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第2章:大家闺秀

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844

    连载(字)

14844位书友共同开启《原来放手是这么难的啊》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大家闺秀

“什么意思?我说的难道不够明显吗。”雷法摇头笑着,“那我就说的再直白一些好了……今天我们两个,只有一个能活着离开,这么说你明白了吗,还是说需要我再解释的更清楚一点?”

龙尧宸收回视线,看看左右,转身从后侧方的小径大步流星的绕到那颗槐树的方向……

夏以沫的心紧了紧,她暗暗自嘲,他凝着情绪的一声呼唤,总是能像一把刀一样插在她的心脏上,痛的窒息,却又刻骨铭心。

“那个,我……我想……”

sam微微沉吟了下,说道:“最好是在一个月内!”

夏以沫顿时尴尬的抽动了唇角,而随着龙尧宸一门心思的亲密,她就越发的担忧,“阿宸,我们走吧,好不好?”

顾俊青摇摇头,“师父很挂念,可是,却好像生了极大的气,也不打算找……”

龙潇澈点点头,看着顾俊青离开后方才下了楼去了手术室的楼层。

金属沉闷的撞击声在那个夜晚分外哄鸣,带着张狂的叫嚣仿佛要撕裂所有。

快到中午,苏沐风见夏以沫还没有回来,便拨了电话过去,可是,刚刚听到声音,就听到什么东西摔到地上的刺耳声音,紧接着,电话就断线了,在打过去,却一直是无法接通,转到了留言信箱。

“怎么了?”乔治疑问,“小沫沫不是知道吗?”

说完,舜放下手里的酒杯,出了监控室,看来,他应该去会会那个千手,绯夜被人黑掉这么多钱,还是在他眼皮底下,太说不过去了。

龙尧宸从病床上起来,适时,龙天霖在蓝影的推动下已经到了病床跟前,他冷冷看着龙天霖,问道:“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宸?”颜若晞惊闻,急忙将手缩到了背后,然后柔美的扯了嘴角,“宸,你回来了。”

狂热霸道瞬间占据了夏以沫,她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席卷了个遍,试图挣扎,可是,龙尧宸好似看出她的意图,先她一步的双指擒住了她的面颊,微微用了力,夏以沫吃痛的忘记了反抗,牙齿轻磕间,一股血腥的气息在缠绕的唇舌间就蔓延开来……就和记忆中每次龙尧宸霸道的吻她一样!

龙尧宸眸光闪过一丝受伤,此刻的他已然清醒,在转身往门口走去的时候,眸底滑过自嘲的受伤,他竟然沦落到要用强的吗?

龙尧宸沉痛的紧紧的蹙了剑眉,他视线深邃的看着夏以沫,薄唇更是紧抿成了一条线。他没有再说话,因为夏以沫满脸的惊恐让他的心脏急剧的收缩着。

“晚安……”

“啪嗒”一声,门被阖上,龙尧宸微微侧头,余光倪了眼被关上的门,随即面无表情的回头,深凝着夏以沫,指腹轻柔的顺着她额前的发丝滑动,薄唇一侧勾了抹复杂的情绪。

龙尧宸微微蹙了眉凝了眸光,可是,他没有动,也没有说什么。最终,夏以沫转头,拿过手机,本来想直接关机了,可是,当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她猛然间红了眼眶……

不同于一般医院,龙帝国私人医院里的餐厅设计的格外高,为了迎合病人的口味和营养价值,这里的厨子并不逊色于大酒店里的厨师,在这里吃饭,你完全感受不到是在医院里……

刑越心里大致猜到些什么,他没有给sam解释什么,只是用英说道:“你接下来的时间会很忙,我不认为你有时间去八卦,而且,emperor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太好奇!”

“莫小姐,”前台见莫忻然脸色怪异的大步往电梯走去,急忙上前给她开了直达顶层的专属电梯,“请从这边!”

顾浩然轻轻的眯缝了下眼睛,眸底顿时隐现出一股掠夺的野性,夜风中,森冷的声音随之传来:“国府,我是要进的,但是……以沫我也不会放弃!”

夏以沫真的震惊了,不过就一顿晚饭而已,他却至少吃了有一天足足的东西。

夏以沫的牙咬的“咯咯”作响,脸上那化不开的哀戚透着自嘲和自怜。

夏以沫光脚踏着地板,她感觉自己就好像走进了灵异空间一样,那样的不真实,到处透着让人沉戾的黑气笼罩着她。

她忍了忍,终究转身“蹬蹬”的上了楼,直冲了书房,甚至连门都没有敲就冲了进去……龙尧宸微滞了手里的动作,一双鹰眸淡漠沉静的看着夏以沫,轻阖的薄唇渐渐透出一股怒意。

龙尧宸嗤冷一笑,将手里的资料放入了碎纸机,“吱啦”的声音划过静缢的空间,资料已然成为粉末。

“在想顾浩然?”龙尧宸冷漠的说着,他墨瞳紧紧的盯着夏以沫,见她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凉薄的唇不由得轻扬了个冷冷的弧度,只听他冷绝的说道:“在我的身边,你只能想我!”

