍任何的手段,也不容的你有任何的侥幸心理。爱情,需要的是百分百的真诚。

若是她真的在这里面下了毒,可能会自己喝吗?而且,她喝了以后,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呀。

他的雪凝可是一直放在御书房,只有他才能拿到的地方,而皇后与李贵妃的只怕愈加会珍藏着,断然不会落在她的手中。

“是呀,要不然皇后为何会那么巧的恰恰在这个时候跟皇上经过这儿?”李贵妃的心中暗暗冷笑,再次附和着夜无志的意思说道,她今天就算完了,也要拉着这个贱人一起。

若是刚刚那个链子没有被月儿那丫头给上官凌雨戴上,李妈发现后,一定会她有所怀疑的,毕竟李妈是娘亲陪嫁的丫头,更清楚那链子的事情。

随即便听到李妈向着柜子边上走来,然后快速的将那柜子打开,然后便听到李妈略带兴奋的喊道,“就是它了。”

虽然她现在易容成了上官云端的样子,却也害怕被凤阑绝看出破绽,她的计划是,等拜了堂,入了洞房以后就算被发现了,一切都成了定局,反正她跟上官云端一样,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

“皇嫂,到马车上来,皇兄怕皇嫂坐轿子太累,特意准备了马车。”凤忆希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脸兴奋地说道。

“恩。”太上皇低声应着,然后再次转向皇上,冷声吩咐道,“这件事,就由皇上来当堂审讯吧?”

他这是糊弄谁呢?

众人听到他的这些话,也都纷纷的点头,他的这种说法自然是正确的。

此刻的她仍就是跟以前一样的伪装,不想再继续装傻是因为不想再任人欺负,但是这张绝世的容颜,她却不想轻易的展露。

上官云端本就倔强,骄傲,听到老夫人的话,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她,上官云端岂能容人这般的羞辱。

“她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已经是绝王的王妃,不是你的女人了,你有那份心思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女人吧。”虽然夜无痕松开了他,但是叶寒的眸子中的怒火不但没有半点的消减,反而更加的升腾,语气也更冲了,似乎还带着那么几分异样的情绪。

凤阑绝仍就紧紧的握着上官云端的手,另一只,却是微微的伸向她的脸,轻轻的拂过,似乎想要将他的温度传给她,从而唤醒她。

是呀,凤忆希说的很对,他对主动接近他的人,向来都是保持极高的警惕,以为,他们都是有目的。

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房间里便只剩下凤阑绝与上官云端。

“夜无痕刚好来抢亲,本王就把她送给夜无痕了。”凤阑绝的唇角微扯,有些闷闷地说道。

他若是现在进宫,再将太上皇控制了,就算那些大臣都帮着凤阑绝,也不敢违抗太上皇的命令呀。

算算时间,那个男孩应该是玲妃与皇上的,当时,玲妃诈死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怀了身孕。

众人再次的惊呼,不过,这一夜,受的惊吓太多了,这次的惊呼声,明显的小了些。

为了夜无痕,在那雪山上一住就是十几年,夜无痕自然不怕那雪山之寒,反而会感觉特别的舒适,只是,夜无痕的生母却因那长年之寒而离开了人世。

那丫头的死像的真的很恐怖,脸色铁青,五空流血,明显的中毒而亡。

她知道,爹爹对上官凌雨的死十分的伤心,也十分的愧疚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中了那年轻人的计,原来,他先前是故意让他和玉儿掉以轻心,连他都失了防备,从而……

“对他,我需要有什么计划?我的计划,哪一次,在他的面前不成了泡沫。”女子红唇微动,再次慢慢的开口,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多几分自嘲,不过却随即一脸骄傲地说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这个世上,只有我才配的上他。”

她的笑很美,美的让人恍惚,美的让人忘记了呼吸,她的话很轻,很柔,轻柔的如同可以滴出水来,轻轻的触动着别人的心。

竟然直接的剌进了他的舌头上。

第一张画像,正是昨天被害的那位女子,李玉自然认的,当他望向那画像时,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毕竟是做了亏心事。

不过,这几天她一直很少吃东西,有时候看到东西恶心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怕有人在她的饮食中下药,虽然,她的饮食都是由博太医检查过的,她还有些不放心。