方才,让秦枫带山狐过来,他暗示了乐乐手势,乐乐聪颖的当时就开口去分散了劫匪的注意力,他和夏以沫匆匆一瞥,二人仿佛根本不需要言语就明白对方的意思……秦枫带山狐到,劫匪甲乙,他控制较远的劫匪乙,防止他直接枪击炸弹,沫沫只要在同时防止劫匪甲引爆,那么,整个局面将都会在xk的控制之内……

简单的话语表明了他的警告,龙尧宸再次眸光扫过所有人,随即起身,什么话也没有说的就离开了,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人处理。

夏以沫当初在医院做换眼手术是大家都知道的,那次是何医生做的,因为当时夏以沫是孕体,就算用了sam温和的药物,可是,却还是会对胎儿造成影响,也亏得当时用的sam的药物,否则,孩子生下来肯定存在大的隐患……

龙天霖眸光一直凝视着视频器,上面的人物不停闪过,当看到有可疑的时候,他都会特别记录后在针对这个人去查,也根据今天接触过果汁的人的身份背景和有可能成为弱点的事件扩张范围的查着……在他眼皮子底下对乐乐动手,这简直对他来说是不能对自己原谅的错误。

a市今年的雪来的特别的晚,前段时间,整天阴阴沉沉的天气,仿佛随时都会下雪,可是,偏偏它没有下来……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傲慢的样子,顿时气呼呼的瞪大了眼睛,手叉着腰,一副女王的样子,仿佛如果龙尧宸不动弹,就和他没完一样。

颜展翔应了声后,缓缓说道:“在不引起躁动的情况下,以破坏国际友好罪将那个宸少暗杀!”

回到庄园,初春时节,庄园里的花开了,一阵花香扑面而来,她站在花树下,任花瓣落满肩头,风吹起她的长发,一阵花雨倾落而下。

空中突然下起了雨,一滴一滴,然后是倾盆大雨……她小小的身子,在大雨中像是要被淋散架一般可怜。

白色钢琴的后方是wing,钢琴的前方是spark,一个安静却透着魅惑,一个肆意狂妄,明明应该是两个并不搭的人,此刻却让人有种看不出来的和谐。

龙潇澈和龙尧宸的眸光同时变的凌厉,双双落在小麦的身上,他们一直以来,认为小麦是开心的,至少,她对生活依旧充满了希望,可是,在这刻,他们却都从她的音乐里听到了害怕,对未知的将来的害怕。

龙天霖看着悠然品酒的龙尧宸,嘴角一侧扬了下,方才问道:“什么事?”

沈麟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但是,随即又觉得理所应当,“是!”

轻轻的话语就像小锤子一样敲击着夏以沫的心,当他说到“东西”时,夏以沫猛然抬眸,眼底有着惊讶的看着龙天霖,看着他俊逸的脸上那抹淡淡的笑意,夏以沫的心又一次忘记了跳动,只是,这次是惊吓的!

就这样过了好久,夏以沫方才慢慢平静,她心情郁结的不得了,觉得房间里让她特别的压抑,索性换了衣服出了酒店,放空自己,漫步在齐亚的街道上……

夏以沫站在路边,看着那辆出租车在自己的眼底消失,鼻子猛然的酸了酸,眸子里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车被猛然刹停,龙尧宸开了车门就往小喷泉大步流星的走去,只是,还没有走几步,他就看到一个声音在夏以沫的身前停下,夏以沫红着眼眶仰起头看着那个身影的同时,人已经被拉近了那个身影的怀抱……离开,再相遇请假装陌生……

“李秘书是被火撩了屁股了吗?”

“沐风,”苏浩声音凝重,“放弃夏以沫,你会有更多的选择,她,不管值不值得,始终不是你的。”

“是是是是……”

“那个,我……”夏以沫有些尴尬,“我去楼下温牛奶。”

关闭炉火,将牛奶倒进三只杯子里,送了一杯给乐乐,刚刚到房间,就听到乐乐开怀的笑声,也许以前因为乐乐不能发声,所以就算笑,都是含蓄的,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顿时,夏以沫觉得,就算自己牺牲再多,也是值得了……

大家纷纷在传,一年磨一剑的spark,给人们带来了新的一轮的乐曲的幻想。

龙尧宸下了楼,他没有再进酒会现场,而是径自去了地下停车场,找到了冥洛的车,看了眼锁着的车门,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根极细的钢丝线,不一会儿功夫就将车门没有损坏的弄开了。

龙尧宸微微暗了眸子,冷冷说道:“如果你想走回去,我不介意……”

“嗯?”