站在一边的夜无痕,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向叶寒,等待着他的回答。

叶寒的唇角突然微微的扯出一丝笑意,脸上再次多了平时那痞子的表情。

这份爱,是那么的伟大,多么的无私。

“这。”皇上再次一脸为难的开口……

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对一个傻子下狠手,哼,今天,她就当替以前的上官云端出口气。

“青容,我有些不舒服,你先进来服侍……咳咳。”房间内传出一道略带嘶哑的声音。

她们所坐的椅子,中间都有一个小小的桌子,所以从后面放茶,也是可以的。

“你疯了,你凭什么打我?”三夫人有些回不过神来,愤愤的质问道。

平时里,她们就是针锋相对,只因害怕夜无痕,不敢乱来,今天这导火线一旦被点燃,可真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真不知道,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那些百姓,那般积极的捐款的。

“好,好,我们这就进宫。”凤忆希也连连的说道,而恰恰在此时,夜无痕也走了进来,脸上同样的是一脸的沉重,很显然也已经听到消息了。

上官云端的身子猛然的僵,被自己脑中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连连的摇头,不,不可能,太上皇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

以太上皇对凤阑绝的喜爱,众人差不多都认为,这皇位多半是凤阑绝的。

上官云端看到那侍卫神情间的犹豫,自然猜到了他的心思,遂冷声笑道,“你确定,真的要拦着本王妃?若是让王爷知道,你拦着本王妃,这后果,只怕是你担不起的。”

那个侍卫低声的解释着,这样的解释,却是让上官云端更加的心惊,难怪这侍卫会拦着她,原来是有人下了这样的命令,那个人为了阻止其它的人人进宫,还真是无所不用其能呀。

“母后应该不会有事。”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既然皇上都要被废了,皇后就更没有威胁了,所以皇后不会有什么危险。

想到此处,上官云端微微的扫了一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行,她不能让太上皇有危险,绝对不能。

一群人,都围在房间里。

上官云端也是越来越迷惑,什么不可能?

凤阑绝的一张脸完全的阴沉,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一股嗜血般的寒意,这莫须有的罪名也实在是太过离谱了吧,竟然敢诬陷云端杀了皇爷爷。

一时间,整个大殿,陷入了沉默,众位大臣,因为心中的担心,似乎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的,都静等着事情的发展。

一行人,很快到了郊外,上官云端看到前面的景色,快速的飞跑了过去,看到面前山水环绕的美丽的景色,不由的一脸陶醉地说道,“好美呀,真的好美呀。”在现代,可是很难看到这般天然的景色了。

“哼。”凤阑绝微微的冷哼,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好在叶寒处事谨慎,严谨。

她的身体,这几天,虽然没有大的变化,但是肚子似乎还真的如同怀孕了一样,慢慢的变大了一些。

那些大臣都有些惊愕,但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冒头,毕竟,现在的皇上可是凤阑锐。他们就算都信服凤阑绝,也不能去冒那个险呀。

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的尚书大人,看清了当前的情形,便也很快便出了决定,遂缓了脸色,说道,“既然是来申冤的,本官自然会查明真相,秉公处理。”

心中却是暗暗的盘算着,丞相大人是何等人,就算李玉犯下滔天罪行,也断然不会让人抓到证据。

她可是现代最出色的律师。

“老臣参见王爷。”

上官云端握着匕首的手微顿,不过仍就停在她的面前,贴近她的脸面,望向她的眸子微微的轻闪,静听着她的回答。

刚刚她虽然与那丫头离的很近,但是,以她刚刚所立的位置看来,那针是不会射在她的身上的,如此说来,那人的目的不是她,而是那个丫头,很显然,就是杀人灭口。

此刻这弓弩上自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先前,很显然,这弓弩上,有人预先放置了好了那根细针。

“哦。”上官云端看着自己的衣服,悻悻的应着,一脸的难过与不舍,只是心中却是暗暗好笑。

反正闲着也是无聊,她倒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云端正暗暗疑惑,那宫女却已经取过来一件衣服,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仍就极为恭敬的说道,“请上官小姐换上这件衣服。”

但是却随即暗暗摇头,绝对不可能是夜无痕,夜无痕前几天还说要收回休书,怎么可能会让她来参加绝王的选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