她吞咽了下,忍住后,脑子里又浮现了公园里苏沐风那么淡然的给她说“他不能拉琴了”的声音……她的脑袋就像一团乱糟糟的线球儿,不停的回荡着这些声音,让她的脑袋几乎都快要爆炸了。

“不打算去解释?”女人看着夏以沫,也许是因为身份的原因,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保持着一种高傲的贵气,那不是刻意伪装的,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记者的问题从开始的好奇渐渐变得尖锐,大多成了质疑的声音。毕竟,这样的通知怎么都不可能是从一个女的这里随随便便的说出来。

“自私的讲……”龙天霖顿了下,拉回视线侧身,深邃的眸光深深的看着夏以沫,“……我希望你放弃哥,只有你放弃了,我才彻底的可以放心大胆追求你。”顿了下,“而从如今的形势下,你却不得不放弃。”

夏以沫轻倪了眼红色的礼单,悻悻然的说道:“你们看着办就好……”

“妈咪……”糯糯的声音传来,夏以沫抬头看去,乐乐已经蹭到了她的跟前,就听乐乐鼓着包子脸问道,“妈咪真的要嫁给叔叔吗?”

龙潇澈缓缓躺靠在沙发上,他目光落在前方一个点上,谈不上认真,“我的主张一向是,每个人的人生的路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如果他们想要走歪路,偏路,那么……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将他们拉正!”言下之意,他并不想管,任由着他们去发展,幸福也好,不幸福也好,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没有人可以纠正他们一辈子!

子弹撞击靶子不停的放出声音,就在夏以沫向前扑倒,顺势一个打滚后,射出最后一枪的同时,金花1号眸光一凛,等待她回来后,冷漠的说道:“36秒!”

“妈咪——”

乐乐小眉头微皱了下,有些不安的动了动,龙尧宸就像触电了一样,急忙缩回了手,等了片刻后,见到乐乐又安静的睡熟,薄唇一侧微不可见的勾了抹不自知的笑意。

暗暗吸了口气的同时,鹰眸轻轻眯起,龙尧宸吩咐刑越去休息的同时,回拨了夏以沫的号码,电话几乎是在响了第一声的同时就被接起的。

这个手机也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还给你!

顿时,夏以沫冷了脸,她狠狠的瞪了眼龙尧宸,转身就往别墅走去……

龙尧宸的脚步十分的平稳,没有了方才一丝一毫的暴怒,他的肩胛处的枪伤还在流血,可是,他却好似没事人一样的拿了电话拨出sam电话的同时进了别墅,他已经等不及要夏以沫说话,他讨厌极了这样“无声”的抗议!

“叮!”手机传来简讯的声音,冷冽回过神淡漠的掏出手机打开……

冷冽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大了起来……莫忻然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一直以来,不是她偶尔如此的倾心,他机会都认为,这个“家”离他越来越远。

夜空的繁星,夕阳的河畔……虽然我们相隔万里,但是,想你的心却不因为距离而减少分毫。

枕巾上被滴落的泪水晕染开来,外面的星光仿佛此刻也变得黯淡,莫忻然微微开始抽噎了起来,想要醒来……却深深的被梦魇住。

“花市!”

夏以沫回神,茫然的微微仰头看了看苏沐风,方才回神,她点了点头欲起身,本能的想要去拿包,但是,却发现身边空空的,“我的包呢……”

夏以沫痴楞楞的下了车,她站在车前带着一点儿无法集中思绪的茫然看着前方……

“不是这样的……”夏以沫生气的向后退了一步,“你是天才小提琴家,你这双手怎么可以用来做蛋糕?”

突然,龙尧宸猛然一凛,他抽出了臂弯,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蓝色的礼服裙,白色的紫荆面具……

“简直就是放屁!”莫忻然破口大骂,“女人一辈子的青春都没有了,入什么破族谱?”

“……”电话里,小麦先是沉默了下,随即认真的说道,“小宸,我会小心的。”

车途经废弃的民居,黑暗处,一双眼睛看着飞快从眼前划过的车,嘴角淡淡的勾了抹冷血的笑意,只听隐在暗处的人幽幽开口:“再见……”随即她半眯了眼睛,“夏以沫,享受你接下来美丽的人生吧!”

“宸少,”一向话少的刑越不知道此刻要如何安慰,支吾了半天,“小姐一定会没事的……”这样的话说出口变得无力,他看了眼的灯牌,眉头拧的紧紧的。

“蹬蹬蹬”的脚步声急匆匆的回荡在走廊里,刑越转头看去,就见彭宇阳飞奔而来,他甚至来不及喘一口气,双手抓着龙尧宸的肩膀就吼道:“怎么会这样……啊?”

夏以沫睁着红肿而空洞的眼睛,背后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一抹血色从里到外的溢出了衣服,渐渐的顺着纤维晕染开来……

“嗯,嗯……”